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李听海李之瑶

>

李听海李之瑶

杜衡 著

小说推荐 李听海 李听海李之瑶 杜衡

小说推荐《李听海李之瑶》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杜衡”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杜衡李听海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难道是藏宝图?”杜衡满怀期待,将十三枚铜币上图案全部临摹到白纸上,拼接后越看越像一幅残缺地图。可这不应该啊!“为何齐心瑜老公一直没发现?他是个行家,不可能没拿放大镜看过。要是他发现了,不可能不郑重收藏。”据齐心瑜所说...

来源:出品文学   主角: 杜衡李听海   更新: 2022-12-16 16: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李听海李之瑶》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推荐文,它的作者是“杜衡”。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难道是藏宝图?”杜衡满怀期待,将十三枚铜币上图案全部临摹到白纸上,拼接后越看越像一幅残缺地图。可这不应该啊!“为何齐心瑜老公一直没发现?他是个行家,不可能没拿放大镜看过。要是他发现了,不可能不郑重收藏。”据齐心瑜所说...

《透视神豪,抬手先来五十万》精彩章节试读

只见放大镜下。

原本杜衡以为的铜币磨损,其实并非磨损,而是各自形成了类似地图等高线的细微图案。

并且全部看下来发现。

这些类似地图等高线的图案,是可以连贯拼凑起来的。

“难道是藏宝图?

杜衡满怀期待,将十三枚铜币上图案全部临摹到白纸上,拼接后越看越像一幅残缺地图。

可这不应该啊!

“为何齐心瑜老公一直没发现?他是个行家,不可能没拿放大镜看过。要是他发现了,不可能不郑重收藏。

据齐心瑜所说。

她老公平常打卦用的最多的就是这十三枚不值钱的铜币。

这说明她老公并未发现蹊跷。

要不然,怎会忍心磨损疑似藏宝图的痕迹。

“这地图好像缺了两三角,并不完整,或许还有其它同系列的铜币。

杜衡又琢磨大半小时。

没能再琢磨出新的东西,看夜色已深,便只能先强按好奇心,将十三枚铜币收好后,洗漱睡觉。

第二天。

杜衡按响门铃,很快李之瑶便从小跑着出来迎他进门。

素面朝天,要多纯洁就有多纯洁。

“你怎么来这么早?

李之瑶嘴巴鼓鼓如同小仓鼠一般,吐词不清。

杜衡隐约闻见油炸藕饼的香味。

“老板,已经九点了。

“啊?哦哦。

两人一路闲聊着,走进别墅。

看着眼前远比昨日所见更加豪华典雅的别墅,杜衡脚步都不由得缓了几分。

虽然如今杜衡勉强算有钱人。

但才一天一夜的工夫,他心态不可能转变那么快。

因此这会下意识间,他又把自己当成了那个站在高档理发店大堂,都会感到自卑的小销售。

但不用人提醒,很快杜衡就反应过来。

他已经不是小销售,而是一店之长!哪怕只看银行卡里的数字,他骄傲地自称一声百万富翁,那是一点没错!

更何况,有这双眼睛在。

只要以后不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像这样的江景别墅,他早晚能买一栋扔一栋!

越想越美。

杜衡顿时没了自卑心理。

挺胸抬头,目不斜视,雄赳赳气昂昂跟着李之瑶直上三楼。

上楼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大约两百平的书房。

书架摆满了书。

杜衡关注重点却是书架本身。

居然从上到下都是用百年红榉木制作,光靠大门这边最小的一列书架,估值就有75万!

除书架外,书房中所有摆设除了现代科技物品,其余全是古董。

从笔墨纸砚,到书桌茶壶……杜衡看得眼花缭乱。

而且,看痕迹这些古董都是经常使用,并非只摆着看样子。

这尼玛才叫有钱人啊!

以后老子别墅的书房,也要这么搞!

“爸,这就是我城南店的新店长。杜衡,这是我爸,你在江宁新闻上应该能经常看见他。

“这是彭老师,是我们李家首席鉴定顾问,更是我爸好朋友。

进到书面里面后,一中年一老者正对坐窗边下棋。

杜衡一看中年人确实眼熟。

但凡有公益方面新闻,江宁新闻频道就必然会出现一张熟悉面孔,正是眼前的李听海。

“李总好,彭老师好。

“小伙子挺精神,过来坐。

李听海看着很随和,笑着喊杜衡坐到他旁边。

“杜衡,可喜欢书法?你看我收藏的这支毛笔如何?李听海貌似随意地将一支古董毛笔放在杜衡眼前。

杜衡见状神色一凛。

知道老李总对他的考校从这一刻已经开始。

“李总,虽然我不懂书法,但您这毛笔颇有来历!

“这是明嘉靖剔红云鹤毛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市面上最后一次出现同类毛笔,应该是2013年燕京瀚海春季拍卖会,成交价为21万。

鉴定靠的是眼睛,但后面知识就纯粹是杜衡这半年学习的日积月累。

李听海赞赏点头。

“好眼力!好记性!

“当时‘寄闲楼雅玩’专场,我别的文房四宝没看上,就独独看上了这支毛笔。

“小杜,你再看这砚台如何?

杜衡再次鉴赏。

巧了,这方砚台他也学过!

“砚背玉兔朝元图,砚周刻环形楷书,还有乾隆御题砚铭……这是清乾隆御制澄泥玉兔朝元砚。

“这砚台在2015还是16年的东正秋拍最后一次出现,成交价我记不清了。若让我估价,应该是200万上下。

“好!

随后李听海又考校了几件古董,杜衡都回答得准确并有条有理。

“小伙子很不错啊!老者彭儒忍不住赞叹,“鉴定不仅快还准确,听你这娓娓道来的,一定是下过苦功!

“老李,你闺女这次可是捡到宝了。

“她今年运气一直不错。

“你呀你,夸两句年轻人你能咋啦?你闺女这就是慧眼识人!这是伯乐识千里马!

杜衡坦然接下夸奖。

小意思啦。

他才不可能飘呢!

之前考察杜衡鉴定水平时,李听海手里一直在把玩着一对龙纹玉石健身球。

这会应是滚累了,便暂时放到了书桌上。

杜衡本来正听两位大佬斗嘴,可看见两只龙纹玉球后,就忍不住看了又看。

“小杜是在看我这对龙纹玉球?

杜衡点头。

李听海自得微笑“这可是我从一位大收藏家手上,硬砸钱卖到手的。

“这是西汉时期的玉球,我当时一看大小重量正合适,就想到可以买下当健身球用。为此,我死磨大半天,那大收藏家才松口同意七千万卖我。

千金难买心头好。

杜衡看得出来,这对龙纹玉球就是李听海的心头好。

可问题是……

这对龙纹玉球,他么的是赝品啊!

他是因为看了一屋子的真品古董,乍然发现居然有件赝品,才看了又看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

他刚才试着根据结果逆推赝品瑕疵,从外表却一点都找不到赝品的痕迹。

但天眼不会骗人。

龙纹蓝沁玉球,2014年成品,价值3000000

玉是真玉,三百万非常高。

但与老李总为其花出去的七千万相比,相对来说,又实在少得可怜!

杜衡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听海跟彭儒一时间没察觉出来,但看在李之瑶眼里,就仿若昨日场景重现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