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封霁叶轻染

>

封霁叶轻染

热宫娘娘 著

叶轻染 封霁 封霁叶轻染 穿越重生

小说叫做《封霁叶轻染》,是作者“热宫娘娘”写的小说,主角是封霁叶轻染。本书精彩片段:芍药吃力打了盆水放在暖炉上,捡了几块木头添到暖炉里,还没等直起腰身,病榻上封霁剧烈咳嗽起来,脸色煞白。顾不得其他,芍药飞快从衣袖掏出白色粗麻绢帕,凑到封霁唇边:“小姐,你没事吧?可不要吓芍药……”“瞧你,乱紧张。”封霁虚弱着将芍药手里的绢帕拂开,秀丽的小脸痩骨嶙峋,苍白如纸,凌乱长发散在枕头上,青丝...

来源:黄钰洁   主角: 封霁叶轻染   更新: 2022-12-15 18:0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封霁叶轻染是穿越重生小说《封霁叶轻染》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热宫娘娘”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毕竟春末初夏,荷花池的水还泛着凉意封霁在池水中起起伏伏,脚下踩不到实处,手中更是摸不到任何东西,便是睁开眼都做不到,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越发沉重想要呼救,可漫天的水顷刻灌入她口中,声音都发不出来此刻,她竟有些佩服柳如烟了,为了陷害她,竟甘愿承受这般灭顶之灾,果然是个狠人身子……越来越沉了,封霁只觉自己连挣扎都有些无力,手颓然的被水冲起,人也徐徐落入池水之中……却在此刻,腰间陡然被一只大手揽住,...

第4章 他可会抗旨退亲

叶长林一听女儿的这番话,放下脸色大变。

要说这叶淡染,我妈家本来是郭襄的,后来被皇帝以谋反的名义抄了。

叶轻染也早就被封王了,他断了上任的念头。

这辈子,他总的来说是个散漫无所事事的国王。

三年前,残生对这位“游手好闲的国王一见钟情,这使整个城市家喻户晓。

等到了她,她竟然哭了,闹了两声,在他面前上吊,求领结婚证。

叶长霖终于忍不住女儿绝食数日,日渐消瘦,捐粮捐银,终于求圣婚。

现在,她女儿居然说:“我不喜欢那片叶子的浅染。

“以后这顿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

叶长林看着怀里的女儿。

“难道你不爱那片浅染的叶子吗?为了他,你错过了整整三次月食!”……”季风确实有滞后性。

前世,为了嫁给叶清然,她饿了自己一圈,最终父亲心软。

“可是,爸爸,我现在想通了……“真的吗?叶长林仍然满腹狐疑。

以前她不被叶清然嫌弃,回家生气就说“好像叶清然又是猪又是狗。

“你要是早两天提,爹也不会说什么,可现在天子已经给了定亲……季风的头脑突然清醒了。

是的,皇帝亲自赐婚。

怎么才能消灭?”…但是如果你真的想通了……叶长林还在嘀咕着。

“哎!季风打断了他,勉强笑了笑。

“我只是开个玩笑。

“抗旨不敬是大罪。

我父亲上辈子为她受过苦,这辈子不该再这样了。

“嗯?“这真的只是一个玩笑,季风重重地点点头。

“我刚才说了气话。

你想,我那么爱他,那么容易就能嫁给他,我不能轻易放弃!许是想起了以前她为叶清然做过的大胆挑逗的事情,而叶长林对他也没有怀疑。

叶的商号遍布全国,他还有很多事要做,他又不折不扣地坦白了,于是就匆匆离开了。

反倒是一直沉默不语的叶贤玉,看着叶长林离开,惊异地说:“你和叶都轻染了。

怎么回事?季风的心颤抖了:“我和他能怎么样?“以前你提到他,要么害羞胆怯,要么咬牙切齿。

现在……叶仙玉转过身搂住了小妹妹。

“…为什么还要加怨恨?季风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往后退了一步:“什么……什么怨恨?大哥,你只会胡说八道。

