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江妩盛随

>

江妩盛随

江妩 著

江妩 江妩盛随 盛随 霸道总裁

网文大咖“江妩”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江妩盛随》,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霸道总裁,江妩盛随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心口闷痛,江妩不由得暗暗攥紧了双拳。既然宋顺元这么绝情,那原该属于她们母女的,她一定要亲手一点一点地讨要回来。现在既然嫁过来了,这个盛太太的位置,无论如何她都要坐下去,坐稳了,只有这样,她才能有跟宋家叫板的可能。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了轮椅滚动的声音,江妩整个身子顿时崩得笔直,下意识地回头...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江妩盛随   更新: 2022-12-12 10: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江妩盛随》是作者“江妩”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心口闷痛,江妩不由得暗暗攥紧了双拳。既然宋顺元这么绝情,那原该属于她们母女的,她一定要亲手一点一点地讨要回来。现在既然嫁过来了,这个盛太太的位置,无论如何她都要坐下去,坐稳了,只有这样,她才能有跟宋家叫板的可能。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了轮椅滚动的声音,江妩整个身子顿时崩得笔直,下意识地回头...

闪婚成宠:盛少的替嫁新娘全文第1章

结果却成了交易品,被迫嫁给了盛家的大少爷盛随。

帝京城中人人都知道盛家大少爷因为七年前的一次意外被医生断为下半身瘫痪之后,性格就变得阴戾暴虐,喜怒无常。

七年多的时间几乎人人都听过他残暴的名声,却鲜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外界便什么传言都有。

说他性格扭曲,说他丑陋不堪,说他因为自己瘫痪便以虐人为乐……

宋顺元舍不得把宝贝女儿宋萱嫁给这样的一个人,就舍得让她代替宋萱嫁过来。

心口闷痛,江妩不由得暗暗攥紧了双拳。

既然宋顺元这么绝情,那原该属于她们母女的,她一定要亲手一点一点地讨要回来。

现在既然嫁过来了,这个盛太太的位置,无论如何她都要坐下去,坐稳了,只有这样,她才能有跟宋家叫板的可能。

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了轮椅滚动的声音,江妩整个身子顿时崩得笔直,下意识地回头。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江妩眼中滑过一丝浓浓的诧异。

面前的人有着清隽完美的五官,立体深邃,骨相清绝。

若不是他面色过于清冷,眼底又敛着明显戾气的话,江妩几乎没法将他跟传言中的那个人联系到一起。

“过来,帮我洗澡。

“啊?

微微有些愣神,一直到盛随的声音在水汽氤氲的浴室响起,江妩这才猛地回过神来。

知道要坐稳盛太太的位子,她必须要讨好眼前的人,可是现在站在他面前,江妩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盛随双眉微微蹙起,“李婶没教你?

刚到盛家,被送上楼的一路上,李婶好像是交代了不少事情,但是她当时太紧张了,没几个字是听进去的。

眼下这种情况,江妩也不敢推脱,只能咬牙上前,走到他面前缓缓蹲下身子,然后伸手去解他衬衣的扣子。

双手抖得厉害,几颗扣子江妩解得异常困难,好不容易解到最后一颗了,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头顶上方却突然传来了盛随清冽的声音,“宋萱?

带着几分确认的语调传来,江妩手上一颤,解着他扣子的手不小心触及到他的腹肌,脸上顿时一烫。

其实刚刚在帮他解扣子的时候江妩就发现了,盛随的身材过于完美,这样的身材,根本不是一个下半身完全瘫痪的人该有的。

但是她没敢表现出任何的异样,只是轻轻应了一声,“嗯。

下一瞬就被他一把掐住了下颚,被迫抬起了头。

“知道背叛我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吗?

盛随的声音很冷,掐在她下颚处的手更是用足了力气,痛得江妩眼泪瞬间盈满了眼眶。

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问,不知道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江妩没敢轻易出声,眼中隐着明显的慌乱,眼泪悬而未落,她只能努力地让自己表现的无辜而又可怜。

可是即便是这样,江妩也依旧没能从他眼中看到哪怕一点点的共情,只有满腔的冷意。

她甚至觉得此刻只要自己说错一句话,他掐在下颚处的手就会毫不留情地下移,拧断她的脖子。

毕竟他狠辣的名声在外,而她还有太多事情要做,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

极度的恐慌之下,江妩右手的食指狠狠地抠着左手的虎口处,颤声道,“知道。

看着她此刻的这个小动作,盛随眸色很深,微微蹙了蹙眉,眼中的狠戾却莫名退了几分,只伸手一把将她推开了。

“既然嫁过来了,就规规矩矩做好你的盛太太,听明白了?

看着江妩慌乱点头,盛随这才冷声道,“如你所愿,滚去客卧睡。

江妩心口一颤,感觉自己的那点心思好像在他的面前显露无疑,内心对他的恐惧不由加深了几分。

但是此刻也没敢多言,只乖乖起身,走了出去。

她这边刚刚出去,盛随放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找到了,宋顺元那个老狐狸把女儿送去了东城的朋友家,现在动手吗?

若是以前,知道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玩这种偷梁换柱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心软的。

可是此刻,盛随却莫名想到了江妩刚刚那番楚楚可怜的模样,鬼使神差一般出声道,“那今天嫁过来的,是谁。

“宋顺元跟前妻生的女儿,离婚之后就随了母姓,叫江妩。

“江妩……前妻的女儿?盛随眼中敛着几分冷意,“她倒是大度,这样的忙都肯帮。

“也不是,江永娴好像病得挺厉害,我估计她这桩婚事就是一笔交易,替宋萱嫁给你,换一笔钱救自己母亲,啧,盛随,你这名声如今都臭成这样了?

电话那头,陆砚好像分析出了什么了不得的情报一样,自顾自笑个不停。

“什么病?盛随没有理会陆砚的取笑,而是蹙着眉,再次出声。

“恶性脑瘤?我没太在意,陆砚随口答着,然后突然出声道,“不对啊,盛随,你怎么关心起这些来了?

陆砚的问话传来,盛随眉心微微蹙了蹙,没有回答他,而是冷然开口道,“宋萱那边,先别动手了。

……

一晚上,江妩睡得很不安稳,迷迷糊糊间被噩梦惊醒了好几次。

梦中,她无数次被拽入车中,看着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挣扎,求饶,却没能唤醒他的半点良知和怜悯。

好不容易再次睡着,却又看到顾少珩嫌恶地看着自己。

“少珩,你听我解释,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是被迫的,你相信我!顾少珩!

再次从噩梦中被惊醒,江妩满面泪水,整个人深陷在梦里的情绪之中,好半晌回不过神来。

一个月前发生的那一幕一直到此刻还是如同鬼魅一般,如影相随。

就是因为那一次意外,她失去了相恋了两年多的男友。

房内压抑的呜咽声传来,盛随的目光不由得落在了客卧的房门之上。

良久才缓缓开口,“去查一下,顾少珩。

“是。身后的保镖立刻应声。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