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上京春事宁朝阳江亦川

>

上京春事宁朝阳江亦川

白鹭成双 著

上京春事宁朝阳江亦川 古代言情 宁朝阳 江亦川

小说《上京春事宁朝阳江亦川》是作者“白鹭成双”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宁朝阳江亦川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这一树?”“不对,往左。”“这一树?”“再往左。”纳闷地朝她指的方向再迈一步,就撞着了个人。背着药箱的小大夫,清清瘦瘦,被撞得侧过身,雪白的衣袍跟着泛起涟漪...

来源:黎怡叶   主角: 宁朝阳江亦川   更新: 2022-12-12 17: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上京春事宁朝阳江亦川》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白鹭成双”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宁朝阳江亦川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三月春时,上京的桃花开得极好,繁繁灼灼,夭夭蓁蓁宁朝阳双手托腮望着车外,笑眯眯地夸:“真好看”小奴立马叫停车:“我去给您摘两枝”她伸手指了指:“要那边的”“这一树?”“不对,往左”“这一树?”“再往左”纳闷地朝她指的方向再迈一步,就撞着了个人背着药箱的小大夫,清清瘦瘦,被撞得侧过身,雪白的衣袍跟着泛起涟漪“就是这一枝”宁朝阳眼里泛光 ...

第10章 香甜的药

风吹过一缕青丝,轻轻掠过她的眼角。

宁朝阳没有回头。

他只是撸起袖子问:“沈玉仪要告我?

“不。

他慢慢走过来,在她身后不远处停下。

“我就是觉得有道理可讲,没必要欺负。

朝阳笑道:

她攥着拳头说:“他欺负人你不出来,我欺负回去你就有话说了。

今天这一幕,谁弱谁就是被拖走的那个。

她只是学着赵朗将军的样子。

他不去问世界为什么会这样,只问她为什么会这样。

太荒谬了。

沈艳明一怔,回头看了看地上挣扎的痕迹。

他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她攻击赵郎等人的场景,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

我张嘴想解释,但这个人把车停在了我前面。

窗帘落下时,我什么也看不见。

马车缓慢地返回。

程和雪儿缩在车厢里,瑟瑟发抖。

“宁大人。

她哭丧着脸说:“我真没用。

不要生气。

宁朝阳觉得好笑:“你看我哪只眼睛生气了?

两只眼睛都能看到!

她咽了口唾沫,试图解释,“今天,所有的大人都出去忙了,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

我身上没有令牌,所以不能出动城防……

“成大人。

宁朝阳打断她,“嫁祸是长公主的事。

你不用在这里跟我解释。

程幼学哽咽了。

她是风陵阁里胆子最小的一个,在赵郎将军面前还能撑得住,却撑不住宁大人的面子,嘴角一扁,哭道:“宁大人,对不起。

宁:?

原本糟糕的心情,在这串眼泪中变得更糟。

她弱弱地问:“在你眼里,我是魔鬼吗?

号码

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程幼雪觉得她很喜欢宁大人,喜欢她无所畏惧,无论什么都能做到最好。

我也喜欢她的武功。

她总是保护自己。

但是但是。

看着她冰冷而恐怖的眼神,程哭得浑身哆嗦了一下。

真的很吓人。

马车突然停在十字路口。

“下车。

宁朝阳路。

如获大赦,程幼学连连向她敬礼,然后卷起她的长袍,转身就跑。

——朝夕相处的女军官还怕她。

宁朝阳靠在车上,冷冷地想,可能是她的行为有问题。

那个男的沈艳明说要惹她,结果不会。

要说他是真心劝解,她也觉得不应该。

也许它只是想帮她。

她脾气不好,霸道无理,仗势欺人。

她知道的。

那又怎样?

黑着脸拉下窗帘,宁朝阳揉了揉额角闭目。

车厢摇摇晃晃的,不知道往哪里走。

她没问,但她很生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轮子突然又停了。

朝阳不悦地睁开眼睛,刚想张嘴说点什么,就见车帘突然掀开。

一身白西装的人涌了进来,扶着窗台往上撑。

蒋医生伸出手,一脸严肃地探着她的额头。

“他们都没有痊愈。

你跑来跑去干什么?他有点生气。

“我不是在家里给你留粥了吗?

慢慢看到他的眉眼,宁朝阳顿了一顿,然后僵硬的嘴角渐渐软化。

“你怎么来了?她低声说:“我醒来的时候,院子是空。

“我一大早就来到了华明村。

江一川上下打量她,觉得不太对劲。

“有人欺负你?

简单的六个字,听得宁朝阳心里生闷气。

她的眉毛变软了,她高兴地点了点头。

“嗯。

“刚才有人欺负我。

单纯的小医生一哭就信了,马上给她把脉,拿出那瓶珍贵的保魂丸塞到她手里:“不知道是什么毒,你先吃了保命。

拿着一个小瓷瓶,她一脸担心:“平手分数?

“这次不行,吃了就行。

你无法抗拒。

宁朝阳咯咯笑道。

“你在笑什么?江一川后知后觉地后退了两英寸。

“你又骗我了?

“不,她说,“我只是觉得快乐。

世界上有香甜可口的药,她找到了。

多么幸运。

轻轻摇晃着瓶子,她深深地看着对面的人。

蒋医生看着他,有点不知所措。

他抓着袖子生气地说:“你再骗我,下次我就不相信你了。

“嗯嗯~她的结局涨了,她还想再逗两句,余光却瞥见了他的衣袖。

“怎么会这样?她伸出手,点燃了他袖口上的污泥。

提起这一茬,江宜川神色黯淡。

“进京药材价格猛涨,再穷的户连一副药都凑不到。

他说:“我想去山里碰碰运气。

宁朝阳听得奇怪:“看病不是只要写个处方就行了吗?

“可以,但只有没有药材的药方救不了人。

他垂下眼睛。

“穷人生病是紧急情况。

如果没有药可以克服,那就太惨了。

“……”

她开心地摇了摇头。

这个人知道自己也过得不好,但还是看不到人间疾苦。

他一个人上山能吃多少药,能救多少人?

我劝他老老实实收钱,话到嘴边,宁朝阳又咽了回去。

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

终于有一个坚持自己内心的男人,他要改变他所做的事情。

“你先回去。

江一川说:“我中午也回去。

略微思考了一下,她点点头说:“好吧。

这位富有同情心的小医生下了马车,又急匆匆地向山上走去。

宁朝阳靠在窗边,看着那个雪白的身影。

他想了一下,告诉司机:“派人去安永广场买些常用药材,送到华明村口。

“是的。

这不是为了讨好谁。

朝阳勾勾嘴唇,心想,为官一任,为民一任,虽难济民,一村所需之药,仍不在话下。

回到城里,她心情很好,在巷子口等着。

预计中午会有人从分公司欢天喜地地回来。

白袍一扬,她羞涩地站在车前,故作镇定地说了声谢谢大人。

一定比枝头新盛开的桃花好看。

她想看个够,然后她会和他一起回小屋去尝尝那盘野菜的味道。

想着,宁朝阳忍不住为他的精巧安排抚摸双手。

然而,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那个答应回来的小医生再也没有出现。

眼看中午就要过去了,宁朝阳盯着巷子口来来往往的人群,突然有点不安。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