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著

巫烛 悬疑惊悚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温简言

悬疑惊悚小说《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桑沃”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温简言巫烛,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耳边虽然仍旧嗡嗡作响,但视界边缘杂乱的光斑却渐渐散去。……什么……情况?几秒后,他的双眼终于适应了过分刺眼的光线。这是一个最大不过五平方米的房间。他现在正站在房间中央,身旁什么都没有,四面的墙壁完全透明,玻璃上闪烁着鲜红的倒计时,此刻正在绕着他缓慢地旋转移动着...

来源:sqy   主角: 温简言巫烛   更新: 2023-01-24 17: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悬疑惊悚《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温简言巫烛,故事精彩剧情为:“新手主播您好,恭喜您开启您的第一场直播”正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那声音机械而平静,在空无一人的宿舍里显得格外突兀“现在将由我来向您讲述规则”“本副本为普通限时副本,时长为10小时(现在副本内时间为晚七点,即需要存活至明日早五点方可通关)”温简言:“……”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份卡,陷入了一瞬间的静默好家伙10小时和20分钟,这个差距……是不是有点太大了?“您手中的卡片为身份卡,身份...

第2章 德才中学2

“你好,新手主播,恭喜你开启第一次直播。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声音机械而平静,在空空荡荡的宿舍里显得格外突兀。

“现在我要告诉你规则。

” “本副本为普通限时副本,时长10小时。

(现在副本里的时间是晚上七点,也就是你需要熬到明天早上五点才能通关。

)文健说:“……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份证,陷入了片刻的沉默。

天啊。

10小时20分钟的差距…是不是有点太大了?“你手里的卡是身份证,身份证的内容会随着剧情的进展而解锁。

“基本生存时间已经给你发放了,更多时间可以通过积分兑换。

我只听声音继续播报,没有情绪起伏:“获取主播积分的规则:1。

根据直播间观看人数进行实时结算。

(下一个结算点是:两小时后。

) 2.完成直播任务 3.观众奖励 “更多获取积分的方式会随着你的探索而解锁。

解释完规则,声音突然变得激昂起来:“观众就是上帝,热度就是一切!请为你的直播间而战!” “…“挣扎你个大头鬼!宿舍又恢复了寂静。

温建言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

虽然这个声音缓解了一点紧张,但他仍然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快速而不规则的心跳。

虽然呼吸频率习惯性地稳定,但他的肺腔仍在尖叫着要更多的氧气。

他下意识地收紧手指。

身份证锋利坚硬的边缘带来了尖锐的刺痛。

文建义可以清楚地意识到他的生命危在旦夕,所以他轻描淡写地宣布了剩余的期限。

20分钟 而且他是一个非常贪婪的人。

尤其是在“活着这件事上 按照规则,文建言必须在20分钟内获得足够的积分才能维持生命。

按直播间人数算账不靠谱。

毕竟他永远活不到第一个定居点。

那么剩下两个选项…显然,直播间的观众也清楚这一点。

弹幕明显活跃起来:“哦,主播要打赏是吧?如果你愿意,就拿出点诚意来。

“先给观众磕头,说不定我心情好给你几十几百分。

“对了,说起来这个新手主播颜值高…随着字里行间的飘过,隐藏的恶意和快感从中流露出来,仿佛盯着待价而沽的商品,兴奋地揣测着,期待着如何把他从骨头里啃起来吞掉。

他们见过很多这种生死边缘的小主播。

主播们眼睁睁看着的生存期限一点一点逼近,就像脖子上的绞索一点一点收紧,眼睛萎缩颤抖,面孔在强烈的绝望和恐惧下扭曲变形。

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有生存的机会,他们就会不顾一切地抓住。

观众的要求再可怕,再过分,也是无底线的满足。

跪下,磕头,自残,哭泣,求饶 呆滞,丑陋,可怜 文建言垂下眼睑,一小片鸦青色的影子落在他白净的脸上,为他端正的外表增添了几分脆弱。

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嘴唇浅浅抿着。

在直播界面上快速扫了几眼后,他准确地点击了顶部的“隐藏按钮。

“…”直播间的弹幕有一瞬间的停滞。

死空白里,一条弹幕缓缓飘过:“等等,我没看错吧?主播这是在隐藏你的弹幕界面吗?其实大部分主播在副本通关过程中都会隐藏弹幕界面。

但是,如果主播遇到困难,或者不成功便成仁的时间快到了,他们往往会打开弹幕。

毕竟直播间的观众不能剧透弹幕里没发生过的情节,但是可以奖励积分发起任务,为喜欢的主播指明方向。

哪怕只是心血来潮的礼物,对主播来说都是及时的帮助。

【观众就是上帝,热度就是一切】这个十几分钟就完事的新人主播,居然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关掉弹幕界面?你脑子有问题吗?还是这个主播其实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清高和骄傲还会有价值?我真的笑掉了牙。

