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墨少的替身罪妻

>

墨少的替身罪妻

白月绾 著

墨少的替身罪妻 墨靳尘 小说推荐 白月绾

《墨少的替身罪妻》是作者“白月绾”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小说推荐,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白月绾墨靳尘,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那堪比名角儿的唱腔戛然而止。白月绾依着窗的身影微顿,手上的兰花指骤然收起,原本满溢着戏中柔情的灵动水眸,在抬眸的瞬间化作一滩死水。她看向打开门的人,露出手臂上的针孔:“我吃过药,也打过针了。”她一直都是院内的高危病患...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白月绾墨靳尘   更新: 2022-12-12 10: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小说《墨少的替身罪妻》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白月绾”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那堪比名角儿的唱腔戛然而止。白月绾依着窗的身影微顿,手上的兰花指骤然收起,原本满溢着戏中柔情的灵动水眸,在抬眸的瞬间化作一滩死水。她看向打开门的人,露出手臂上的针孔:“我吃过药,也打过针了。”她一直都是院内的高危病患...

墨少的替身罪妻免费阅读第八章 暗无天日的地方

“啊!

“白月绾!

孟玉然气得尖叫出声,手还停滞在半空,怒意瞬间直冲头顶。

黏糊糊的粥直接全倾在孟玉然手上,裙身也沾了不少,好好一个贵太太,瞬间变得狼狈了。

“粥里加了什么你自己清楚。白月绾冷冷看着她,“自作自受。

这太刻意的姿态反而暴露了她的目的,孟玉然一股气血冲上去,直接一手按住她,另一只手拿起旁边的包子就往她嘴里塞。

“这早饭你今天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白月绾冷笑一声,反手按住她,嘲讽道“这么快就装不下去了?

“你好好在精神病院待着也就罢了,你乖乖听话,我们不会亏待你。

“不会亏待?真是天大的笑话!白月绾气得心口疼。

二人嘴里较着劲,动作也在暗自较着。

孟玉然贵太太多年,身上没什么力气,而白月绾在精神病院待了很久,被折腾得身体变得很差,一时间两个人竟是半斤八两。

白月绾脑袋突然往前拱了一下,狠狠一嘴就咬在她手上。

“啊!孟玉然吃疼松开了手,眼泪都冒出来了。

白月绾抓紧时间一个疾冲到房间里面,抓住旁边一个瓷瓶就狠狠往地上砸去。

“这可是白明雅的房间,你确定要在这里闹?

“松手、你给我松手。孟玉然愣是手上的疼还没缓过来就匆匆跑过去,目带警告,“你真敢动这些东西别怪我不客气。

白月绾冷笑一声,又捧起旁边一个水晶饰品“这些东西应该都价值不凡吧,你觉得你还能威胁我?出去。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白月绾真要鱼死网破对谁都没好处。

“放开!孟玉然瞳孔都地震了,下意识上前半步。

“啪!

饰品狠狠落地,砸碎了一地。

白月绾面无表情地挨个往下砸去“你不出去我就一直咋下去。

摆在雅雅房间的都是她的宝贝,孟玉然心疼得不得了,咬牙只得连忙退出门外。

“现在可以住手了吧!

白月绾果真停下,刚刚和孟玉然纠缠,又疯砸了半天东西,此刻她的形容已经很狼狈了,双目通红、衣衫凌乱、头发宛如鸡窝,站在一地碎片中,更像一个疯子。

她狂冲过来关上门就反锁起来,身体还在微微颤抖,声音却中气十足。

“我妈妈到底在哪里?你们对她做了什么?若再不安排我们见面,我一定会把从前的事情都揭露出来,白家等着败家吧!

孟玉然在门口也气得浑身发抖,听着里面传来咄咄逼人的质问和骂声,气得直接就下楼了。

白国建看她这幅狼狈模样惊得站起来“送个早饭怎么送成这样?

孟玉然气不打一处来“她嚣张上天了!这句话说完才反应过来,嘴一瘪,眼一垂,泫然欲泣地抹眼泪。

“老公,我们一定要尽快处理了她,免得给雅雅添麻烦啊!

白国建顿时心疼得不行,摸了摸她的头,神色也阴狠下来。

“你放心,很快就到了,外地的医院,这下谅她有三头六臂也别想再逃脱,在精神病院待一辈子吧。

孟玉然这才含泪点头,去房间收拾了一下,整理好着装。

才刚整理好,就有人敲门,一行穿着白大褂和黑西服的人走进来。

白妈道“老爷,人来了。

白国建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扫了众人一眼,满意点头“你们就是川地那边的精神病院的人?

一个戴着眼镜的国字脸白大褂男人上前一步,笑道“不错,我是院长王治。

白国建又点头,指着楼上白月绾在的那个房间,眼里透出阴狠“去吧,病人就在那里。

王治一点头,朝后挥了挥手。

孟玉然追上去两步道“门被反锁了,你们打了也行。

黑西服的人立即带着工具上去,“砰砰地就开始砸门。

“你们做什么?还没完全缓过来的白月绾“腾一下弹坐起来。

没听到外面的回应,而是继续狠狠砸门,白月绾当机立断,披着被子光着脚就跑到阳台边上。

门那边已经出现了裂缝,白月绾咬唇看着二楼的高度,深吸了好几口气,在外面的人破门而入时,娇小的身体直接翻过栏杆,裹着被子就闭眼跳下去。

“绾绾!一道低呼声响起。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反而是落到了一条有力的臂弯里。

白月绾后知后觉地睁开眼,眼里惊惶还未散去,另一双漆黑的瞳孔清晰倒映出她的柔弱。

墨靳尘人都要疯了,遍寻不到白月绾的怒意在看到她跳楼时瞬间消散,他一把扯开厚厚的被子,把人半放在怀里半放在地上,一手去扒她衣服。

“你哪里受伤了?

“墨靳尘……你怎么会在这里?

心里的话没有说出口,白月绾就惊呼一声,小脸通红地按住他摸向自己胸的手。

“你干什么!白月绾又羞又气,连忙按住了自己的衣服,小鹿般的眸子又多了几分羞恼的灵动。

墨靳尘那双极具侵略性的目光已经把她全身给扫视一遍,没看见伤才松了口气。

“你怎么……

“在下面!一道冷漠的声音打断二人。

白月绾身体一僵,抬头正与那些西服和白大褂对视,慌不择路地拽紧墨靳尘的衣襟。

“快走、快走。

墨靳尘也抬头看了一眼,眸中冷意尽散发出去。

就是他们,害绾绾这么狼狈?

柔若无骨的小手抓住他衣襟,又慌忙按在他肩上,白月绾站起来差点因为腿软摔下去。

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直接从白月绾腿弯伸过去,把人抱起来低声道“我带你走。

白月绾此时注意不到其他,满心都是穿着白大褂的那群人。

在精神病院待了太久,她对白大褂已经有了生理性的反应,尤其是在白家,她知道,那是精神病院的人,白家人想把她重新塞回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可是,她还没见到妈妈,还不知道妈妈的情况,怎么能就这么被捉回去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