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偏爱占有

>

偏爱占有

棠意礼 著

偏爱占有 小说推荐 李骄阳 棠意礼

最具潜力佳作《偏爱占有》,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棠意礼李骄阳,也是实力作者“棠意礼”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李骄阳:今晚我住西山院,把车开到那。棠意礼气的血液直冲大脑。……晚上八点整,棠意礼一身黑色裹身裙,朱唇绛红出现在西山别墅区。她抬眼照了照镜子,随即一双长腿从越野车里跨出...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棠意礼李骄阳   更新: 2022-12-15 16: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作者“棠意礼”的热门新书《偏爱占有》火爆上线,是一本小说推荐的小说。精彩片段如下:李骄阳:今晚我住西山院,把车开到那。棠意礼气的血液直冲大脑。……晚上八点整,棠意礼一身黑色裹身裙,朱唇绛红出现在西山别墅区。她抬眼照了照镜子,随即一双长腿从越野车里跨出...

偏爱占有免费阅读第10章 被迫

棠意礼和棠丰一起坐在宾利车的后排,车窗外,城市霓虹快速略过。

司机老黄一边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观察,大气也不敢喘。

车子里气氛凝重,起因是刚刚棠总提了一句“去李家。

就这三个字,把棠意礼给点燃了,父女两人大吵一架。

可车子,还是向着西山别墅的方向驶去。

眼瞅着快要到门口了,僵持不是办法,棠丰率先开口。

“阿梨,你就不能体谅一下爸爸吗?现在生意多难做,能和李家联姻,保住丰棠集团,也是保住了你的优越生活。

棠意礼面无表情“你这叫卖女儿。

这句话戳人肺管子,棠丰深吸一口气,缓了缓。

“我知道,李骄阳花心,那事让你挺恶心的,但咱们这样的出身,眼光要放长远。

棠丰也算苦口婆心,但棠意礼始终没有反应,眼睛一直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当爹的,也知道女儿心里不自在,不再多说,像小时候一样拍拍女儿毛茸茸的头。

“你这么任性,除了我,谁还能包容你,一会进去把这狗脾气收起来,听到没有?

棠意礼仍然一言不发。

棠丰摇摇头。

下午接到电话,是李家的秘书打来的,说是想聊聊原料采购的问题,事关几个亿的大项目,棠丰受宠若惊,自然连连答应。

可临挂电话时,人家又说了好久不见棠小姐,不如一块带过来,和李董夫人叙叙旧。

李家从来就不是好对付的,今晚这一趟,显然人家是为了棠意礼。

宾利径直开入庭院,下了车,有佣人来接引。

路过泳池时,棠意礼下意识还看了一眼,心底冷笑。

大宅里,灯火通明的,李家三口人都在等他们父女两人。

大家寒暄过后,坐下来,一套高冲低泡的动作下来,每个人捧了一杯香茗,慢慢品起来。其间,李骄阳的目光就一直没离开过棠意礼。

棠丰暗自皱眉,不好发作。

李舟译对儿子那点破事,心里也是门儿清,自家理亏,他干脆也不拿架子了。

他开门见山“阿梨,还生李骄阳的气呢?

棠意礼眼观鼻,鼻观心,捧着茶盏不说话。

棠丰含笑“小孩子闹别扭,过几天就好了。

李家夫妻相互对视,又去看李骄阳。

李骄阳会意地笑笑,起身坐到棠意礼这一侧的沙发扶手上,双手捧茶“老婆,我错了。

青花的小盏,递到棠意礼跟前。

李骄阳“给棠小姐赔罪。

棠意礼始终没动,也不去看他。

李母看不过去,凉凉开口,“男人爱玩是天性,骄阳那么一点事,也至于死抓着不放么?