虽然主播看不到,但是直播间的人数再次小幅攀升。

现在直播间里有80多位观众,都在幸灾乐祸的等着好戏上演。

隐藏住直播界面后,文建义缓缓地深吸了一口气。

潮湿空混合着灰尘和霉味的空气涌进鼻腔。

说实话,看了直播间里的评论后,文健说其实他没什么感觉。

毕竟他的谋生之道,往好了说是骗子,往坏了说是高端客户的职业骗子。

他的尊严、骄傲、道德和正直对他来说完全是无足轻重的。

只要他想活下去,没有什么是他不愿意做的。

但是,在刚才的规则中,文建一准确而清晰地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

时间 通关的方式是生存时间,积分也是用来兑换生存时间的,初始分配也是生存时间。

时间,时间,时间 可以说,时间是这份文案中唯一的、绝对的尺度。

同时,这也是他现在最迫切需要的。

——花这宝贵的二十分钟,只是为了讨好为数不多的可怜的几十名观众,祈祷慈善事业的可能性…这是他能想到的最不划算的交易。

更何况,温健一深知在这种情况下人性会激发出什么样的反应。

他知道,观众也知道。

这群美食家早就看腻了这种剧,更不可能因为这个就去花钱。

毕竟根据刚才那些言论来看,他们似乎并不那么善良 而白送上门的,是最不值钱的。

作为一个诈骗犯,文建言深知自己的道理。

所以,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了。

文建一的目光下移,落在了面前的任务栏上。

直播任务暂时只刷新了一项:【请新手主播探索副本,解锁身份证】【完成度:0%】文建一环顾自己的房间。

一般来说,搜宿舍是最简单最直接的了解自己现状的方法。

但是…文建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份证,上面的倒计时只有17分钟,而且还在一分一分的快速递减。

他时间太少了。

那样的话,那就是孤注一掷了。

要么你成功,要么你死!如何零风险钓大鱼!温建言一咬牙,将身份证往口袋里一揣,大步向外走去。

走廊里没有人空 老式的吸顶灯歪歪斜斜地挂在天花板上,昏暗苍白的光线微微晃动,把楼道分成几个半明半暗的区域。

安静的让人心慌。

其中一盏灯下,隐约可见墙上锈迹斑驳的半张地图。

温建言快步上前,站在地图前。

上面印着黑色油腻的手印,大部分图案已经剥落,但仍能勉强分辨出一些模糊的字迹。

他极快地上下扫视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朝着某个方向小跑而去。

屏蔽直播间弹幕区里:“???”“主播想干什么?“我不求回报,也不翻寝室。

我怕不是吓得魂不附体?“管他呢,还剩十五分钟,快点,我等不及了!虽然只有几秒钟,但文建言已经把地图牢牢记在心里。

他凭记忆在走廊里狂奔。

紧闭的卧室门一扇一扇从他身边飞过,所有的窗户都是漆黑一片,像带洞的眼睛空。

一张白皙的笑脸慢慢从窗口出现。

眼珠一转,落在跑过的年轻人身上,嘴角的弧度更上扬——“啊!文建言突然停下了脚步,因为动作太猛,差点绊倒自己。

他的心怦怦直跳,他震惊地转向刚刚经过的窗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除了闪烁的灯光,窗户里什么也没有。

透过浅浅的一层灰,文建言能隐约看到他脸的轮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一次,这张脸比上一次近多了。

就像离他更近了。

文建义觉得自己的胳膊上起了鸡皮疙瘩。

“哈哈哈哈哈,看来死亡的时间越来越近了。

“不过,这个主播怎么了?看到这种情况,他连脸色都没变,直接继续跑…“之前纠结这个文案的主播看到鬼那么近,没人不尖叫。

“难道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吗?不可能吧?文建义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

