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觅清君如琢

>

觅清君如琢

长尾山雀呀 著

古代言情 君如琢 觅清 觅清君如琢

最具实力派作家“长尾山雀呀”又一新作《觅清君如琢》,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觅清君如琢,小说精彩片段:他的收徒大典本该有九声钟响,昭告天下,隆重无比。但如今,却仅有寥寥几位剑宗长老,在此见证。是他本人崇尚节俭,不喜奢华吗?不是的,至少从他第一个徒弟那盛大到令修真界众人惊叹的拜师大典上看,不是的。“觅清?”上首的一位白胡子长老提醒了一声,悄悄冲觅清使了个眼色...

来源:黎怡叶   主角: 觅清君如琢   更新: 2022-12-17 20: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觅清君如琢是古代言情小说《觅清君如琢》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长尾山雀呀”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觅清早就听闻修真者对凡人态度恶劣,甚少插手凡人间的事但凡是没有宗门庇护的凡人城镇,里面的人日子都不是很好过其实原书里也有过相关的描写,只是篇幅不多,所以觅清也没有很清楚的认知直到这次她下山历练,才算是真的明白了这些凡人的地位她是在白麓城里遇见林年生的,彼时对方正绝望地大街上游走,每遇见一位修道者便祈求对方能不能随自己回家看看,说家里糟了难,有妖怪要吃人但修士们并不理会,一来是觉得会对凡人...

第九章 珍宝全书

若说先前他只是打了顾红衣的脸,那么这句话就是狠狠打了整个云鼎门的脸。

顾红衣这性子急的,一听这话自然更气了,恨不得立刻就叫眼前之人好看!

他的师兄赵云河也是面色不佳,但他好歹比自己的师妹识时务些,知道什么人是得罪不起的。

“晚辈自知冒犯,愿意为前辈赔罪。但此事与恩师无关,还请前辈口下留情!赵云河姿态拿得足,一番话叫人听了只觉得他有礼有节,对师父一片孝顺真心。

但那穿着斗篷的摊主可不吃他这套“哼,小崽子还想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便是你师父来了,也不敢在我面前造次!今日我心情好来此处摆摊,你这师妹莫名其妙便过来针对我的客人,还命人将买到的东西送给她……

“啧啧啧。你们云鼎门实力不显,脸皮倒是很厚啊!

赵云河偏头看了顾红衣一眼,眼中有几抹深意。

苏抚云也瞪着灵灵水眸,柔柔地看向了觅清,惊讶道“原来是这样,师妹你怎么不与我解释呢?害得师姐都误会你了。

“师姐你也没给我解释的机会啊。觅清冷冷地回了一句。

苏抚云被她一噎,就喏喏地闭嘴了。

“原来如此。赵云河朝着觅清拱手行了一礼,“是我家师妹的错,我这师妹自小就被惯坏了,今日有得罪的地方,还望道友不要与她计较,等回去了,我定会将此事告知师父,好好罚她一顿的。

言下之意,就是先将这件事轻松揭过,至于两人回去后,那顾红衣会不会被罚,就不是觅清能知道的了。

这样没有诚意的道歉,觅清是不会接收的。

“呦,你随便说两句,这就没了?连点儿补偿都没有,你这是道歉还是做戏啊?这位摊主极会怼人,几句话下来,便让这位云鼎门的天之骄子脸色红了又白。

赵云河咬了咬腮肉“前辈说得对,我家师妹冲撞了道友,补偿自然是应该的。

“师兄!顾红衣拉住赵云河去解储物袋的手,语气里都是不满。一边还不忘狠狠瞪觅清一眼。

赵云河将她的手拽下,无奈叹道“你别闹了,此事本就是你不对。

大概是没想到赵云河会这么说,顾红衣瞬间就红了眼,气得一跺脚转身就跑了。

“师妹!赵云河唤了她一声,却不见她停下,只好匆匆将储物袋丢给觅清,“这便当做是给道友的赔罪礼吧!