“简直是胡说八道。

你兴奋什么?俞晔假装优雅地挥了挥折扇。

如果是北京的女生看到了,她甚至会托付一片心意,但是她只有转头的冲动。

“我不讨厌他 讲到这里,季风非常严肃地说道。

她真的不恨叶清然。

在过去的生活中,他没有亏待她。

他给了她公主需要的一切,甚至更好。

他只是不爱她。

不爱一个人有什么不好?叶毓玉又瞥了她一眼,意识到她说的是真的,便收回了目光:“那很好,她说着,收起了折扇。

“是你大哥和我多管闲事。

说完,脱下长袍,人们也浪漫的转过身去。

“大哥……季风打电话给他。

“你…应该管好自己的思想,看看周围的人,这样才不会吃亏……以前的生活,大哥风流,天天在花丛中,大嫂是大哥的贴身丫鬟。

等到大哥终于明白心意的时候,大嫂已经心灰意冷,准备嫁给别人了。

大哥早就谦让了,要不是被贬江南,大嫂骑马跟上,连他们也会说再见。

“小姑娘,这是给你大哥的教训!俞晔不太在意的冷哼一声。

他刚走到门口,看了看身边贴身的女孩,笑了。

“苏宣姑娘,今天跟我去凌云阁……那个叫苏宣的女仆只是看上去很平静,当她转过身来的时候,她朝密封的地方望了一眼。

小姐只是说:“多看看周围的人。

季风微笑着向她点点头,并在心里叫了一声“大嫂。

最后人散了。

季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芍药,芍药……她高声叫道。

“小姐?两个女仆同时出现在门口。

季风连看都不看杜甫一眼:“牡丹可以独侍。

话,说的杜宇脸色青白不接,过了好一会儿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福福身退下。

“小姐,有什么事吗?牡丹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

“别这么小心,季风走上前去,轻轻地捂住了她的手背。

“别担心,小南,你好吗?我会记住的。

“牡丹一听,眼睛变得滚烫起来:”奴婢小姐笨手笨脚,心思缜密。

如果你将来和她有任何瓜葛,我的奴婢会给她一条命…“我不可能这么好。

“季风停顿了一下。

“生活是你的。

现在我只想好好洗个澡…“奴婢,我去给你倒水。

浴桶里放着温水,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封翎慢慢褪去外裳,只侧了一下头,便看到脖子上,肩头留着昨夜爱恋的痕迹。

“小姐……牡丹呆呆地看着坐在浴桶里的年轻女士和她背上的印记。

她虽然知道的不多,但也知道自己印不出这些标记。

“这件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对于芍药来说,季风有点依赖她的前世。

她慢慢地躺在浴桶边上。

“我只想到…从来没有发生过。

“”…是的。

季风闭上了眼睛,但他的脑子在不停地转动。

这次皇室联姻,叶佳根本无法抗旨,她也不会把叶佳置于险境,但是如果…她突然开了眼界,如果叶清然主动退了,一切就都好了!反正叶青然只是个不入圣眼的“闲王。

反正他也不想娶她!想到这一点,季风把那份足够小的失落压在心底的角落里,慢慢地笑了。

此刻,静园宫 刚才还在叶家的叶仙玉,穿着锦袍坐在书房的石凳上,望着对面的白袍男子:“你和说什么?叶染微微蹙眉,但不知怎的她想起了昨晚那女人的主动,喉结微张:“你说什么?婚前恋爱,我敢说那女人有多撩人,甚至不敢张扬。

“她怎么会突然说不喜欢你呢?俞晔说了原话。

叶淡淡的染了一下眼睛,讽刺的笑了好久:“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说吗?他亲耳听到的,不下五次,但每次说完,三天之内又缠着他。

俞晔被他的话堵住了,但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他从袖子里拿出请柬:“明天,我约几位王子。

请你也来。

叶青然瞥了一眼邀请函:“难道又是她的主意?”“不对,叶仙玉连连摆手。

“现在完全意识不到还不晚。

我邀请了你。

到时候,李将军的儿子和兵部尚书都会来。

为什么,他们到底来不来?“他们都是熟人。

叶子淡淡地染了一下:“自然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