棠丰脸色略微不太自在。

场面一时有点冷。

李舟译自斟自酌,轻轻说。

“现在市面上,纺织品牌那么多,竞争激烈,可我唯独看上你们丰唐集团的面料,质美、价廉。

棠丰眼皮一跳,已有预感。

放眼国内奢侈品江山,李家就占据半壁,甚至还是好几个世界顶奢品牌的股东,丰棠纺织作为面料供应的上游企业,一向是要看人家脸色。

果然,就听李舟译说道“最近我们打算采购一批棉纺织品,如果棠总要是有兴趣,明天来我办公室,咱们可以聊聊……

棠意礼抬头,辉煌的灯火里,李骄阳目光灼灼地望着她,似笑非笑。

她已经无暇去听棠丰怎么回应,脑子里一片混乱。

那天在机房门口,李骄阳的话正在一步一步的落地,逼自己到绝境——

“意思是,我不分手,你就还是我的人。在A大,在京圈,我看谁敢碰我李骄阳的妞儿。

话音尚在耳边。

棠意礼仿佛看见自己站在万仞峭壁之上,身后李骄阳正在缓缓逼近。

好像在说你只有我这一条生路。

这些年生意难做,能够接到李家给的这单生意,无疑是巨大的诱惑。

棠丰父女的沉默,就让李家三人觉得,此行的目的达到了。

棠丰和棠意礼被主人热情的送了出去。

临上车前,李太太笑得颇为得意,拉着棠意礼的手,说。

“阿梨,你爸爸单身一个人带着你,又经营那么大一个公司,很不容易,所以,你也要心疼长辈,以后可不要乱发脾气了。

她与李骄阳之间,明明是背信弃誓的决裂,在李母口中,却轻飘飘地就变成了她乱发脾气的胡闹,男方责任消解于无形。

实在是荒唐可笑,甚至是无耻。

棠意礼抽回手,率先上车。

棠丰向李家三人颔首,说了句“告辞。转身上车离去。

车子碾压过鲜绿色的停车坪,驶出庭院,李太太换了副嫌弃面孔。

“没妈的孩子,果然教养差,连句再见都不会说。

李舟译眼中带刃,冷冷看了眼李太太,背手走回宅邸。

李太太赶紧噤声,想向儿子搬救兵。

李骄阳收回视线,不耐烦道。

“以后不要总在背后这么叫阿梨,什么没妈的孩子,他们父女最听不得这个,要是惹急他们,别说拿出上亿的合同,就是把李家都送给人家,人家也不要!

……

上了车,父女两个谁也不想说话。

棠丰那一侧的车窗,降下一半,夜风暖洋洋的吹进来,棠意礼压了压乱飞的长发。

她侧头去看棠丰,依稀记得母亲下葬那天,父亲也是这么沉默。

只是那个时候,他还年轻,风流儒雅。

亲戚朋友们私下都说,男人是守不住的,更何况是棠丰这个身家的男人,用不了多久他就得再娶,可怜的小阿梨好日子不多了。

后来,闲话传到棠丰耳朵里,引来他一场勃然大怒,嚼舌根的亲戚被他没收了财路,据说三五年家就过败了。

打那以后,没人再敢给棠意礼添堵。

而棠丰十几年,都不曾有过什么风流韵事。

斯人已逝,什么爱情可以十几年不褪色?

与其说棠丰爱妻子,倒不如说,他更爱女儿,他的洁身自好,只是为了给女儿一个体面。

棠意礼看着棠丰,曾经的肩膀能抗万重山,什么事情都不在话下的父亲,如今背影寥落,透着孤寂。

她一时有些艰涩难言,低头,指尖轻叩手机,意外点亮屏幕。

棠丰下意识回头,也看见了女儿手机上的合照。

他皱眉问“不是都和李骄阳分手了么,怎么不换掉?

“当然不能换。

棠意礼把头放在棠丰肩膀上,举高手机。

“咱们不是约定好了吗,只要这张照片做屏保,我用够一年,你就分公司股份给我,不能食言哦。

棠丰胸膛微微一震。

终于笑了。

“赶紧换掉!看见他就烦。停顿片刻,棠丰柔声道“你爸爸还不至于用女儿换生意。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