说完,他朝三人行了个礼,便连忙追着他的师妹走了。

出来买趟东西,却莫名其妙得了个储物袋。觅清抓着那储物袋,一时间还有些茫然。

她下意识想将其转送给帮她出头的摊主,谁料等回过头去,却发现身后连一个人都没有。

那位摊主连同他的摊位一起,转瞬便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觅清啧,这下麻烦了。

最后,觅清还是带着那储物袋回了驻地。一路上苏抚云也表露出了对那只储物袋的好奇,言语间都在暗示觅清将其打开瞧瞧。

储物袋上的印记已经被赵云河抹去了,所以随便一个有灵气的修士都能将其打开。

但觅清并不想要这份赔礼,于是苏抚云的话自然也被她忽略了。

从没被人这么忽视过的苏抚云,最后是带着气和觅清分开的。

觅清是个不喜欢麻烦的人,白日里的那桩事儿让她意识到,如果不想惹麻烦,还是乖乖留在屋里修炼的好。

所以后面的几日里,她便拒绝了其他人外出的邀请,安安静静留在屋里修炼了。

不过她也没忘了自己从那个摊位上买到的册子,对方既然是个修为不凡之人,或许他卖的东西也不同凡响。

这么想着,觅清从怀里将册子掏出来。

黑色的破旧册子,只有觅清的巴掌大,边角都卷曲了起来,看着不过是一普普通通的凡物。

觅清摸着册子上的古怪花纹,指腹传来凹凸不平的触感,让她更加好奇起来——这么普通一本册子,怎么偏偏花纹如此精巧?

可是翻开册子一看,泛黄的纸页上只有些寻常的诗歌,再无什么特别的了。

将册子重新合上,觅清看着那幅花纹,下意识便顺着那图纹描摹了一遍。

想起在原书里,苏抚云许多次淘到好东西,都是用血才令其显露了真面貌。觅清想了想,也咬破了手指,逼出一滴精血滴到了册子上。

好在,总算没叫她失望。

这血一落在册子上面,原本毫不起眼的册子便如脱去了遮掩的外衣一样,一点一点变化了起来。

等觅清再将其拿在手中时,落入她手的就是一本刻花描金的玉白色小书了。

这本厚厚的书上,还写着几个大字——修真界灵植、灵兽全书。

觅清的眉心猛地一跳,她忽然意识到这是一份多大的机缘。

这本书她早有耳闻,幼时觅清的父亲曾和她说过,有位脾气古怪的散修曾游遍整个修真界,写下了一本记载灵植与灵兽的书。

这书听着似乎没有多大作用,只能帮人辩别灵物罢了。但桑父交友甚广,知道的消息也多,他告诉觅清,这书中不仅记载了所有灵物的模样、效用,还将其的所在位置也一一标注了出来!

这就意味着,那些人们只听闻过却没有见过的宝贝,也可以通过这本书来寻找!

觅清此次入岐山秘境就是为了寻找那株千年冰莲,这本书来得正是时候!

想起那位卖了书给她,还帮她说话的修士,觅清默默记住了对方的声音和身型。她暗暗发誓,若是有朝一日能再遇对方,定要好好报答那人。

而与此同时,在云州城那座揽月楼上,两位男子正相对而坐。其中一穿着黑衣的男子,在月下露出一张俊美无俦的脸,不待开口和同伴说上两句话,便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坐在他对面的人皱起眉头,似是嫌弃黑衣男子。

“怎么,你如今压制了修为,连身体都如凡人一般脆弱了?说话的男子带着一张恶鬼面具,虽然看不清模样,但从面具中露出的那双眼睛来看,便知这人容貌恐怕也是不俗。

黑衣男子被嘲讽了一番,却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地回“我瞧着,恐怕是有人正惦记着我呢。

“呵!面具男子冷笑一声,“你还是少招摇些,今日白天不是还得罪了云鼎门的大小姐?她那个师兄据闻三十岁便结成了金丹,众人皆称其为天才呢。

这话明明是夸奖人的,但从面具男子口中说出来,却带上了讽刺的味道。

“什么天才,我看不过是个名不符实的小子罢了。黑衣男子,也就是今日的那位黑斗篷摊主笑道。“不过那个买走了那本全书的小姑娘倒是不错,还挺有眼光的。

他今日摆摊就是一时兴起,摊位上就那本册子有些不凡。为此他还特意在册子上做了些手脚,想瞧瞧会不会有人慧眼识珠。不料,还真让人瞧上了。

面具男子皱起眉头“你玩闹归玩闹,可莫要将正事给耽误了。否则,救不了人,我可不会再帮你!

黑衣男子这才收敛了笑意,认真道“这你放心,我想要的东西,还没有拿不到的!

他的语气里,满是笃定。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