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温简言巫烛)推荐小说_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温简言巫烛)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温简言巫烛)推荐小说_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温简言巫烛)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桑沃

巫烛 悬疑惊悚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 温简言

最具潜力佳作《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温简言巫烛,也是实力作者“桑沃”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他妈的,每次一堆破事全都堆到我这里来,一群不要脸的东西……”女人啐了一口,不干不净地骂着,一边转身向外走去,高而臃肿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外。“哐!”值班室的门被粗鲁地撞上。隔着门板,温简言听到那腔调诡异的歌声再次响了起来,伴随着女人沉重的脚步声,哼唱声渐渐远去,最终被黑沉沉的阴影吞没。明明只有短短的...

来源:sqy   主角: 温简言巫烛   时间:2023-01-24 17:40

《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小说介绍

正在连载中的悬疑惊悚《欢迎进入梦魇直播间》,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温简言巫烛,故事精彩剧情为:“新手主播您好,恭喜您开启您的第一场直播”正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那声音机械而平静,在空无一人的宿舍里显得格外突兀“现在将由我来向您讲述规则”“本副本为普通限时副本,时长为10小时(现在副本内时间为…

第3章 德才中学3

修改完名单,老巫婆合上皱巴巴的笔记本,扔给文建义:“好吧,发吧,不过你得帮我抄一份。

小伙子赶紧接住花名册,扶了扶有些歪斜的眼镜腿,尴尬地答道,“马,请吧。

“实习老师…哼! 老妖婆眯起眼睛,阴沉的眼睛在油腻的镜片后反射出阴沉的光芒,她武断地命令道:“马上就要数人数了。

你发完花名册回来就行了。

我这里缺人。

“妈的,每次一堆屎来找我,一群不要脸的东西…女人啐了一口,嘴里不干不净地咒骂着,转身走开,高大臃肿的身影消失在门外。

“哞!值班室的门被粗暴地撞开了。

隔着门板,文建义又听到那奇怪的歌声响起。

随着女人沉重的脚步声,嗡嗡声渐渐远去,最后被黑影吞没。

只有几十秒,却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最后,我的耳边只有寂静。

“…”几乎立刻,年轻人脸上年轻而羞涩的笑容,在强烈的阳光下,仿佛如同薄雪一般,很快就消失了,下面却是面无表情的沉默,看不出任何情绪。

弹幕也沉默了几秒。

“……?”“主播的表情总感觉像是在策划什么……说起来,他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过程挺熟悉的。

是大喇叭吗?毕竟主播可以用积分换一个壳。

“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主播在第一关就拿到了地狱难度的初始生存时间。

普通人怎么会这么倒霉?一定是制度限制?“对,有同感,是小可能很大。

“不过,我关注过大部分S级主播和大公会,但是这种直播风格…感觉有点格格不入?这时,刚才还一动不动的主播突然站了起来。

“!”看直播的观众似乎都惊呆了。

他们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盯着屏幕上的年轻人,半惊讶半兴奋地期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哦——文建言冲到桌前,俯身垃圾桶开始干呕。

纤细的手指压在书桌边缘,指关节因为辛苦而变得苍白。

伴随着响彻房间的干呕声,看起来不像是假的。

“…””…”弹幕陷入一片死寂。

几秒钟后,一排排“?只是慢慢的出现了。

“……WTF?”…主播就露出这么高深莫测的表情,然后让我看?“原来主播真的是新人,不然怎么会反应这么大……“也许是演戏…?我不确定……半分钟后,文建义一脸苍白的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太久没吃东西了,这次什么都没吐出来。

他用一张塌陷的脸擦着嘴角,眼睛又湿又红,长长的睫毛上蒙着一层生理水雾。

欺骗…那真是…吓人!文建义背上的衣服被汗水紧紧粘在皮肤上,手心被汗水打湿。

冷风一吹,他不禁瑟瑟发抖。

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鬼地方?刚才那个恐怖的笑脸就在我脑袋后面!在你头后面!如此接近!如此接近!你妈吓得我都吐了!!文建一的表情略显扭曲。

