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战纹神体

>

战纹神体

段风 著

奇幻玄幻 战纹神体 段天 段风

奇幻玄幻小说《战纹神体》,由网络作家“段风”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段风段天,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追风看着了无生息的师父,心如刀绞,泪如雨下,追风在恨,恨自己在师父有生之年一直老东西老东西的呼喝,从未叫过一声师父;追风在恨,恨自己玩物丧志,迷恋虚拟农场;追风在恨,恨自己无能,牵连师父丧命;追风在恨,恨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满口的仁义道德,却行猪狗之事。“本心,本心——师父值得么!值得么!就因为我们...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段风段天   更新: 2022-12-12 11: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战纹神体》,作者是“段风”。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追风看着了无生息的师父,心如刀绞,泪如雨下,追风在恨,恨自己在师父有生之年一直老东西老东西的呼喝,从未叫过一声师父;追风在恨,恨自己玩物丧志,迷恋虚拟农场;追风在恨,恨自己无能,牵连师父丧命;追风在恨,恨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满口的仁义道德,却行猪狗之事。“本心,本心——师父值得么!值得么!就因为我们...

战纹神体 免费阅读 第4章 地狱里的恶鬼

这几个人好像是看见了段风,在角马上阴阴一笑,对望了一眼,一纵缰绳,速度立刻加快,几下就奔腾到了段风的身后。

“让开。

段天看见似乎呆傻了的段风,哈哈大笑,在掠过之时,虚举马鞭,狠狠的抽下。

他当然不会真抽,只不过是想吓得段风成为滚地葫芦。

一人一骑猛烈冲击,气势上足可以把常人吓得连滚带爬,更何况在段天看来段风只比常人强壮那么一点罢了。

“嗯?

段风眼睛目光一寒,虽然自己功力尽废,但是身手还在,段风斜了一下身体,猛的抓住了段天虚抽下来的鞭子,侧身避过了马的冲撞。

“拔舌!段风手印暗结,段风只感觉神魂的力量瞬间被抽去大半,一个手持铁钳恶鬼在段风面前凭空出现,凶残的扑向角马,那铁钳竟然硬生生的将角马的舌头扯出来,虽然仅仅扯下拇指大小的一块,但是足以对角马造成不小的创伤。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段风顺势一脚踢向角马的下阴处。

段风这一脚踢出,用了全身的力量,耳朵里面都听到了自己右腿破空的呼啸!段风暗叹,若是在原来的世界,自己单纯修炼肉体也会拥有不小的成就,可惜在这里却却只能在初期有几分威势。

轰隆!

角马一阵悲鸣,剧烈的痛楚让角马后腿再也用不上力,顿时轰然倒地。

同时,角马上的段天被这巨大的惯性一下颠簸了出去,虽然段天反应极快,赶紧用功护住头部,但是落在地上仍然免不了头破血流。

这一下变化的速度很快,很多人都只看见段天骑马冲撞过来,然后用鞭子虚抽段风,段风让过的时候,角马突然失控,冲摔出去。

长街之上,人仰马翻,一片慌乱。

很多人在震惊过后,都围了上来,议论纷纷,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幸灾乐祸的看热闹,但其中有少数之个精明的人都看着段风,脸上显露了惊疑的神色。

巴顿城的人少有不认识段风的,毕竟当初段风天才的名字传遍了大街小巷,后来一夜之间功力尽失,巴顿城的废物之名让段风再一次红遍了整个城池。

不过更多的是惊讶,功力尽失之后的段风竟然一脚将角马踢飞,这一下众人又想起段风数年前的天才之名。

“看到么,这就是我们巴顿城数年前的天才,虽然莫名其妙的功力尽失,但是也不能轻辱!

“恩,就是,可惜啊,这么一个天才怎么就突然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呢!

“是啊,否则以他的资质,说不定数十年以后,有机会成为巅峰强者!天妒英才啊!

“咳,谁说不是呢!

“那可不一定,你看到了吗,被踢飞的那个人,是段家族长的亲孙子,平时飞扬跋涉,仗势欺人,心胸也十分狭窄,更是和段风十分不合!说不定是人为啊!一个人躲在暗处小声嘀咕。

这些人中也不乏眼力高明,自作聪明之辈,顿时若有所悟,“怪不得,怪不得,天才会走下坡路,定是被人暗算了!可惜啊可惜!

……

段风没有想到自己一时没忍住教训了段天,竟然会引起这样的效果,看来还是名气大了好处多多啊,要么前世怎么那么多人想出名呢,甚至演出芙蓉姐姐和凤姐之类的闹剧?更有甚者向着丢在狼群里面也无比安全的人求婚,段风当时颇为汗颜,不过此时却深得其中三味!这一愣神之间,段风却没有发现那拔了角马舌头的恶鬼,身体竟然凝实了一丝,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段风面前。

不过段风却不理会这些人的议论,站在地上,看着十几步开外的倒在地上的马匹以及摔得头破血流的段天,心中却有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扬眉吐气。

拍拍身上的灰尘,他装做没有人事一般,脸上冷漠一片,依旧步子沉稳,向家族的店铺走去。

而段天却气的脸色煞青,自己作为段家的唯一继承人,又是马家的直系外孙,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欺辱,自己堂堂七星实力竟然被一个废物欺侮,今天不让你吃点苦头,你还翻天了!

