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一厢情愿薄情欢

>

一厢情愿薄情欢

桃三月 著

一厢情愿薄情欢 现代言情 程叶维 苏欣容

《一厢情愿薄情欢》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桃三月”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苏欣容程叶维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一厢情愿薄情欢》内容介绍:”“对对对,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就该狠狠打!”苏欣容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后听着外面几个女人肆无忌惮的议论,谁能想到,两个小时前,这个身体换了芯子?她刚参加完一场国际性质的医学学术交流会回国,去机场的路上遇见车祸,醒来就魂穿到了这个也叫苏欣容的小媳妇身上。她用两个小时时间,勉强接受自己穿越到了一九七七年的...

来源:hyj   主角: 苏欣容程叶维   更新: 2023-01-10 17: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一厢情愿薄情欢》,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苏欣容程叶维,由大神作者“桃三月”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苏欣容奇怪的看了眼程叶维:“还有事?还是不舒服走不到病房?”

第12章

钟志国叹了口气:“昨天晚上,我们都在忙着救人。

县医院的车被送到了医院。

他们一定是直接去了市第一医院。

只是没想到市一院的水平这么差。

宋凯也被吓得直冒汗:“不,那边的医生还是挺厉害的。

于是,周队里治疗的医生,很多人都拖着关系来看他。

这让苏欣荣不解。

很明显是内出血。

为什么会被误诊为腰椎损伤?

忍不住脑洞大开:“是故意杀人吗?

钟志国直接摇头:“不会吧,这么明显的谋杀谁敢犯?

苏欣荣想,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这显然是谋杀。

至于原因,程恐怕心里有数。

想着手术需要一段时间,苏欣荣决定买一个脸盆和一个肥皂饭盒。

顺便在附近走走,因为脾破裂不是什么大手术,而且部队医院肯定有很多这方面的专家,所以她很放心。

和钟志国说了一声,下楼离开。

钟志国还在为手术室里的程担心,因为他知道程这几年不容易,别人可以收到家里寄来的包裹,做棉衣和鞋子。

他只会收到家人要钱的信,要么是因为父亲摔断了腿,不能下地干活,要么是因为弟弟调皮捣蛋,杀了自己的牛。

除了要钱,没有一句关心的话。

因此,钟志国更为程感到苦恼。

既然苏欣荣根本不在乎程的生死,他要去买东西,他心里又开始生气了。

魏,这么好的男人,遇不到一个知道自己有多冷的好女人。

突然对苏欣荣很有意见!

……

苏欣荣在医院门口站了很久。

他虽然有原主人的记忆,但看到的行人都是朴素的颜色,连自行车都很少见。

道路两旁的墙上都涂上了标语,人们正在路边摆摊。

在她眼里,她很穷,很落后。

叹了一会气,带着原主人的记忆,去了离医院不远的一个供销社。

有米,有面,有粮,有油,有副食,还有锅碗瓢盆。

苏欣荣买了搪瓷脸盆、饭盒、肥皂毛巾、牙刷等。

最后,他想给程买一套长衣长裤。

她带的钱基本花了一半。

虽然接下来的一顿饭很便宜,但是一顿饭只要一两毛钱,看着钱越来越少让她没有安全感。

皱着眉头端着盆出去,听见有人喊:“苏欣荣?

苏欣荣惊讶地回头,看到一个扎着马尾辫,穿着蓝色外套,脖子上围着红领巾的女孩惊讶地看着她。

我回忆,这是原主人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他的名字叫孙。

孙艾嘉有一双细长的眼睛,脸上有雀斑。

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

当她看到苏欣荣的那一刻,她幸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她走上前去,热情地挽着苏欣荣的胳膊说:“安宁,真的是你。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为什么不回到我身边?程刚那天喝多了。

苏欣荣突然不喜欢这个女生了。

虽然是原主人的好朋友,但她知道原主人已经结婚了。

她为什么提到前一个对象?

这个年代,这些谣言可以杀人,但这不是急着给原主人泼脏水吗?

苏欣荣悄悄抽出胳膊:“别瞎说。

我结婚了,有事就先走了。

:”

孙有点奇怪:“安宁,你怎么了?你真的想和那个乡巴佬共度余生吗?你忘了结婚前说过的话了吗?他说他会把童贞留给程刚,会想办法离婚,回到程刚身边。

你不会全忘了吧?

苏欣荣有些头疼,原来的主人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既然你这么痴情,当初不管什么原因,不结婚就想自杀就好了。

而且,听孙说程是乡巴佬,我觉得特别刺耳,皱了皱眉头:“佳佳,我在乡下的时候已经想清楚了。

我觉得程挺好的,我打算跟他好好过日子。

别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被人听见就不好了。

惊魂未定的看着苏欣荣,有些不敢相信这话会从苏欣荣嘴里说出来:“你真的被程洗脑了?程刚呢?

苏欣荣有些奇怪:“他这么大的人,关我什么事。

你这样受不了,还不如娶她。

为了不崩溃,这句话是笑着说的,像开玩笑。

孙嘉立刻脸红了,跺着脚。

“哎呀,安宁,你胡说什么呢?

眉眼间满是隐藏的羞涩,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苏欣荣心里笑了。

原来的主人,一个好朋友,似乎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在乎她,也不想继续和她废话:“我有事,不跟你说了。

说完转身匆匆走向医院。

没等孙嘉反应过来,苏欣荣已经走出去很远了,想了想,有些好奇的跟了上去,看着苏欣荣进了军区医院,然后又转了回来,还是很好奇,谁病了?

然后苏欣荣回来,盛家里知道吗?

直到下午,程被推出了手术室。

幸好发现及时,他没有生命危险。

钟志国再三感谢医生。

苏欣荣跟着她到了病房,她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照顾他,不管她现在是程的妻子还是她这两天关心她的细节。

我拿着茶缸去打了些水,去找护士要了些棉球。

我用筷子蘸了点水,擦了擦程的嘴唇,以减轻他术后的口渴。

当钟志国再次走过来的时候,他看到苏欣荣正坐在床边静静地照顾程。

他原本的怨气顿时消散了。

他站在旁边,看了苏欣荣一会儿,说,“程是个男人。

谁对他好,谁就用命还你。

苏欣荣有些莫名其妙。

她为什么没事就去杀程呢?

不过看着认真的钟志国,此刻居然扮演红娘的角色,多少有些可爱。

钟志国讲了很多。

最后,他再三叮嘱了苏欣荣几句才离开。

他真怕苏欣荣会不把程放在心上。

出去玩,而在病房里完全忘了程。

苏欣荣有些无奈的送钟志国出去,然后在病房里,发现程已经醒了,用有些呆滞的目光看着她。

我的耳尖因为莫名其妙的潮红而泛红。

当程维为他检查苏欣荣的时候,他并不是完全不知情,可以清楚地知道苏欣荣扒了他的裤子。

……

《一厢情愿薄情欢》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