幸好后面进来的NPC至少是人类,否则他怀疑自己会当场暴毙。

更重要的是…虽然文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时间!但我清楚地知道,现在的估计是非常有限的——我怕几秒钟也完不了!他刚拿到的2亿美元还没花完!他还没来得及享受美好的生活!我不是被犯罪集团击沉,而是因为被拖入恐怖直播软件而死…这种事情,不要!文建言现在已经绝望了。

就在他惊慌失措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叮的一声。

然后,系统的机械声开始了:【恭喜主播解锁积分,获得新的出路!】 【剧情偏差:31%加分:10000随着偏差的增加,加分也会大大增加。

注意:随着剧情修改的增加,文案会不受控制的变化!请再接再厉,解锁副本新剧情!】 【正在为你计算直播任务奖励…副本探索度:20%奖励点数:2000【哎呀,系统检测到主播生存时间即将不足一分钟,您的直播间即将关闭!对于需要在直播间喂饭的忠实粉丝们,请你们把账号里的积分全部换成生存时间好吗?】!!!就等你的话了!文建言几乎喜极而泣:“交换!【丁!您的积分已经兑换完毕,请打开身份证查看!】文建义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

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看到上面的字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身份证】姓名:程维(化名:孝文)年龄:16(化名:???)职业:德才高中高一学生(已改:德才高中高一实习老师)相关故事:未解锁(已改:???)所有“改后的字都呈现出一种昏黄的浅灰色,在昏暗的灯光下几乎难以看清,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在卡片上。

文简短地看着它,沉思了几秒钟,然后把卡片翻了过来 这是一个血红的倒计时 存活时间从令人震惊的个位数增加到120分钟。

虽然只有两个小时,但他至少能活到第一个落脚点。

文建义慢慢松了一口气。

他盯着卡片上显示的剩余生存时间,陷入了沉思。

好像积分和生存时间是按照100比1的比例交换的。

发现副本给的奖励真的太少了,就算刷到100%也就10000分。

当然,以后可能会更新更多的直播任务,但他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还不得而知。

文建义摸了摸下巴。

和情节偏差…虽然给的分真的很多,但是他没有忘记刚才系统的提示,这种方法后续风险太大。

那么,最后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拿分——温健一低头,然后轻轻点击虚拟空重新释放直播界面。

接二连三猛的活泛起来。

“!!!”“哦哦!主播开弹幕了!“这个时候打开弹幕,为什么?最后发现积分不够住?温简短的话语掠过接二连三的或激动或恶意,或得或幸灾乐祸,目光淡淡地落在屏幕的右上角。

【在线观众:364】虽然个位数一直在波动,但总体上变化不大。

“大家好。

年轻人微微垂着头,半明半暗的光线落在他苍白的脸色上,越发显得深邃英俊。

他扬起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职业的原因。

文的嘴唇很漂亮,她的下唇柔软而丰满,但她的唇角却又窄又尖。

当她弯腰的时候,她很容易被操纵,表现出各种情绪,无论是施加威慑还是表示友好,她都能轻松做到,没有任何阻碍。

“之前的情况太紧急,没来得及跟大家打招呼。

对不起 文健的睫毛微微下垂,一双淡琥珀色的眼睛清澈而真诚。

虽然声音因为刚才干呕而略显沙哑,但声音里的歉意没有掺杂任何水分。

“…”弹幕停留了片刻。

的确,刚才的情况实在是太紧急了,主播不得不屏蔽弹幕。

他不是故意的!看着主播真诚帅气的脸,一些观众不禁开始反思自己。

是不是对这个新手主播太苛刻了? 于是,更友好的弹幕出现了。

“没事没事,可以理解。

“新主播第一次能这么玩,很厉害。

“有人甚至在直播间砸了一些小礼物作为安慰。

看着背景天平上显示的积分增加,文不着痕迹地垂下了眼睛。

接下来,他随意回答了弹幕里的几个问题。

“感觉?很难描述。

当然,我有点害怕,但我不跟你在一起。

“我当然希望能活着出去。

“哈哈哈哈,是单身。

最后,文建义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个弹幕上,仿佛下意识地读出了内容:“主播真的是第一次玩吗?真的不是什么人的小号——他突然停住了。

