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江念珠司九骁

>

江念珠司九骁

徐景昌 著

小说推荐 徐景昌 江念珠 江念珠司九骁

《江念珠司九骁》,是作者大大“徐景昌”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徐景昌江念珠。小说精彩内容概述:“来了吗?”芳苓忙点头,为主子开心,“武安侯夫人刚刚进府,现在去花厅那边拜见老夫人了,应该很快就会来看姑娘了……”“真来了。”江念珠喃喃的从书中抬起头,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苍白的没有丝毫的血色,可那眉眼精致,竟是出落的国色天香之姿。她整个人有些恍惚,浸透着迷茫的眼睛深处是浓浓的恐惧,捏着书的手指因为此时...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徐景昌江念珠   更新: 2022-12-12 11: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小说《江念珠司九骁》的作者是“徐景昌”。梗概:“来了吗?”芳苓忙点头,为主子开心,“武安侯夫人刚刚进府,现在去花厅那边拜见老夫人了,应该很快就会来看姑娘了……”“真来了。”江念珠喃喃的从书中抬起头,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苍白的没有丝毫的血色,可那眉眼精致,竟是出落的国色天香之姿。她整个人有些恍惚,浸透着迷茫的眼睛深处是浓浓的恐惧,捏着书的手指因为此时...

重生后她成了暴君的掌中珠免费阅读第7章:请安

“江氏,出来!

江念珠抱着腿坐在墙角,还没搞清楚情况,就被两只大手给拽了起来,映入视线的是两个凶神恶煞,面目狰狞的狱卒,粗鲁的推她往外走。

“跪下!

膝盖上猛地一痛,她跪在了地上,头颅被人狠狠的压下。

“陛下,已经将废后江氏带到了。

废后?

江氏?

江念珠捕捉到这两个关键词,想到什么,正要抬头,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捏住她的下颚,抬起她的脸。

“你就是他的皇后?

一张阴冷邪肆勾着诡异笑容的脸陡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不要杀我!

江念珠尖叫着,满头大汗的从噩梦中惊醒。

外屋的杜若听到动静,赶忙披着衣服打帘进来,点了灯后,她在床头坐下,摸了摸主子汗淋淋的额头,担心的问“梦魇了?

江念珠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转过头,茫然恐惧的眼睛里映出了人影,认出眼前的人,她扑了过去,搂住了杜若。

杜若也抬手抱住了主子,察觉到怀里的身子在发抖,她心疼不已,用手轻轻的拍着主子的后背,安抚道“只是一个噩梦,梦醒了就没事了,姑娘不怕,有奴婢在。

“不是梦。

江念珠从未有过这样恐惧无助的时候,她的前十五年都是顺风顺水,哪怕父亲偏疼江云巧,可她有当今圣上撑腰,就算面对司玄辰,她也从来不害怕。

她以为她能顺风顺水一辈子,可是现在徐景昌要跟她退亲,如果这门亲事退了,她的名声就毁了。

也许就会跟那个梦里一样,没有人愿意娶她,她只能嫁进东宫。

“我不要做皇后了。

杜若听到这话,脸色微微一变,可夜深人静,只有她听到,也就没做声。

江念珠梦呓了一会后,整个人像是累极了,在杜若的安抚下,又睡了过去。

……

这一觉也没睡多长时间,天还没亮,她就起来了。

抄了半个时辰的佛经,用了早膳正要出门,芳苓疾步匆匆的进屋,禀道“姑娘,刚刚阿生哥使人递了消息过来,说是武安侯夫人感染了风寒,让姑娘过府看看。

芳苓嘴里的阿生名叫何生,是武安侯府一个看门的,江念珠跟徐景昌从小定亲,她早就将徐景昌看做自己的丈夫了,做儿媳妇的想要过好日子,就得跟婆婆好好相处,武安侯夫人是她的未来婆婆,她自然花的心思比较多。

她买通了看门的何生,只要韵姨身体有漾,或者心情不好,她都会上门去讨好卖乖,韵姨也很喜欢她。

在武安侯府上门退亲之前,她真的以为她除了是徐景昌的未婚妻,还是韵姨的半个女儿,韵姨以前嘴上常说她是把自己当女儿看的。

可是外人就是外人,哪怕说的再好听,中间也隔了血缘这一层。

“姑娘,要备马车吗?

杜若皱了一下眉头,瞪了芳苓一眼,正要责怪,江念珠开口“去陈记买几样点心,再送点枇杷膏过去。

这个季节原本不是吃枇杷的时候,可宫里的师傅有秘制的手艺,能将五六月的枇杷密封在坛子里保存,虽然味道不如新鲜的好,但是喉咙不舒服的时候,这东西比药还管用。

……

常宁院。

江念珠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一阵欢声笑语。

丫鬟进去通传后,声音戛然而止。

“大姑娘请。

江念珠迈着款款的步子跨过门槛,随便扫了一眼,便垂下眼帘,先给上手的长辈见礼“念珠给祖母请安,二婶、三婶安好。

二夫人连氏跟三夫人岑氏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心想今天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大姑娘竟然会主动给她们问好。

两人无疑都是有点受宠若惊的,连忙点了下头算给了回应。

江老夫人也是挺意外的,犀利的视线钉在长孙女身上,像是要看出点什么来,江念珠亭亭玉立的站着不动,坦荡的接受了老夫人的打量,她知道这些人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以前她身子不好,祖母就免了她的请安,她竟然一点都没觉得有问题,她不爱往人多的地方凑,因为知道就算她凑过去,人家也不一定喜欢,反而还因为她的到来束手束脚,战战兢兢。

自从做了那个梦后,江念珠才恍然明白过来,她活在自我的世界里,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所以出事后谁也不想管她,甚至根本不在意她。

江云巧能那么容易的从她手里抢了亲事,因为她跟祖母亲,跟父亲黏,在祖母跟父亲的眼里,江云巧是弱势的那一方,是一直被她这个强势姐姐欺压的可怜妹妹。

甚至她这个做姐姐的还心狠手辣想要谋害亲妹妹的性命。

难得徐景昌主动要负责,他们哪能不愿意?

他们觉得她有皇上撑腰,就算没有了武安侯府这门贵亲,也还有东平侯,长兴侯让她选,再不济,就像江云巧说的,东宫太子还未娶正妃,她如果愿意,那也是可以的。

可是他们没有想过,这个世道对女子有多么不公,女孩家被退了亲事,人们往往会下意识的去好奇打听这退亲的缘由。

她恶毒的名声传出去后,哪还有人愿意上门提亲?

“不是让你好好在屋里歇着吗?

自从这个孙女在祠堂里昏倒后,江老夫人就一直坐立难安,生怕这孩子一个不高兴就跑去宫里告状,到时圣上的怒气可不是如今的江家可以承担的起的。

“祖母,我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

江念珠的声音软糯动听,带着小女儿家特有的娇憨跟率真。

连氏被这一声弄的闪了下神,心头有微微的酥麻,望着不远处明丽耀眼,端庄矜贵的大姑娘,这人一进来,整个屋里都跟着亮堂了。

还别说,这大姑娘通身的气派跟宫里的公主都有的一比了。

就是这宫里的公主只怕也比不上她们府上大姑娘这相貌。

武安侯府可真是好福气!

不是说这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吗?为什么她的女儿就差这么多?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