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偏执大佬宠妻成瘾

>

偏执大佬宠妻成瘾

佚名 著

乔谨川 俞宝儿 偏执大佬宠妻成瘾 现代言情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偏执大佬宠妻成瘾》,男女主角俞宝儿乔谨川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佚名”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属于俞宝儿的洞房花烛,没有她想象中那般羞怯融合着亲密,只密密麻麻的疼,和男人那双黑漆漆的,没有半分感情的眼。自己什么时候晕过去的,俞宝儿都不记得了。她不敢动了,疼痛逐渐散去,初熟樱桃一般粉嫩红润的唇瓣幽幽吐出一口气。双唇呐呐的说着:“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你们在哪里呀……”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来源:黄诺先   主角: 俞宝儿乔谨川   更新: 2022-12-13 17: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佚名”创作的《偏执大佬宠妻成瘾》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回江景别墅的路上,俞宝儿接到了大哥俞元嘉的电话,挂掉电话之后,表情复杂的垂下眼睛,看向窗外一言不发乔谨川开着车,却不难发现小妻子的不对劲车子在前方掉头,疾驰而去渐渐的,俞宝儿发现路边的景象开始变得陌生,打开窗户,夹杂着淡淡海腥味的风扑面而来!她诧异的转过头,“不回家吗?”“程凯炀刚开了一家海边餐厅,主打海鲜,带你去尝尝”俞宝儿哦了一声,显得兴致缺缺,显然方才俞元...

第8章

乔反应迟钝。

她捂着脸站了起来,眼里含着一包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扫视着在场的人。

她被打了,最爱她的爸爸妈妈不但不保护她,还帮外人欺负自己!她忘记了对乔金川的恐惧,狠狠瞪了于宝儿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于宝儿淡定地看着乔的背影,蹲下来捡起她随手扔在地上的房本,走到乔明森身边。

文生道:“爹,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你在家心烦是我的错。

对不起,请拿着房本。

这不是我教你的原因。

乔明森看着递到面前的房间却没有回答,威严的目光顺着房间落到小女孩的脸上。

“我改变主意了。

这两本书从现在起是你的了。

傅权脸上看似平静,实则咬着牙。

这两处房产分别是成都最贵的别墅区华庭的一栋独栋别墅和成都滨海区的一栋带私人沙滩的海景别墅。

这两本薄薄的小册子,代表的价值超过3亿元。

对一个刚进门的媳妇来说是不是太过分了!但一想到站在她身边的那个人,乔家的长子,乔家的合法继承人,她明智地选择了忍这口气。

玉宝儿,重要的是她的男人。

不愧是和乔明森在一起多年的女人。

她很快调整好面部表情,用温暖的声音说:“说到这里,我也有一份礼物送给宝二,不过比起你父亲给你的那两栋别墅,就相形见绌了。

不要抛弃宝儿。

身边的仆人递过一个盒子,玉宝儿谢过,接过来。

傅全笑,“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俞宝儿依言打开,只见黑丝绒里子静静地躺着一只华丽奢华的钻石手表。

她惊讶地抬起头。

“傅阿姨,这…..宝二,不要拒绝。

这是我姑姑的一点心意。

傅全雅起身到她身边,拿出那块价值不菲的手表,戴在她身上。

手腕修长白皙,当你戴上一只满钻的手表时,光芒四射。

她深情地抱住了于宝儿的胳膊。

“如果真的很美,一件好事就要选对人,她笑着对乔明森说。

“对不对,老公?乔明森的脸色这才转了过来,满意的点点头。

傅权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滴着血 就像过去的每一次选择一样,她都成功地取得了乔明森的芳心,这也是她长期受到乔明森青睐的原因之一。

金川讽刺地笑了笑,揉了揉小老婆的头发。

“我们吃饭吧。

傅全礼道,饭桌上的气氛很和谐,并没有因为乔迪的愤怒而离开。

饭刚吃到一半,傅全问:“宝二还在上学吗?你对未来有规划吗?于宝儿嚼着嘴里的牛排,轻声说:“我是开学大三,还有两年本科毕业。

我想继续读研。

“你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幼儿恢复得很快。

“宝贝?她没想过这个问题,正在犹豫怎么回答,乔金川却轻描淡写地开口了。

“宝儿还小,还是个孩子,不急着要孩子。

玉宝儿意外的看了一眼男人的侧脸,心里瞬间闪过了什么,暖暖的。

傅权说着笑了笑,“金川还是个疼媳妇的。

看到你们两个形影不离,我和你爸爸就放心了。

而乔金川仿佛没听见,没有接话,而是夹了一块鱼放在小妻子的盘子里,“多吃点,太瘦了。

“饭后,我和乔明森聊了一会儿,才离开我的老房子。

这次于宝儿之行收获颇丰,包括两栋超豪华别墅和一块800多万的钻石手表。

一上车,她就摘下了耀眼的手表。

金川出乎意料地扬起了眉毛。

“不喜欢?“没事的,于宝儿平静地说。

“确实是难得的好东西,但是一个学生戴这么贵的表也太奇怪了。

还不如我几百块买的石英表呢,还那么重。

说完便把手表递给了他,“来,帮我收着点,我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哦对了,还有这个。

两个房间连同手表一起递给他,“这里。

乔金川没有回答,狭长的黑眼睛仔细看着他的小妻子。

那个精致的小鹅蛋,脸上神色平静,眼神清澈。

以他阴险的洞察力,可以断定她不是装的,而是真的不在乎这一切。

他很随意地接过来放在一边,很自然地握住她的手,捏在手心里。

“不喜欢?他的指尖有一层薄薄的茧,弄得她的手痒痒的。

“不是我不喜欢,而是我有没有这些东西对我的生活不会有任何影响。

还不如去看艺术展受益匪浅。

“乔金川嗯,他做了调查。

于宝儿以艺术文化双第一的优异成绩考上了中国最好的艺术大学。

调查之后他才知道,她小小年纪就已经在艺术界小有名气了。

几位殿堂级大师都曾亲口称赞过她的作品,说她有才华有灵气,前途不可限量。

我不敢相信他意外得到了一个好孩子。

微微勾唇,“给你开画廊?这样可以更全面的展示你的作品。

“但她实际上拒绝了。

于宝儿很认真的回答,“花廊是卖画的生意。

我只想画画,不想做生意。

“小倔。

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样子,乔金川看到了她在新婚之夜机智地咬着嘴唇。

他用心,伸出长臂,轻而易举地抱住她,坐在她腿上。

Les的后座空比较宽敞,他的车前座和后座之间有隔板,即使想做什么也可以打开。

于宝儿纤细的腰肢被一只铁臂牢牢禁锢,连呼吸都弥漫着他力量的味道。

她的脸颊突然变红了,她咬着下唇挣扎了几下。

然后她听到那个男人说:“现在我只想吻你,然后继续生活。

我不保证我是否会做其他事情。

她的心在颤抖,她的呼吸失去了控制,但她不敢动。

男人用大手捂住她的后脑勺,不许她退缩,低头捂住她的嘴唇。

接吻这方面,她太年轻,太陌生,太陌生,但她本能地不讨厌乔金川的亲近。

他很霸道,不讲道理,不像于宝儿认识的所有人,但他似乎并没有伤害她。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