年轻人对着屏幕笑了笑,态度平静地说:“哦,对不起,我停得太久了。

是时候继续了。

说完,不等接二连三的反应过来,温建言干脆利落的再次挡出了直播室。

“???””!!!???”“等等!我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今天几大公会没直播的B级以上主播谁去看啊!“刚才干呕绝对是演戏!绝对的!弹幕被疯狂刷屏,无数猜测涌现,直播观看人数猛增。

接下来的几分钟,从300多涨到了近800,而且还在增加。

文建一虽然屏蔽了弹幕,但并没有关闭屏幕。

听着现场礼物叮叮当当的音效,他眯起眼睛,唇边掠过一抹稍纵即逝的笑意。

人们。

都有私欲。

但是线上人数和奖励点还是太少,先养起来,养肥了再杀。

突然,文建一的目光落在屏幕的一角,我微微一惊。

那里蹲着一个微型花盆图标。

是系统送来的苹果苗没用。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他总觉得花盆上的土层好像隆起了一点。

文建义盯着它看了很久,皱起了眉头。

图标太小,可能是个错误。

他摇摇头,彻底关掉了屏幕。

文建义站了起来,虽然腿还有点发软,但比以前好多了。

在转身离开之前,他忍不住朝镜子的方向看了一眼。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他还是有点心有余悸。

在半破的镜子里,刚才张青的白色笑脸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半开的衣柜。

…..衣柜?文建言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说到这里,今年学生的花名册也是从这里翻出来的,所以…这里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吗?最好行动起来,而不只是被感动;立即采取行动 文建义走上前去,俯身在凌乱的衣柜里寻找着什么。

因为刚才他有生命危险,没有很强的目的性,只是翻找了一些粗糙的东西,现在终于有机会仔细翻找整个衣柜了。

“咔嚓! 一声轻微的脆响。

衣柜底部有一个隐藏的小抽屉。

预期的 温建言抿了抿嘴唇,不让自己激动,低头检视抽屉里的零零碎碎。

抽屉里满是灰尘,放着一些没用的杂物,发黄的旧照片,几张皱巴巴的零钱,一把断了一半牙齿的红梳子,碎纸片,破布,还有一些玻璃器皿小玩意。

没什么特别的。

除了…文建一的目光有些偏斜,视线刚好停在抽屉的一个角落。

那里放着一个用红布包着的小包。

在灰色的背景下,小红布太亮了,几乎到了刺眼的地步,像一个汩汩流淌着鲜血的伤口。

他停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拿起小布。

布料不大,只有拇指指甲盖大小,洞口被一根细细的黑线紧紧包裹着,莫名其妙地散发出一种奇怪的不祥预感。

文建义把布解开。

血红色的布悄悄地铺开,露出一小段黑暗的光线,头发用红绳绑着,还有…一颗臼齿。

苍白的牙齿在红布的映衬下非常刺眼,很奇怪。

文建一感觉周围的空气好像瞬间降了几度。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清脆的“丁咚声:“恭喜主播拿到了副本中的隐藏道具(困难)!【收藏1/3】文建言在心里问“找到隐道有奖励吗?比如可以换算成生存时间点数的那种!他屏住呼吸期待着。

