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姜以婧司空临)姜以婧司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姜以婧司临)全文阅读

(姜以婧司空临)姜以婧司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姜以婧司临)全文阅读

《姜以婧司空临》

晨月夕

司临 姜以婧 姜以婧司空临 穿越重生

小说《姜以婧司空临》,现已完本,主角是姜以婧司临,由作者“晨月夕”书写完成,文章简述:”提到莫皇后,司司空临临眼里杀芒腾起。“知道了,且退下吧!”“是!”———下午,姜以婧说要睡午觉,把人都屏退出去,关上门闪身进了司空临间里。她在这龙云大陆没有靠山,得多研制出一些毒药,以备不时之需。皇后,姜建成,肖家,纪王府,一个个对她磨刀霍霍,她总不能坐以待毙...

来源:黄钰洁   主角: 姜以婧司临   时间:2022-12-21 18:12

《姜以婧司空临》小说介绍

小说《姜以婧司空临》,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姜以婧司临,也是实力派作者“晨月夕”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因为娘家势力大,东宫很多人都巴结她,连太子殿下都对她宠爱有加,娘娘,这次她陷害我们不成,您又打伤了她,肯定是怀恨在心,我们以后要多加小心些”碧红把东宫的情况都跟她讲一遍,之前没说是怕她…

