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霸道总裁›少夫人她又穷又抠

>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

何小 著

何小燃 周沉渊 少夫人她又穷又抠 霸道总裁

书名叫做《少夫人她又穷又抠》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霸道总裁,作者“何小”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何小燃周沉渊,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那什么,我怀孕了。”周沉渊直接说:“怀孕跟我讲什么?”何小燃怒道:“我X,我一个人能怀孕呢?打胎钱你总得出一半吧?”周沉渊冷冷回答:“给我下药的时候,可没说这种钱还要我出!”何小燃一窒,“周少爷,要我说多少次,那是意外!”“你这种女人,卑鄙龌龊心思歹毒,为了达成目的不折手段,还敢说意外?”接着何小...

来源:黄钰洁   主角: 何小燃周沉渊   更新: 2022-12-12 17: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霸道总裁《少夫人她又穷又抠》,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何小,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何小燃周沉渊。简要概述:“阿渊,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晋极问边上怀易也有点发怵,这一出手就是三千万,到底什么来头啊?这赢了是三倍的赚,可同样的,输了也是三倍的赔啊!他小心的提醒了一句:“我这边有小道消息,说魔鬼瞳以前都打国外比赛,是泰国那边地下拳组织专职培养出来,被老板看中挑回来的那是经过专业训练,而且,这一站会帮她打开国内市场,胜算极大”怀疑真是好心,这好歹是跟着晋极一起来的人,万一赔了,他这个...

第7章屋里藏了干饭人

“何小然,你想死吗?周元大怒,朝她走了两步:“你相信老子现在……

“哎!何小然转过身来,把一根手指放在胸口,推开一点点,戳着说:“你怎么能为自己的烂技术感到羞耻呢?我不会跟你来第二次了。

“不要脸!周元脸红了。

“你是个刻薄的女人。

你父母怎么一开口就教你这种事?

“哦,周老爷不知道吗?何小然施施然说道,“我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

没人教我也能这样长大,真是太好了。

她朝电梯走去:“你不能因为我技术差,就怪我这块地不好耕种。

你看你技术这么差,地还在发芽。

只能说土壤肥沃!

“不要跟着我。

我太迷人了。

我怕你会爱上我,而你又无法摆脱。

她漫不经心地挥挥手:“走吧。

周元气得直哆嗦:“你不看看你长得什么德行,我瞎了眼才会爱上你。

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你——

他指着她的后脑勺骂她:“丑!

何小然走进电梯,一转身,眼睛打起了瞌睡,有力的一击:“你还丑吗?

周慎远:“我……

他小然进了电梯,并将电梯门关上。

周元的反击还没来得及出声,他就暴跳如雷,在原地跑来跑去:

“走吧!把那个女人给老子弄来,老子的话还没说完呢!

所以,他刚一出电梯,就被迎面而来的人堵了回去,拖到了周慎远的面前。

周元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在她的哎哟声中,他把她拖到自己面前:

“何小然,要不是你无耻的给我下药,你以为我愿意吗?现在你敢诬告了。

要不要一张脸?

何小然觉得她的鼻子呼吸不畅。

她转身挣脱:“你让人把我拽回来就为了跟我说这个?

“我没跟你说话,我单方面骂你!

“你一个大少爷,骂女人还觉得挺光荣的?

“反正骂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也不丢人!周元冷笑:

“我只想告诉你,我是你这辈子都得不到的男人。

我一眼就能看穿你的任何阴谋诡计。

你不会来找向晓吧!

杨帆点着头,她知道,小男人不行。

像周慎远这种富家子弟是不能有的。

任性,自负,自以为是。

她点点头,“是的,是的,我知道。

你说的都是对的。

然后…我能去吗?

“不行!袁走上前去,对何不留情面地说,“凭什么要你先走?你脸大吗?我得先走了!

他放开了小然的胳膊,站在那里看着他愤怒地离开,目瞪口呆。

过了一会儿,她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好了好了,你脸大,说的都是对的……

回到病房的时候,我正在一边打点滴一边看书。

大头盔一动不动地坐在角落里,它的头骨靠在墙上,就像一个个人头盔支架。

何小然接过他的包和外套,伸手在他的大头盔上拍了拍。

“走吧。

我转过头说:“一会儿给你带饭。

有什么事给我发消息。

他说着,把头盔拽了回来。

在路上,周慎远的电话来了,他用慈善的语气说话:“在哪里?我会叫人送你回周的家。

现在你……

“别走!

没等周慎远再说话,他小然就直接挂断了。

跟在后面的人小心翼翼地问:“少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做什么?当然是去见一个人。

她说不去就不去了?周元绷着脸嘀咕道,“找个人真不好。

你得找个疯婆子。

这句话是他对老人的抱怨。

很少有迷信到这种程度的。

“少爷,你爸爸听了会不高兴的。

身边的人小心提醒你。

“哦?你怎么知道老人会听到你?周元抬了抬眼睛,微微抬了抬眼睛,带着一丝冷冷地向四周撇了撇眼睛。

周围的人连忙点头:“师傅,我错了……

“滚出去。

当驾驶门打开时,汽车只是短暂地停顿了一下。

男子被从车上踢了下来,打了个滚,从路边爬起来,站着看着车辆离开。

三百平的楼层,极简奢华的装修风格,亮灰色为主调,大而明亮。

光玄关的空地方几乎和林家别墅的客厅一样大。

何苗换上拖鞋,一头扎进卧室,找了个舒服的僻静角落,却不肯从窝里出来。

现在是晚饭时间,厨房里有人。

刁的母亲是周慎远的贵人母亲安排的。

她四十多岁,皮肤白皙。

目的是照顾这对年轻夫妇的日常生活。

虽然仆人跟着主人,眼高于鼻,但她的优点是从不多话。

这件事元从来没有来过,周家也不知道。

刁的母亲是难以捉摸的,他在呆了一个多月后只见过她两次。

当何从浴室出来时,她听到了关门声,刁的妈妈做好饭走了。

姐妹俩正在吃晚饭,门锁突然“滴水,有人从外面开锁但没打开。

不一会儿,摔门的声音传来,周慎远愤怒的声音响起:“何小然,开门!

正在吃饭的何苗“咻的一声站起来冲进卧室,砰的一声关上门。

他小然把门打开一条缝,用脚把门卡住,周慎远站在门外,身后跟着一群黑压压的人。

她警惕地问:“你又想干什么?

“这是我的地方。

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你是,周慎远怀疑地看着她紧张的表情。

“你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谁在偷偷摸摸?直接说吧。

他小然卡住了门,不让他进来。

周慎远推门,但没推开。

“开门!

他小然打不开它。

“有话要说。

你一定要进来干什么?

这么多天没来,今天何苗在就来了。

怎么了?故意的,对吧?

周元被她的愤怒所嘲笑。

“更何况,我还得经过你的同意才能回我的家呢。

不开门是吧?

他小然的眼睛是警惕的。

袁退后几步。

“给我把门拆了。

话音刚落,几个黑西装的人蹦了出来。

何见状,拼命的抵住门,在黑西装即将突破防线的时候,猛的往后一退。

然后他像报复一样看着地上金字塔的黑西装,下意识的在卧室里挡了一下。

周元满腹狐疑地进了门。

他双手背在身后,不着痕迹地扫了一圈。

桌子上有两套筷子,一碗饭是尖尖的。

真是胃口大开。

这个房间里肯定藏着人!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