系统女声回答:“更多奖励等着解锁。

文淡淡地说…“好吧。

然后好像就没有积分了。

算了,算了,有总比没有好。

他叹了口气,重新包好红布,放进口袋,重新放好抽屉。

主播看不到的地方,弹幕一直在热议:“这个新手文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四个隐藏道具中有简单的,有难度的,有史诗的吗?“草,其他主播辛辛苦苦闯进值班室,抛弃了老鼻子能拿到的道具…这么简单?“好家伙,这对情侣的第一个隐藏道具很难,这个主播不一般。

“刚才走在前面的那个?这个主播一看就知道不是新人。

嗯,他就是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大喇叭。

温建言离开值班室,朝着宿舍大门走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用指尖推开门,偷偷往外看了一眼。

天黑了,浓浓的阴影笼罩着眼前的校园。

正如他所料,学校占地面积不大,不远处的教学楼只有四层楼高。

从这个角度,还能隐约看到不远处一个歪歪扭扭的小操场和一个小小的人工湖。

教学楼里的灯都是黑的。

就在文建义准备收回视线的时候,突然发现四楼的一扇窗户前静静地站着一个影子。

黑暗中,更浓的阴影勾勒出一个人形的轮廓。

影子呆呆地站在窗前,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为什么,文健只是觉得它在看着自己。

他突然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气爬到了他的后脖子上,瞬间激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太有穿透力了…这时,影子抬起手,轻轻地将手按在窗户上。

一张苍白模糊的脸从黑暗中浮现,慢慢贴在窗户上——“咚!下一秒,清晰的敲门声突然毫无征兆的响起,几乎在文建义面前炸响。

我草啊啊啊啊啊啊!文健当即表示头皮发麻,头发都竖起来了。

只见前门被大力推开,在夜色中打开。

老巫婆高大臃肿的身影出现在夜色中。

她一边在油腻腻的裙子上擦手,一边简短地看了文一眼,说:“实习生,单子发了吗?文建一的心怦怦直跳,但脸上已经挂上了反思的笑容:“是,是。

“这么快?“因为你不需要帮助…”年轻人害羞地摸了摸后脑勺:”所以我尽快回来了。

“老巫婆上下打量了几秒钟,最后从鼻孔里挤出一声冷哼:”真聪明。

她越过文建义,向前走去:“跟上! 宿舍门在老妖婆身后关上了。

文建言下意识的朝刚才的方向看去——教学楼三楼的窗户里什么都没有空空。

他咽了咽口水。

虽然这样想是不对的…但感谢上帝是这个NPC。

至少做个人吧。

文建言在脑子里把“房间对房间这个词翻来覆去念了好几遍,终于鼓足勇气,转身快步跟在老巫婆的后面。

老巫婆站在楼梯上向上看。

狭窄的楼梯延伸到深深的阴影里,透过薄薄的墙壁,隐约能听到楼上传来嘈杂的声音:“这个大一新生真没礼貌。

说完,她突然咯咯笑了两声。

她的声音浑厚,但语气却如少女般娇媚,两只灰色小眼睛深处的恶意和快乐的光芒格外让人毛骨悚然:“该管管了……那个身材高大的女人迈着步子,嘴里哼着一首奇怪而悦耳的曲子,一步一步地走上楼梯。

在一系列的歇斯底里和对现实的否定之后,所有的新手主播都暂时被迫接受现状——他们的生死悬于一线,除了配合规则之外,别无他法。

虽然无意帮助竞争对手,但为了不让新手碍事,资深主播还是会在文案中告知他规则。

这种D级文案难度不是很大。

作为没有受众基础的新手,主播首先要做的就是解锁身份证上的隐藏信息。

越了解自己在副本中的身份,越能应对各种突发情况,存活率越高。

大家醒来后翻遍房间,寻找所有与身份证相关的个人信息。

苏承紧紧地握着他的身份卡,趴在地上,喘着粗气用力地拉着床下的杂物。

他的存活时间只有四个小时,是这些同伴中最少的。

无论他怎么对直播区说话,弹幕和观看人数都是冷清的,一点增长的迹象都没有。

所以,如果我们找不到什么…他活不过今晚。

这种能够看到死亡逼近的感觉让苏承感到非常恐惧,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笔趣图书馆的冷汗划过滚烫布满血丝的脸颊,咔嚓一声落在满是灰尘的地上。

