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姜鸢季宴舟

>

姜鸢季宴舟

许天齐 著

姜鸢 姜鸢季宴舟 现代言情 许天齐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姜鸢季宴舟》,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许天齐姜鸢,是作者“许天齐”独家出品的,小说精彩片段:”“你说什么?”许天齐有些疑惑,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开什么玩笑?”许妍菲轻轻的嗤笑了一声,显然根本就不信,“你脸上有那么大的一个胎记,怎么可能演戏?”“徐导说,这个胎记不是问题。”姜鸢平静的解释,“反正镜头吃妆,到时候底妆上厚一些就可以了,实在不行,大不了逐帧修图。反正T.S的投资很多,还可以随时...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许天齐姜鸢   更新: 2022-12-13 16: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姜鸢季宴舟》的作者是“许天齐”。故事梗概:”“你说什么?”许天齐有些疑惑,似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开什么玩笑?”许妍菲轻轻的嗤笑了一声,显然根本就不信,“你脸上有那么大的一个胎记,怎么可能演戏?”“徐导说,这个胎记不是问题。”姜鸢平静的解释,“反正镜头吃妆,到时候底妆上厚一些就可以了,实在不行,大不了逐帧修图。反正T.S的投资很多,还可以随时...

季先生不禁撩全文第25章

“躲起来。季宴舟当机立断的说着,此时让她出去,肯定要撞上老爷子。

“啊?姜鸢一愣。

“我让你找个地方躲起来!季宴舟的语气有了轻微的不耐烦。

姜鸢被他的语气弄的有些紧张起来,可是左右打量了一下,都没有找到能藏身的地方,只有面前这张桌子够大……

电光火石之间,她忽然双手一撑爬上了桌子,然后灵活的转了个圈,轻松的滑到季宴舟的怀抱里。

“你……季宴舟意识到了她的意图,但是已经阻止不及了,开门声就在这个时候响起。

“嘘……姜鸢做了一个手势,接着无比利落的往下一钻,藏在季宴舟的座位和桌子之间。

季宴舟眉心紧蹙,神色阴郁,大有把这个女人捞起来的冲动。

但是老爷子已经推门进来了,他要是在这个时候把这个女人从桌子底下捞出来,绝对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何况他跟这个女人本来也不清白。

………………

季老爷子纪九祥已经年近八十,但身体还很硬朗,看起来精神矍铄,颇有威严。

他甩开管家的搀扶,利索的走了进来,重重的哼了一声。

季宴舟腿上压着一个女人,没办法站起来,只好微微一笑“爷爷,您怎么来了?

“我来了,你就是这个态度?季老爷子见他依然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心里老大不爽。

“哦,刚刚一个姿势保持的太久,腿麻了。男人面不改色的说道,“这点小事,您不会和我计较吧?

老爷子给了他一个白眼“你要能让我抱上重孙,你让我给你下跪都行!

管家靳叔给他拿了一张椅子,放在书桌前,老爷子坐下来的时候,又重重的哼了一声。

“爷爷,您言重了。季宴舟淡淡一笑,“您是来视察的么?公司最近发展的不错,我让孙烨拿上一个季度的报告给您?

“不是。季老爷子闷声闷气的说道,“我不是来视察的,公司交到你手里,我很放心。我为什么过来,你心里清楚。

季家就他们祖孙两人,老爷子年纪大了,公司的事全都落在季宴舟的身上,所以就连他都很难见到季宴舟的面。

前几天好不容易季宴舟有空,回老宅吃饭,心急的季九祥就给他弄了一点助兴的药物,他也没想到,就这样,这小子都能开车跑掉,他好不容易找来效果超群又不伤身的药就这么浪费了。

更让他生气的是,之后季宴舟就以此为借口,怎么也不肯回老宅,打他电话也基本上没两句就挂断。气的季九祥吹胡子瞪眼,依然毫无办法。

偏偏季宴舟的体检报告也显示一切正常。所以,归根结底就是这小子不肯亲近女人。

想到这里,季九祥生气之余,还有些心酸。

“我不清楚。季宴舟语气冷淡,“如果没事的话,您还是回去吧。

季老爷子瞪了他一眼“你别给我装傻!你说说,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不管人家多大岁数,结婚还是没结婚,我都能给你弄过来。

“爷爷,您操心太多了。季宴舟神色不变,“我都没兴趣。

老爷子忍了又忍,到底还是没忍住“是不是因为凌家那个丫头?

季宴舟略一挑眉,“谁?

“别给我装傻,是不是因为凌羽潼那丫头?

季宴舟眉心舒展开,语气依然冷淡“不是。

“怎么不是?当初我把她订给你,你不是没反对吗?结果那丫头不肯嫁给你,跑国外去了。后来我再给你订别人,你就怎么都不肯答应,不是她又是因为谁?

老爷子拧着眉,“要是非她不可,我也能给你弄回来,她不乐意我也能叫她乐意了!

季宴舟忍不住笑了“爷爷,您一辈子的名声,难道打算砸在这上面么。

“我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季老爷子简直要被他气死。

“您放心,跟她没关系,你把她弄回来我也不会娶的。季宴舟的耐心已经告罄,“如果没事的话,您就回去吧。

“我今儿偏不走了!老爷子冷哼,看向管家,“老靳,去外面找孙烨把报告拿过来,我在这里慢慢看。

“是。靳叔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季宴舟无奈的抚了抚眉心,一低头,就撞上女人湿漉漉的眼睛。

大概是因为听到了他和老爷子的对话,此时她的眼神里有恍然,又有不可思议。

季宴舟隐约能猜到她的小脑瓜里面都在想什么,目光沉了沉,染上了一丝警告的意味。

结果女人吐了吐舌头,还冲他眨了眨眼睛。她的睫毛很长,从这个角度看去,更是长的不可思议,眨眼的时候,仿佛每一下都挠在他的心尖上。

季宴舟心里一热。

“宴舟,你以为我在担心咱们季家后继无人吗?老爷子还没有放弃说服他,继续苦口婆心,“我这把岁数了,还能活几年。我是担心你,等我也走了,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还承担着那么大的压力,我这是心疼你啊。

季宴舟喉结滚动,目光暗沉“爷爷,您多虑了。

嗓音已然染上了一丝沙哑。

季老爷子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对劲,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

“哎,你爸爸年纪轻轻就走了,我就他一个儿子,你爸爸也就留下你一个,咱们季家这些年不容易。你二十二岁就接过这么大的摊子,整整五年了。看到公司在你手里发展的这么好,我又是欣慰,又是难过。老爷子叹气,眼底已经有了几分水光。

这小子和父母的缘分都浅,偏偏又身居高位,肩上背着这么重的担子,身边竟然没有可以让他放松和信任的人。

每次想到这里,季老爷子就觉得对不住他。

但是季宴舟此时已经根本听不进去季老爷子的话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