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尹安卉陆修北

>

尹安卉陆修北

桃三月 著

尹安卉 尹安卉陆修北 现代言情 陆修北

现代言情小说《尹安卉陆修北》,是作者“桃三月”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尹安卉陆修北,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对对对,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就该狠狠打!”尹安卉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后听着外面几个女人肆无忌惮的议论,谁能想到,两个小时前,这个身体换了芯子?她刚参加完一场国际性质的医学学术交流会回国,去机场的路上遇见车祸,醒来就魂穿到了这个也叫尹安卉的小媳妇身上。她用两个小时时间,勉强接受自己穿越到了一九七七年的...

来源:黎怡叶   主角: 尹安卉陆修北   更新: 2022-12-12 17: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尹安卉陆修北》,由网络作家“桃三月”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尹安卉陆修北,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第12章钟志国叹口气:“昨晚我们都忙着抢险救人,送医院来的是县医院的车,他们肯定是直接去市一院的只是没想到市一院水平这么差”宋凯也是被吓了一头汗:“不至于啊,那边医生还是挺厉害的,就给周队看病那个医生,好多人拖关系找他看病呢”这就让尹安卉很想不通了,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内出血,为什么会误诊成是腰椎受伤?不由脑洞大开:“难道是故意谋杀?”钟志国直接摇头:“不会的,这么明显的谋杀谁敢?”尹安卉心里想...

第2章

尹安慧被烟呛着了,听到门响,她看到门口有个高大的身影,因为对着灯光看不清她的脸。

但我也从原主人的记忆中知道,这是原主人的丈夫,卢秀贝。

太突然了,她还没想好怎么打招呼。

刘秀北已经快步进来,放下手里的饭盒,迅速打开门窗,然后过去检查炉子。

深色的煤早早地把燃烧的树枝踩灭了。

知道尹安慧不会搭理他,也不会主动找他搭话,她默默拿起火钳,又开始点火。

尹安辉尴尬地站起来,走到一边。

房间里的烟散了,光线变得更亮了,他可以清楚地看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样子。

我的眉毛很清晰,我的鼻子很直,我的嘴唇很直,带着一些严肃和正直。

皮肤是非常健康的小麦色。

一向挑剔眼光的尹安慧,觉得吕秀北无论长相气质都是长在她的审美点上的,但现在这个年代没心情谈一场跨时代空的恋爱,而是想着怎么改善和这个男人的关系。

毕竟她需要这个男人的帮助,才能在这个一无所知的年代生存下去。

呆呆地,刘秀北又燃起了火,隐约看见了灶台里的火苗,于是起身看向一直站在旁边的殷安惠。

尹安辉大吃一惊,回来后没有摔门回屋。

看着她一向漂亮的白净的脸上满是烟灰,她转身走到门口的脸盆架上洗了手,又换了一盆水,在保温瓶里倒了热水。

我转过头,平静地看着尹安慧:“你要洗吗?

尹安慧愣了一下,有些受宠若惊的眼睛亮了起来,连连点头:“好的,谢谢。

毕竟原主人对他那么好,还会倒水给她洗脸。

这种气度非同一般。

尹安慧眼睛一亮,冲刘秀贝灿然一笑,赶紧过去洗手洗脸。

刘秀北悄悄看了尹安辉几眼,对他说了声谢谢,冲他笑了笑。

是第一次,但我就是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闷着头过去,把从单位食堂带回来的饭盒放在灶台上加热,又拉着袖子去拿了一颗白菜。