手掌下的地面传来一阵震动。

“咚,咚,咚 “似乎有沉重的脚步声在逼近。

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哼唱。

旋律欢快而简单,断断续续,隐约盘旋在阴暗的走廊里,伴随着脚步声一点一点清晰起来。

苏承刷出一身冷汗。

他站起来,下意识地看向对面宿舍的学长主播。

显然,对方也听到了不祥的信号逐渐靠近,同样警惕。

脚步声和嗡嗡声一起停止了。

“咳咳! 故意清了清嗓子后,一个充满恶意的粗鲁声音突然响起,回荡在黑暗狭窄的走廊里:“集合!喧闹过后的寂静变得特别难以忍受。

“…”主播们面面相觑,站着不动。

最后在几个经验丰富的资深主播带领下,剩下的主播都半信半疑,一步步离开了自己的宿舍。

一个身材高大臃肿的女人站在走廊尽头,头顶闪烁的灯光落在她宽阔的肩膀上,照亮了那张满是满脸横肉、五官拥挤的脸。

她用灰色的小眼睛盯着稀疏的“新生儿,那双眼睛恶毒而粘稠,像一条蛇缠绕着她的小腿:“太慢了。

那张满脸横肉的脸上挤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能进德才中学是你的福气。

你太散漫无知了。

“违反规定就要受到惩罚。

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变得越来越奇怪,令人忍不住毛骨悚然,通体冰凉。

有些主播甚至会忍不住后退一步。

看到出现的NPC后,各个主播直播间里的弹幕活跃起来。

“不愧是老妖婆,还这么吓人!“嘿嘿,我很期待!“不知道这次第一个受罚的是哪个主播!老妖婆用阴沉的眼神看了看四周,发现大家都沉默了,慢慢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过,恐怕这是你第一次,你也不知道校规,所以我什么都不会做。

我下次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记得吗?她强调。

恐慌和无力的回应声响起,参差不齐地在走廊里回荡:“记住,记住……“记住!老巫婆毫无征兆地提高了音量。

所有主播都是一个激灵,齐声大喊:“记住!“很好。

“老妖婆满意地点点头:”从今天起,你可以叫我杨小姐了。

“快到吃饭的时间了。

数完人数后,我会带你去那个地方。

“看到现在的情况,所有主播直播之间的弹幕似乎有点遗憾。

“哎,看来这次我是不打算开始行动了……“因为主播们都很听话,也没有什么刺头。

“嗯,毕竟是D级副本,难度不大,所以不开始杀也无可厚非。

“切,没意思,走吧。

正在弹幕聊得火热的时候,我看到那个老妖婆做出了一个她们从未见过的举动。

她回头喊道:“文!弹幕沉默了片刻。

“…””…”我看到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从老巫婆身后的阴影中走出来。

他头发蓬乱,即使戴着歪眼镜,依然难掩五官的优越感,只是有些书卷气。

他一脸羞涩温顺:“喂,杨老师,你说。

“你有复制的清单吗?数一数人数 每个主播的弹幕区都被炸了,刷起了一排排问号。

??“等等?德才中学的这个文案我看了好几遍,没见过这个NPC!“这不是D复制吗?怎么才能临时修改?“哈哈哈,从隔壁传来的,我会很高兴看到你围成一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是隔壁的!【以上用户评论涉及主播同堂,只会对观众开放】“等等,什么鬼?我再也不明白了…“想办法!“789326qwk直播间,你看完会回来感谢我的。

【以上网友评论与同堂主播有关,只会对观众开放】在德才中学直播大厅一片混乱的时候,直播大厅外的指示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细微的变化。

大厅:D难度等级,史上最高解锁进度:72%,观赏值:字母E慢慢闪烁,然后变成D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