第8章:皇帝的赏赐

“信没看就毁了?司司空临临眼里露出诧异,“还打探到了什么?
“属下跟上那个太监,想弄清楚此人身份,但走在半道上时,那太监突然倒地不起,属下见事情蹊跷便过去查看,见他七窍流血,中毒死了。徐仁培道。
“哦?司司空临临唇角勾起一抹玩味,“这女人果然够狠。
徐仁培继续道“殿下,凤栖宫那边传出消息,莫皇后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身上奇痒无比,听说皮肤都抓破了,所有御医都被叫去了,但不管是内服还是外敷就是不见效。
提到莫皇后,司司空临临眼里杀芒腾起。
“知道了,且退下吧!
“是!
———
下午,姜以婧说要睡午觉,把人都屏退出去,关上门闪身进了司空临间里。
她在这龙云大陆没有靠山,得多研制出一些毒药,以备不时之需。
皇后,姜建成,肖家,纪王府,一个个对她磨刀霍霍,她总不能坐以待毙。
小灵貂的精神好多了,趴在旁边懒懒道“主人,以你的性子,根本不合适这皇宫,要不我们寻机离开吧?找一个山头占山为王,以你的本事,不出几年,可以建造自己的王国,做一个女皇不比太子妃强?
听言,姜以婧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不急,等拿到和离圣旨,再把该处理的人都处理了,我们就离开。
以她在前世学到的知识,完全可以在这异世闯出一番天地来,再制造出火药,谁敢来欺负她就轰炸了谁。
“不就是一个侧妃和一个皇后吗?今晚我出去转一圈,事情都帮你解决了。小白满不在乎道。
“小白啊!我们都是讲文明的人,做事不可以这么简单粗暴的。姜以婧忍不住在小家伙头上揉了揉。
小白猛翻一个白眼,“就你那文明又温柔的手段,人家现在已经被你折腾半死了。
“哈!还是你最懂我。
一人一貂正一搭没一搭聊着,听到殿外有人在敲门。
“太子妃,您睡醒了吗?皇上派胡公公送赏赐来了。门外传进来碧红的声音。
姜以婧讶异,本以为御书房外发生的事情,皇帝多少会对她不满,毕竟皇后是他枕边人。
没想到皇帝不旦不降罪,还给她送奖赏来了!
心里对皇帝的仇恨少了一些,意念一动,闪身出来司空临间,打开寝殿的门。
见院中站着二十多个太监,脚边整齐摆放十来个箱子。
见她走出来,胡公公笑眯眯上前作了一个揖,“老奴见过太子妃娘娘。
“胡公公客气了!姜以婧淡淡点头。
“把箱子打开。胡公公手一挥,命人打开箱子。
“是。
第一个箱子打开,见里面摆满金锭子,在阳光照射下,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芒。
姜以婧眼睛一亮,这皇帝出手还挺大方的。
接着一个个箱子打开,都是金银珠宝和昂贵的绫罗绸缎之类的。
“娘娘,您救太子殿下有功,这些东西是陛下赏赐您的,黄金一万两,白银两万两,玉如意两柄,夜明珠两颗……
胡公公把皇帝赏赐的东西一件件念完,然后把单子双手递给她。
“谢公公亲自跑来一趟。姜以婧接过单子,心情又好了几分,有了这些钱财,等拿到和离圣旨出宫,可以躺平当咸鱼了。
“这是奴才应该做的。胡公公依然笑眯眯地,活像一只圆滑的老狐狸,但却不让人反感。
“碧红,都有赏!
“是。碧红拿箱子里的银锭子分发给每一个下人。
姜以婧拿了两个金锭子给胡公公,“公公,一点小心意,您收下。
“谢娘娘赏赐。
胡公公也不客气收下了,毕竟他在皇帝身边当差,经常收到各宫娘娘的赏赐,如果不收某个宫的,反而招来仇恨。
胡公公带人离开后,姜以婧便吩咐道,“碧红,把东西都抬进来吧!
“娘娘,要不奴婢把东西抬去库房,跟您的嫁妆放在一起吧?
“嫁妆?
姜以婧脚步一顿,突然想起来原主是有嫁妆的。她被关进冷宫后,不知道那些嫁妆都放哪里了。
“好,那就送去库房,本宫也过去看看。
原主是嫁给太子的,姜建成再怎么苛待她,嫁妆也不能给得太寒酸了,她得跟去看看。
“是,娘娘随奴婢来。
由碧红带路来到库房,见这是一个单独小库房,放着“自己的全部嫁妆。
皇帝赏赐的东西放好后,姜以婧便让所有人都出去,然后打开那些嫁妆查看。
一个个的箱箱不少,但里面装的东西并没有几件,而且都是不值钱的,可以看得出,这些东西都是在大街上随意买来的。
光夜壶就装了三箱,这若是在普通人家,一辈子都用不完。
仅有的几匹绸缎布料,也是质量最差的那种,她眸光冷了!
好一个姜建成,私吞原主父母的财产就罢了,连太子妃的嫁妆都敢苛扣,如果这事告到皇帝那里,算不算欺君之罪?
她不动声色地把盖子重新盖好,把皇帝赏赐的金银珠宝都收进司空临间里,怕碧红起疑心,箱子的钥匙自己收好。
如此过了两日清净。
今晚上,姜以婧又进司空临间鼓捣毒药,不知不觉夜至子时,耳边隐隐听到痛苦呻吟声音。
她一怔,才想起来今晚是十五之夜,司司空临临的尸僵毒发作了。
她继续忙手上的事情,相信很快就有人来找她了。
果然一刻钟不到,房门就被人急促敲响。
“叩叩叩…
徐仁培的声音随即传进来,“太子妃,殿下的尸僵毒又发作了,请您过去看看。
姜以婧拿了一个准备好的小药箱,里面放一些备用的东西,然后出来打开门,“走吧。
“殿下吐了很多血,娘娘快请。徐仁培面色着急,带她匆匆来到承明殿的正大殿。
一股浓重臭腥味扑鼻而来,姜以婧蹙眉,吐这么多血,可见病情十分严重。
撩开层层纱幔走进里间,徐仁培道“冯衡,太子妃来了。
守在床前的侍卫突然扑通给她跪下,“娘娘,求您救救太子殿下…
“起来吧!有我在,他死不了。
姜以婧走到床前,见司司空临临已经昏死过去,与第一次见到一样,面色青紫嘴唇发黑,宛如化过妆的僵尸脸。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