“你给我站住!背后传来了段天凌厉的吼叫。

段风并没有回头,就好像不是叫自己一样,装聋作哑地向前走。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劲拳猛烈挥动带起的音爆声,紧接着一股阴寒热的气流向自己袭来。

这一拳段天用上了全力,以其七星的实力,这一拳之下哪怕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也要一招毙命,如果打中了,段风哪怕不死也要重伤。

段风听见身后地吼叫,就已经有了防备,一侧步了过去,顺势反过身来。

段天一脸狰狞,此时已经将头包住,让段风想起了前世的阿拉伯人,心里憋着一股笑意。

此时段天气势汹汹,后背凝聚着一股蓝色的气浪,浓厚的程度完全可以在三年之内凝聚雪狼战魂,段天作势又要攻击。

“段天,你干什么!

段风一声大喝,强大的气势紧紧罩住段天,双腿略微弯曲,双手成爪,正是爆炎虎战纹裂风爪的起手式。

蹬!

段天退了一步,段风在其记忆之中积威甚深,若非段风现在失去了战纹,他也不敢如此挑衅。

“干什么!莫名其妙袭击我,还把我的角马踢死!你根本就没有把段家放在眼里!

段天脸上闪过一丝鲜红,在最初一下震惊过后,倒也反应过来,深感被一个废物吓退而羞辱,脸上越发的显露出了狰狞,用手指着十步开外躺在地上的角马,不仅将自己的肆意挑衅推到段风的身上,还上升到侮辱段家直系的高度。

本来以段风的力气,还没有能够达到一脚毙马的境界,就是让角马定住让他击打,也做不到一脚击毙,但是段风重创角马灵魂,一脚正中角马的要害,加上角马摔倒之时,一头撞地,顿时一命呜呼。

段风瞥了一眼倒毙的角马,却发现在角马尸体旁边,一个模糊影子正哆哆嗦嗦的趴在地上,祈求的望着段风,正是角马的灵魂,段风威不可见的点点头,那角马的灵魂如盟大赦,化作一道灰影飘了出去,段风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地府,暗暗留上了心,毕竟自己的招式和地府有着不小的关联。

“这怎么能怨我呢,你在大街上骑马横冲直撞,若非我反应快还不被你撞死,再说了,我怎么知道是你,我一时气愤,以为那个没教养的拿鞭子抽我,顺便踢了一脚,哪知道你的角马如此脆弱,不是我说你,段天,你以后却要你小心点,撞到自己不要紧,万一撞伤了别人,砸到了花花草草,传出去,说我们段家肆意纵马伤人,这可是败坏门风的事情。

段风看着段天,不紧不慢的说着。

“放狗屁!贱人生的废物,也敢在少爷面前耍嘴皮子。段天顿时暴怒,挥起一拳向着段风轰来,恨不得将段风毙在拳下。

“哼!虽然段风比段天低了六星,但是段天的攻击在段风眼中尽是破债,不堪一击,母亲是段风心里的一根刺,对方这一骂,立刻心里火焰高涨,决定给他点苦头吃,纵身躲过段天的拳头,顺势一脚向着段天的屁股踢去。

段天见段风转向自己身后,嘴角又是阴笑,猛然转身,双拳虚晃迷惑段风的眼睛,脚下却突然飞起一脚,直取段风的下阴,又快又狠,冰冷的气流带出一层寒霜。

赢弱的身体跟不上段风的反映,避无可避之下,猛一咬牙,单脚点地,跃起三尺高,飞起一脚正中段天的胸膛,可是这一脚却如同踢在寒冬冰川上一般,脚底直接被冻伤,冰冷的寒气让段风一阵哆嗦。

噗通!段天也被踢了个底朝天,一屁股摔在地上,身上沾满了灰尘,虽然段风这一脚根本伤不了他,但是摔在地上的时候却正蹲在尾追骨上,一时疼痛难忍,站不起身来。

“你……..你们还看什么,还不上!

段天万万没有想到段风战纹涣散之后,还有如此本事,自己吃了亏,还没有爬起来,就大声叫嚷。

段天到底是段家族长的亲孙子,地位很高,身边侍女就有三四个,还有几个奴才此时已经跟了上来,一看见主子吃亏,立刻围了上来,几个伶俐一点的去扶他起来,表忠心的则是摩拳擦掌。

“你们要以奴欺主?看见五六个人围了上来,段风忍住了再次施展拔舌的冲动,声色俱厉,“我一个条子递给执法长老,你们就要被挑断脚筋,信也不信?

这群气势汹汹的奴仆立刻如同中了定身法儿般定住了,面面相窥,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哼!废物!段风冷哼了一声,随后大踏步走了。

段天被气得是浑身发抖,却也不敢再次动手。

“少爷,您也别生气,想要教训他很简单,我们只要……

就在段天气得吐血之间,一个身体强壮,好像护卫一般的奴仆说话了。

“对对对,这番他死定了,就暂且让他嚣张几日!

段天翻身起来,回去了。

而此时刚刚走进家族店铺的段风,却不知道有一个阴谋正向他悄然逼近!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