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云宝儿乔斯年

>

云宝儿乔斯年

云宝儿 著

乔斯年 云宝儿 云宝儿乔斯年 霸道总裁

小说叫做《云宝儿乔斯年》是“云宝儿”的小说。内容精选:”云宝儿被他吻得迷迷糊糊的,根本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本能的发出一声“嗯?”乔斯年被她可爱的反应逗笑了,吻了一下她的嘴角,满眼的宠溺,叹道:“小傻瓜。”他余光扫到什么,转过头,就见三个男人站在他到车前,正兴致盎然的观察着他们。出于对小宝儿的保护,将她的脸埋进自己颈窝里,淡淡的瞥了一眼窗外三个看热闹的混...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云宝儿乔斯年   更新: 2022-12-12 11:1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云宝儿乔斯年》是作者“云宝儿”所著。小说精彩片段:”云宝儿被他吻得迷迷糊糊的,根本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本能的发出一声“嗯?”乔斯年被她可爱的反应逗笑了,吻了一下她的嘴角,满眼的宠溺,叹道:“小傻瓜。”他余光扫到什么,转过头,就见三个男人站在他到车前,正兴致盎然的观察着他们。出于对小宝儿的保护,将她的脸埋进自己颈窝里,淡淡的瞥了一眼窗外三个看热闹的混...

温柔作饵全文第2章

云宝儿抽抽搭搭的抬起头来,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摇摇头“不、不要,他也不是故意的,而、而且他道过谦了。

“道歉就完了?云欢儿看着妹妹娇俏的小脸上缀着的泪痕,心疼的直抽抽。

因为抱着她的动作,她甚至能清晰的看到云宝儿白嫩的脖子上星星点点的痕迹。

她有男朋友,当然知道这些痕迹意味着什么。

一想到自己娇娇软软的妹妹被乔斯年那混蛋欺负,她恨不得马上提刀冲到乔家要个说法!

云宝儿被姐姐脸上的杀气腾腾吓的不敢哭了,她睁着漂亮的大眼睛急切的说“我已经没事了,不疼了。

“那也不行!不能让你白白受欺负了!云欢儿性子泼辣,这事儿乔斯年不给个说法,没完!

她这个妹妹可是全家的宝贝,长得漂亮又乖巧,性子温柔软糯,若不是为了她,宝儿也不会刚到法定年龄就急匆匆结了婚。

还是嫁给那个以冷酷狠辣著称,彼此并不熟悉的乔斯年。

愧疚涌上心头,浇灭了怒火。

她怜惜的摸了摸妹妹柔软的发顶,轻声说“对不起,你是代我受过。

“不是的,云宝儿无比认真的说“嫁给乔斯年是我的决定,反正咱们家总要有人嫁过去嘛,你有姐夫了,当然是我嫁。

云欢儿哑然。

宝儿这样乖,这样善解人意,碰上心狠手黑的乔斯年,以后可怎么办?

她后悔了,就不该答应乔斯年所说的两年为限。

可家里公司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除了把宝儿嫁进乔家一条路之外,云家根本没得选。

现在云欢儿冷静下来,也想明白乔斯年为什么将宝儿住院的消息单单告诉了她,就是想让她自责。

告诉她本该是她来承担这一切。

云宝儿是单纯,却不傻,没有看到爸爸妈妈和哥哥,短暂的意外之后便释然了。

他们不知道也好,以免担心她。

一想到妈妈的眼泪,她心都要碎了。

好在云宝儿只是轻微擦伤,当晚乔斯年来看她的时候,便带她回了位于江边的乔家别墅。

这里是乔斯年和云宝儿的婚房,乔家父母则住在乔家老宅。

今晚夜色极好,江面上的风裹挟着微凉的夜色柔柔的扑过来,刚从车里下来的云宝儿打了个冷战。

乔斯年瞥见她的反应,皱了皱眉。

他的小妻子,很娇气。

接着,便不由分说将她拦腰抱起,迈开大长腿,大步往别墅里走。

云宝儿来不及惊呼,她愣愣的看着抱着她的英俊男子,眨巴眨巴眼睛,软软的说“我自己走就好。

男人凉凉的瞥了她一眼。

“不疼了?

