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一句诗而,不至于这么崇拜我吧

>

一句诗而,不至于这么崇拜我吧

林亦 著

一句诗而,不至于这么崇拜我吧 小说推荐 林亦 陈晋北

林亦陈晋北是小说推荐小说《一句诗而,不至于这么崇拜我吧》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林亦”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他神色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实则内心激动不已。如果方晴雪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很快就能得到一首新的才气贯州的诗词。“没必要,书院学士方晴雪,她可以为我作证!”林亦摇了摇头。昨天才写了一篇才气贯州的诗文...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林亦陈晋北   更新: 2022-12-12 10: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一句诗而,不至于这么崇拜我吧》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推荐文,它的作者是“林亦”。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他神色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实则内心激动不已。如果方晴雪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很快就能得到一首新的才气贯州的诗词。“没必要,书院学士方晴雪,她可以为我作证!”林亦摇了摇头。昨天才写了一篇才气贯州的诗文...

《一句诗而已,不至于这么崇拜我吧》精彩章节试读子分第1章

“爽!

林亦听到陈晋北的那番话,再看到孙文宴的表现,心中说不出的畅快。

扬眉吐气。

文道牛哔!

此时此刻,他都快忍不住想吟诗一首了!

陈晋北的声音,突然在林亦耳边响起“现在心情好点了没?有没有灵感……

林亦瞬间冷静了下来,扭头看向陈晋北,发现他正面带微笑地看着自己。

刚才是传音术?

“灵感似有非有,应该还差点感觉,不急!林亦平静道。

“好!

陈晋北心痒难耐,看到林亦这么淡定,严重怀疑林亦是不是还有存货。

只是不想拿出来?

“孙大人,还不带路?我书院学士林亦与天地灵气共鸣,要彻查此案,你要拖到什么时候?不想将功赎罪了?

陈晋北看向孙文宴道。

他已经将林亦,当成是平洲书院的学士了!

孙文宴头点如捣蒜,再也没有半点七品官员的气势,朝着林亦露出比哭还难看的微笑,道“林学士,跟我来!

陈晋北微微颔首。

这才是个聪明人该有的样子。

“恩!

林亦淡漠地点了点头,跟在孙文宴身后,前往镇魔堂。

但就在这时。

“大人!

“大人,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林亦贼子,抗法不尊,陈夫子……速速镇压此子!

师爷张生财被几个衙役抬了进来,右腿被包扎,躺在担架上控诉林亦的罪行。

林亦停下脚步,一脸讥笑地看着张生财。

抗法不尊?

他抗了什么法?

林亦看向县令孙文宴,平静道“孙大人,今早入城的时候,张师爷带着几个衙役,说要打断我的手脚……

但是孙大人也知道,读书人……难免控制不住脾气!

“能够理解!

孙文宴认真地点了点头。

看到张生财如今的惨状,不仅没有半点同情,甚至还想上去踹他一脚。

真是一群废物。

看不清现在的形势吗?

是想要害死他不成?

孙文宴沉声道“来人,将这意图伤害书院学士的张生财拿下,杖三十大板!

“是!

衙役们上前,直接将张生财从担架上拖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我是你们的师爷!

“大人!

“啊……轻点……

张生财被衙役们架在地上,水火棍招呼下去,痛的嗷嗷叫……

林亦没有理会张生财的哀嚎求饶,只是感慨文道修士在这个世界的地位……

真的太高了!

当然,前提是成为书院学士。

因为书院身后站着的,是镇国圣院这尊庞然大物!

……

镇魔堂。

其实就是县衙偏院中的一座八层高塔,如今里外都有捕快坐镇,巡视。

林亦还是第一次见到镇魔堂,好奇地打量着这座黑塔。

隐约间。

他能够感受到浓郁的才气波动。

陈晋北看向林亦道“第一次来镇魔堂吧?

林亦点头道“恩!

孙文宴脸色一白,抬起袖袍抹了把冷汗。

陈晋北冷冷地盯着孙文宴,道“孙大人,好一个证据确凿,好一个贼人同伙!

“都是张生财的主意……

孙文宴知道事情没有必要再隐瞒了。

就算林亦真的盗窃了道术……能够作出才气贯州诗词的他,书院也会竭力去保。

更何况他没有。

所以。

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全部交待,将功赎罪。

“那天负责巡视镇魔堂的是我的几个远方表亲,但他们那天去喝花酒去了,镇魔塔无人看守……道术丢失,县衙责任重大。

最后我听了师爷张生财的话,找个替死鬼……以他们内外勾结才导致贼人得手为由,这样能够减少书院的追责,恰好那天林亦第一天当值……

孙文宴坦诚交代了这一切,低着头,不敢直视陈晋北的眼睛。

本来,这是天衣无缝的计划。

先有林亦背锅,再有书院陈夫子这个表哥帮忙,找回道术就好。

但谁知道,替死鬼林亦居然唤醒了文道之心,还遇到了方晴雪。

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还作出了才气贯州的铭碑之诗。

这就导致林亦在津州,有了平洲书院这个强大的势力当靠山。

谁都别想动他。

“你可真是老百姓的好父母官啊!

陈晋北冷冷地盯着孙文宴。

孙文宴“……

他不敢接话。

陈晋北随后看向林亦,立马换上一副笑脸,道“林亦,能不能得到浩然正气,接下来看你的表现了!

“有不懂的,尽管问我!

“你知道的,浩然正气……它极为罕见,尽量不要错过!

林亦拱手道“好,多谢陈夫子!

“不要这么见外,这是夫子应该做的事……陈晋北微微一笑。

林亦随后进入‘案发现场’镇魔堂。

一个普通的失窃案件,要调查起来并不难,甚至可以说非常简单。

根据现场状况,推测作案人的手法,确定侦查方向,锁定侦查范围。

判断是不是熟人作案。

其实在没有来镇魔堂之前,林亦根据一些零碎的记忆,就推测很大概率是熟人作案。

县衙是什么地方?

什么贼人偷东西,敢偷到县衙里来?

对方又恰好知道镇魔堂无人看守?

很明显……

侦查范围就在县衙,嫌疑人可能就是县衙中的某个人。

监守自盗。

镇魔堂内空荡荡的,由于常年没有进人的关系,地面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但有些地方,却有不少新鲜的脚印,杂乱无章。

“现场已经被破坏了,没有调查的必要了!

林亦叹了口气。

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间,一道光束从塔顶落下,正好照在镇魔堂内的一个石台上。

尘糜浮动。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林亦神色大为动容,那道照射在石台上的光束突然炸开。

无数光点悬浮在镇魔堂内。

然后。

林亦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充斥着光点的镇魔堂内,突然出现了一道透明的黑色身影。

他就像是立体投影一样。

这道黑色身影冲到石台前,纤细十指飞快捏动印诀,似乎破开了封印。

他迅速伸手,从石台上拿走了一样东西,随后朝着林亦所在的方向跑来。

林亦看着黑色身影冲来,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却发现这道黑色身影,直接从他的身体穿透了过去。

唰!

光点瞬间消失。

林亦身体微微哆嗦了一下,精神没来由地感到萎靡。

他随后看向石台方向,却发现那道原本照射在石台上的光束也消失不见了。

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刚才……发生了什么?林亦心神震撼。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