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病弱厉少恋妻成瘾

>

病弱厉少恋妻成瘾

青丝如墨 著

厉少寒 洛小蝶 现代言情 病弱厉少恋妻成瘾

主角是洛小蝶厉少寒的现代言情小说《病弱厉少恋妻成瘾》,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青丝如墨”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如果有选择,谁会愿意嫁给一个快要死的人,谁又愿意新婚就成了寡妇。洛小蝶原本眼神哀伤,却在想到那豺狼一般的父亲和后妈时,她的眼神立马变得狠厉。哪怕葬送她一生的幸福,属于她和妈妈的,她全部都要夺回来!嫁给厉家快要断气的少爷只是她复仇的第一块踏脚石。在众人的议论和哄笑声中,洛小蝶被送进了新房...

来源:黄钰洁   主角: 洛小蝶厉少寒   更新: 2022-12-12 17: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名叫做《病弱厉少恋妻成瘾》的小说,是作者“青丝如墨”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洛小蝶厉少寒,内容详情为:“嗯”“我外公是天虹集团的前董事长,外公去世后,天虹集团便继承给了我妈!我妈也在那个时候爱上了我爸,我爸是天虹集团的一个小保安,跟我妈结婚之后,我妈便开始教他熟悉天虹集团的业务,因为爱因为信任,最后将天虹集团全权交给了我爸,她则做起了全职太太……后来,我爸借口说天虹集团负债累累,我妈也可能会受牵连,说是为了不连累我妈?跟我妈假装离婚,让她净身出户,这样一来,就算天虹集团出事了,我妈也不会受到牵连...

第4章 来自厉少的威胁

“寒儿……接着,李云儒悲伤的声音响起。

“啊!我的冷儿子!李茹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刻,但当她进门看到床单上触目惊心的血迹时,还是惊呆了。

李瑟娥·韶涵毫无生气地再次躺在小蝶的怀里,李云儒不禁流下了眼泪。

原本优雅的淑女,此刻已经变成了悲伤的慈母。

她蹲在地上,被李少汉抓住了双臂,后者原本在洛小蝶的怀里。

“韩儿,医生说你三天后就要走了,可是妈妈没想到这一刻来得这么快。

呜呜……“去叫李医生来!李云儒对身后的仆人喊了一声。

“是的,夫人!仆人回答了李云儒,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大约五分钟后,一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子来到李少汉身边。

此时,李少汉已经被别墅里的仆人们套上了席梦思。

脸上的血被擦干净了,弄脏的床单也换了。

他躺在席梦思上,优雅高贵,看不出一丝尴尬。

看得出来李云如很爱他。

医生李正在给李少汉治疗,罗站在一旁看着。

那个人,刚才还活着,突然就倒下了,有点难以接受。

但是,李少涵死后,没有人会把她当神经病一样折磨。

只是,李少汉三年前的所谓故事,罗还是很好奇的。

她从未出过事故,也没有失忆。

难道是李少涵眼睛不好,认错人了? 估计只有李少涵知道答案,但他会带着这个秘密沉默。

李云如在仆人的搀扶下站着,不时用手帕擦眼泪。

几分钟后,李医生直起身子,走到李云如身边。

“李医生,到底怎么回事?韩儿以前从来没有吐血过!还没等李医生开口,李云儒就焦急地问道。

“恭喜你,赫尔希太太。

“”…李云儒一脸不解地看着李博士。

洛小蝶也觉得莫名其妙,厉少寒都死了,他却在这种场合保持沉默。

“李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邵丽的生命指标恢复正常!“嗯?李云儒惊叹不已。

仆人们也奇怪地面面相觑。

李云如激动的双手颤抖:“你…你是说韩儿还活着?“目前是这么回事。

“李云如高兴极了,突然一把抓住身旁丫鬟的手,激动地说:”曹姨娘,你听见李医生说韩儿还活着吗!曹阿姨激动的眼里满是泪水。

她毕竟是看着李韶涵长大的,李韶涵病了,心里一直很沉重。

兴奋了一会儿,李云如突然看着李博士,问他:“李博士,涵儿不会死吧?“是的,夫人。

“可我之前不是说韩儿活不过三天吗?李云儒疑惑地问道。

李医生沉思了一会儿,但他的脸上充满了疑惑:“邵丽的病很奇怪,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康复了。

不过,在我来之前,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他…吐了一大口血。

罗忍不住插嘴。

李医生一听,马上对李云如说:“太太,可能是吐了血。

这种现象在医学上被称为奇迹,邵丽真是有福了,致命了。

“李云如脸上挂满了笑容:”我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哈儿活着就好。

“洛小蝶是莫名其妙地沉重。

我以为李少涵已经死了,她以后可以过平静的生活了。

但他活了过来。

那么,她以后会每天面对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吗?然后,天天和他睡觉?小蝶无法接受。

这时,李云儒突然抬头看着洛小蝶。

“小蝶,会去客厅找我。

“她的眼神很奇怪。

“是的! 洛小蝶心中疑惑,但还是应了她。

“李医生,韩儿什么时候醒?李云儒期待地看着李博士。

“随时可能醒来。

“好好好…李云儒兴奋的连说了三遍。

-在客厅 李云如穿藏青色旗袍,品茶淡雅。

小蝶坐在李云儒的对面,他的焦虑在他的心中闪过。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李云如找到她不会有什么好处。

“罗小姐,你不会认为冷子醒过来跟你有关系吧。

李云儒刚一开口,罗就嗅到了不好的意思。

“夫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李云儒把手绘青花瓷茶杯放在茶几上,接着说:“汉大明朝大,所以他起死回生,并不是因为娶了你。

你明白吗?“夫人,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洛小蝶不知道李云儒为什么这么优秀。

这时李云如又补充道:“你要是能这样想就好了。

既然韩儿没事,你可以走了。

“走?洛小蝶满眼的疑惑。

李云儒露出了一丝冷笑,“罗,你是什么身份,还有我们韩儿家族是什么身份?如果不是因为汉纳的敏捷…你以为你这种身份的女人能进得了李家的门?小蝶心里一沉!她什么都做了,却不知道李云如会过河拆桥。

所以,她的所有计划都因为李云如的过河拆桥而功亏一篑!罗突然感到心灰意冷。

如果我知道这一点,我会保护她的清白,如果我杀了她。

在垂下眼帘的那一刻,罗有些沮丧地说:“可是,我和已经结婚了。

话刚说完,李云儒突然从包里拿出一盒避孕药,放在茶几上:“吃了这个,你就和哈儿没关系了。

“”…洛小蝶咬着嘴唇,心情很复杂。

有钱人都这样。

他们反目成仇,和她父亲一样冷酷无情。

李云如看出罗的不情愿,便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在她面前:“这是补偿你的。

罗双手激动地握在一起,李云如的态度如此坚决,她意识到,通过雪莉家的敲门砖报仇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样的话,这个家就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于是,伸手把避孕药拿在手里,然后当着李云如的面吃了。

“你吞下去试试!然而,药还没放进嘴里,耳朵里突然传来一声冷饮!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