她顿时哽住,抿住了唇,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羞怯的看向了别处。

别墅配备齐全,门口守着管家林轩,身边还站着两名女佣人。

年过半百的林轩是老宅用惯了的老人,被乔斯年的母亲专门拍过来照顾儿子的。

林轩几乎是看着少爷长大,对他的性子十分熟稔,所以当他看到乔斯年抱着少奶奶走过来的时候,满眼的惊讶几乎藏不住。

这还是那位不近人情,冷淡无常的大少爷吗?

乔斯年无视林轩的问好,抱着怀里轻的过分的云宝儿走进宽敞华丽的大厅,乘坐电梯径直升上三楼的主卧。

主卧房间里,床上四件套依然是红彤彤的一片,虽然没有贴喜字,但房间里的陈设不乏喜庆的元素,都在明晃晃的告诉云宝儿,今天是新婚的第二天。

昨夜的疯狂和痛楚席卷而来,浑身的肌肉瞬间紧绷起来。

乔斯年自然发现了她的不自在,将她轻轻放在床上,她便下意识的站起来,迅速倒退两步,跟他远远隔开。

她慌乱的背着手,极快的眨了眨洋娃娃似的卷长睫毛,嗫喏着说“那个,今晚我睡客房。

乔斯年站在原地,居高临下的睨着那避之不及的小人儿。

从他的角度,能看到她睫毛垂在眼底的一片阴影,像鸟儿呼之欲飞的翅膀。

嫣红一点点的唇不安的抿着,他依稀能想起昨夜那张小嘴的味道。

甜滋滋的。

难道睡前没刷牙,刚吃过糖?

卫生倒是其次,他奇异的并不觉得讨厌,反而很喜欢那股子甜香,可这样嗜甜可不好,她多大了还吃糖?

哦,只有二十岁,比他小了整整六岁,还是个学生。

实在有点小。

哪儿都小。

见他不说话,云宝儿咽了下口水,咬了咬下唇,软绵绵的说“你不愿意的话,我不去就是了……不过,今晚不能那个,还是有点疼的。

话音刚落,便听他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冷冷的说“我不是禽兽。

她听了便娇哼一声,小声道“怎么不是。

昨晚不是禽兽,是怪兽,大怪兽!

“你说什么?

“嗯?他听到了?糟糕!

她撑开一个掩饰的笑容,一脸无辜,“没说什么呀?乔先生你听错了。

云宝儿脸小小的,下巴不太尖,带一点圆润,更接近小巧的鹅蛋脸,笑起来隐隐能看到两个甜滋滋的小酒窝。

赏心悦目。

若不是假笑就更好了。

他目光毒辣,却没有戳穿,下巴微扬示意她坐下。

云宝儿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挪动着脚步挨着床沿坐下,便看到面前高大的男人突然蹲了下来。

大手握住她的脚腕,将她脚上的一双细高跟退了下来。

昨晚抱她去医院的时候没带鞋子,今天去医院接人,去的路上临时派欧臣去买了双鞋子给她穿,谁知竟然买的高跟鞋。

鞋子离了那双小巧的足,他眼尖的发现那双莹白的足上,小脚趾边缘已经磨红了。

就像一张纯洁无瑕的白绸子上不经意擦过了一道红艳艳的胭脂,在她的脚上格外触目惊心。

他抬起狭长的黑眸,“疼吗?穿着不舒服为什么不说?

虽然不是旧时候,但脚丫被人堂而皇之的握在手里,她不禁红了耳朵。

见她不说话,乔斯年又皱起了眉,“平时穿高跟鞋吗?

云宝儿乖乖的摇头,如实说道“不穿的,我喜欢穿平底鞋。

说完又接了一句“不过我以后会学着穿的。

平时妈妈都是穿高跟鞋的,那些贵妇人也是,谁家的太太会穿平底鞋出去应酬呀?看来她也要习惯了。

谁知乔斯年摩挲着手中的玉足淡淡的说“不用,平底鞋很好。

云宝儿搞不懂乔斯年盯着她的脚在想什么。

她只觉得,他的掌心好热哦。

捂得她的脚心都热乎乎的,很舒服的感觉。

从她的角度,能看到男人浓密的头发,黑黑的,和他的眼睛颜色很像,如此一想,云宝儿觉得乔斯年连头发丝都带着清冷。

不知道摸上去会是什么手感?

她小时候淘气,趁着哥哥睡觉的时候,给他扎了满头的小揪揪。

记忆里男孩子的头发都是又粗又硬的吧?

那,乔斯年的呢?

她鬼使神差的伸出了左手,刚摸到他的发顶,男人倏地抬起眼!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