一楼虽然是大厅,但看起来还是有些歪斜和局促。

墙壁和地板都油腻腻的,笼罩在一片黑暗的阴影中。

透过灰色的窗户,依稀可以看到外面无边的黑暗。

门关着,但没有锁。

青春的脚步并没有放慢。

“怎么,我还以为会是个有潜力的新主播呢,我还暗暗期待……“你一开始想跑吗?太无聊了。

“有什么悬念?我们走吧。

“直播间在线人数从八十多人迅速下降。

还没等他要冲到门口,文建义突然收了脚步,转过身来——站在值班室门口。

与大门不同,值班室是锁着的。

年轻人蹲下来,摸了摸袖口里细长的手指。

我不知道在哪里碰一根电线。

他熟练地弯下铁丝,在钥匙孔里轻轻搅动。

“咔嚓! 枪栓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短短几秒钟,值班室的门向内滑动。

“喊……文建义站起来,松了一口气。

他的手指垂下,电线神奇地消失了。

“…””…”直播间里还在往下掉的人数突然停了下来,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温建言推开值班室的门,大步走进去。

根据刚才的地图,这是一栋老旧的宿舍楼,只有三层,一层是大厅和水房,另一层是二楼和三楼的宿舍,四楼的标签已经模糊,被红褐色的铁锈覆盖,看不清上面写了什么。

但是每层的宿舍数量有限,所以这个学校的规模不会很大。

对于这种经费有限的老式学校,文建义还是知道的。

即…他们必须有有限的地方来存放重要的东西。

如果有一个地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收集到最多的信息,这就是他最好的机会。

和整个宿舍的风格一样,值班室也很破旧 靠墙有一张窄床,可以供值班老师休息。

书架上有几本乱七八糟堆着的书,墙上挂着一张宿舍时间表,靠窗有一张桌子,外窗平时用来和同学们说话,现在也锁上了。

文建义一秒钟都没有耽搁,立刻以常人无法比拟的灵巧开始搜索和翻找。

锁着的抽屉和柜子被一个一个打开,很快一个一个还原。

往届学生名册 教师值班表 耳边不断传来“信息获取的提示音。

弹幕中,一位观众恍然大悟,“哦,哦,这是探索的准备。

“很多主播都不知道刷了几本书的探索度就能拿分。

他实际上在没有提示的情况下做出了反应,这是有希望的。

“呃…所以,也许他这次真的换来了足够的时间!“不要这么早下结论,你也不看看还剩几分钟。

其余的弹幕一阵沉默。

时间总是残酷的,尤其是开场只剩二十分钟的时候。

虽然文建一的动作真的很快,但还是不能阻止一分钟从他的手指间错过。

直播间上方标注着主播剩余的生存时间。

不知不觉,那个数字只有不到六分钟。

在副本中,剩下的五分钟生存时间是决定性的一关。

如果主播的生存时间不足五分钟,他就会成为整个副本的目标,从而吸引副本中所有非人类的注意力——无论是怪物还是NPC。

就像手里拿着一面小旗子,疯狂的摇着,喊着“我来了!来抓我啊!“一旦主播出现这样的情况,危险只会滚雪球,大部分人可能坚持不了五分钟。

在到达05:00的那一刻,数字被染成了刺目的鲜红色。

文建义站在桌子前,微微翻着文件。

他能明显感觉到周围的温度毫无征兆的下降了,原本阴冷潮湿的房间此刻变得冷飕飕的。

寒意强烈到近乎恐怖,像钢刀侵入肌理,渗入骨缝。

一种强烈的被监视感从背后传来。

文建一几乎是不由自主地慢慢转过头——桌上的梳妆镜里,他看到了自己在黑暗中模糊的身影。

无声而缓慢地,一只苍白的手从后面半开的柜子里伸出来,按在墙上。

透过他的肩膀,文建义看到一张脸从阴影中出现。

那是张伟的笑脸。

苍白的背景像融化的蜡,简单的五官在光滑的表面组合在一起,像一个诡异的微笑面具,此刻正对着文建言无声地咧着嘴笑。

深色的头发像一条湿漉漉的蛇,水滴从它的末端落下。

滴答,滴答 它一点一点地探出衣柜,慢慢地向青春的方向走去。

一步,两步 随着距离的拉近,那个微笑面具上的细节逐渐丰富起来。

越来越像…文建言本人。

这时,半掩的值班室门口响起了沉重而拖沓的脚步声。

声音一步步停止,在死寂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突兀,带来一种非常不祥的气氛。

每一步都像踩在一颗人心上。

“咚“咚“咚由远及近传来。

旋律诡异又欢快,随着脚步声一点一点变得清晰,在死寂空黑暗的环境下显得特别诡异。

一听到这个标志性的声音,熟悉剧情的弹幕立刻兴奋起来。