殷安慧洗手抬头一看,只见脸盆架前的墙上挂着一面小圆镜,映出她满是煤烟的脸。

难怪刘秀北要她洗脸。

真的很尴尬。

我匆匆洗了把脸,然后看着镜子里那张漂亮的白净的脸。

没想到原来的主人和她长得有些像,可是她已经快三十了,再加上后来快节奏的生活,她比原来的主人瘦了,皮肤也没有原来主人的莹亮了。

只是原主人可能经常发脾气,眉宇不够舒展,藏不住一股戾气,整个人有点乖张。

伸手抚眉也不好,经常生气发脾气。

尹安慧洗完脸,看了看挂在脸盆架上的两条毛巾,一条是军绿色的,一条是白色的。

猜测白色的应该是原来的主人,接过来擦了擦脸。

转身看见刘秀北在切白菜。

军绿色羊绒衫的袖子在小臂上,露出结实的手臂,线条流畅,力量感十足。

切菜的动作娴熟快捷,白菜丝切的很均匀。

尹安慧心里叹了口气,果然,好看的人什么都好看。

只是因为原主人和男方的关系,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聊天。

我双手背在身后站了一会儿,才挪了挪身子:“那个…..需要我帮忙吗?

卢秀北愣了一下,抬头看着尹安辉:“你昨天说的不可能。

尹安慧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昨晚原主人和刘秀北吵架的原因是她想回市里工作,因为刘秀北的单位每年都给她家安排工作。

城市里工作的地方比较有限。

她听说今年有两个地方可以回市里。

一个是去市人民医院当护士,一个是去红星幼儿园当老师。

这些都是根据能力和资历,以及家庭困难来安排的。

不管在哪里,都轮不到原主人。

更何况,原主人的心思根本不是工作,而是想回城里看看她曾经的对象。

所以我向卢秀贝要了一份幼儿园老师的工作。

刘秀北淡定的拒绝了她,然后原主人就大吵大闹,往家里扔东西。

尹安慧想想就有些牙疼。

这都是什么?为什么你们都结婚了,城市里还有情人?

看到卢秀北的脸色凝住了,他赶紧摆手道:“不用,不用,我知道自己不能胜任这份工作,就交给有需要的人吧。

我只是想帮你做饭。

卢秀北瞥了她一眼:“不用了。

尹安辉站在一旁看着卢秀北做饭。

最后做饭的时候,卢秀北看到油缸里的油没了,就皱了皱眉头,去柜子里拿出一罐猪油,翻出一块放进锅里。

锅里加入姜蒜和干红辣椒,香味瞬间在空的空气中爆炸,直冲鼻端。

尹安慧觉得自己一定是饿坏了,对着一锅普通的炒白菜使劲咽了口唾沫。

午餐很简单。

卢秀北从食堂叫回了一份红烧肉。

肥肉比瘦肉多,颜色暗沉,味道不太好。

然后是炒白菜,主食是热腾腾的粗粮馒头。

尹安辉看着卢秀北热腾腾的馒头,主动收拾桌子,摆好凳子,去拿筷子。

刘秀北无意间看了看桌子上的两双筷子。

今天的殷安徽就是这么变态。

毕竟平时他在她面前呼吸,她会觉得空气越来越脏,变成乡下人的恶臭。

默默的摆好馒头和菜,尹安辉已经自觉的坐到了对面,盯着桌上的粗粮馒头:“真香,你真厉害。

刘秀北眉毛一跳,猜测殷安惠的变化。

我怕我想改变策略来达到我的目的。

依旧沉默的在尹安慧对面坐下,拿起馒头结结巴巴的。

殷安慧没有被切割的感觉,她尽力了。

对面的男人此刻一定有所防备,猜猜她在玩什么把戏。

我默默的咬了一口馒头,看着黄灿灿的馒头,咬到嘴里却又干又硬,咽了下去,有些刺痛喉咙。

和她在餐厅吃的软软甜甜的玉米面包子不一样。

伸长脖子咽下去,然后赶紧端起碗喝了两口水。

刘秀北看了尹安徽一眼,垂下眼皮,继续吃饭。

当他们两人正默默地吃晚饭时,一个女人在门外喊道:“周队长,你在家吗?

她的声音很焦虑,还流着泪。

《尹安卉陆修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