“是个老妖婆!是个老巫婆!“这对夫妇的运气简直是,居然一次性遇到了最难缠的怪和最难缠的NPC,我还没见过主播有这种待遇。

脚步声停在值班室门口。

下一秒,嗡嗡声停止了。

压倒一切的沉默突然覆盖下来。

文建言仿佛如梦初醒,突然弯下腰,朝桌下半开的柜子钻去。

刚才还冷清的弹幕,此刻终于火了起来。

“笑死了,这对夫妇真是天真。

“如果是平时,钻个柜子躲床下。

虽然躲不了鬼,避开NPC的概率还是很高的,但是他现在百分之百被NPC吸引,肯定会被发现。

“嗯,可惜了,要不是这样的限制,其实主播发展潜力很大。

“别抱怨了,至少现在有意思了。

“砰——值班室的门从外面被猛地推开。

一个又高又胖的女人出现在门外。

极厚的镜片也挡不住那双恶毒阴沉的眼睛。

带着灰色的厚嘴唇噘着,下垂的嘴角泛着白沫,脸上的礼物微微颤抖。

她傲慢的脸上充满了一种强烈的冷酷感。

“谁在那里?“董!仿佛轻轻一声打在头上,年轻人扭着头站了起来。

脸上的眼镜有点歪,侧脸擦了一点灰尘。

“啊!仿佛见到了救星,小伙子眼睛微微一亮:“杨老师,你来了!杨老师的脸在颤抖,她愣了一下。

显然,她没有想到这个发展方向。

“院长给了我钥匙,让我看一看这份新入学的寄宿生名单。

“文建义挠了挠脸颊,给了对方一个羞涩的微笑:”据说好像有个学生没来报到,花名册要修改了。

沈主任要的很急,就擅自进来了。

我真的很抱歉…看着趴在屏幕上的新主播,弹幕区一片寂静。

这个年轻人戴着刚从柜子底部摸出来的破眼镜。

眼镜腿虽然有点歪,但是结合他刚才的动作来看并不突兀,但是让人感觉刚才被吓到的时候被撞了一下。

之前的警觉和冷漠早已荡然无存。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唇,英俊的脸上沾了一点灰尘。

他的眼镜带给他一种书卷气,让他看起来憨直而年轻,镜片后面闪着浅棕色的眼睛,带着不容置疑的真诚和歉意。

杨老师眯起眼睛,那双刻薄的小眼睛透过厚厚的镜片盯着眼前的年轻人。

文建义恍然大悟:“哦,不好意思,我还没自我介绍呢!他走上前去,向对方伸出手。

当他刚读到一半时,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急忙用沾满灰尘的手掌在裤子上擦了擦,一脸羞涩:“我是这里新来的实习老师。

就叫我小文吧。

” 他再次伸出手。

杨小姐低下头,看了一眼对方伸出的手掌。

我不知道她信不信。

年轻人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关切地问:“怎么了?你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务室?刚说完,他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尴尬地皱了皱眉:“可是王平先生今天应该不会在这里吧……最后,老巫婆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沉重的冷哼。

她带着与她身材不相称的敏感走向前去,从柜子深处的一个盒子里拿出一本皱巴巴的小册子。

咔嗒声在狭窄的值班室响起。

老巫婆舔了舔油腻腻的手指,翻开小册子问道:“来,哪个学生没报?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弹幕沸腾了。

“我草我草我草!她相信她,她相信她!“小子你还能这么玩?“我依靠我的惊人!主播怎么知道这么多信息?“他不是刚翻到了教工名单和值班表吗?他刚才是不是到前面来了?“虽然,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编出这么流畅的谎言?我的天啊!文建言对观众的反应一无所知。

他低下头,俯下身去。

他纤细的手指关节分明,轻轻点击其中一页,指尖落在其中一个名字上。

“程维——那是他画的身份证上的名字。

年轻人笑了:“这个。

老巫婆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支笔,在程维的名字后面写了三个字:没有报道。

刚刚如火如荼的弹幕突然安静了几秒钟。

“…””…”“草,骗子大师。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