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姜以婧司临《姜以婧司空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姜以婧司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姜以婧司临《姜以婧司空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姜以婧司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姜以婧司空临》

晨月夕

司临 姜以婧 姜以婧司空临 穿越重生

网文大咖“晨月夕”大大的完结小说《姜以婧司空临》,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穿越重生,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姜以婧司临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药喂完了,把他的衣服全脱了。”两个侍卫愣住,“全脱了…?”“本宫要给他施针逼毒,不脱他衣服怎么治?”姜以婧真想给他们翻一个白眼。“遵命。”两个侍卫脖子一缩,连忙动手脱衣服...

来源:黄钰洁   主角: 姜以婧司临   时间:2022-12-21 18:10

《姜以婧司空临》小说介绍

小说《姜以婧司空临》,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姜以婧司临,也是实力派作者“晨月夕”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因为娘家势力大,东宫很多人都巴结她,连太子殿下都对她宠爱有加,娘娘,这次她陷害我们不成,您又打伤了她,肯定是怀恨在心,我们以后要多加小心些”碧红把东宫的情况都跟她讲一遍,之前没说是怕她…

第9章;司空临再次毒发

她从药箱里拿出一支解毒液,交给徐仁培吩咐道“扳开嘴给他灌下去。
“是。两个侍卫忙着去灌药了。
姜以婧又拿出银针包,用酒精消毒一遍。
“药喂完了,把他的衣服全脱了。
两个侍卫愣住,“全脱了…?
“本宫要给他施针逼毒,不脱他衣服怎么治?姜以婧真想给他们翻一个白眼。
“遵命。
两个侍卫脖子一缩,连忙动手脱衣服。
感觉太子妃刚才的眼神,与殿下一样可怕。
“娘娘,衣服脱好了。
姜以婧瞥一眼床上,这两个蠢货果然只脱了上衣。
“还有裤子,全脱了。
“裤子也脱了…两个侍卫犯难,上次只是脱了上衣,这次为什么要脱裤子啊?
姜以婧好像听到他们的心里话一样,冷声道“这次要给他全身逼毒,裤子也要脱。
“是…
俩侍卫对视一眼,动手继续脱。
“娘娘可以了,属下到外面候着,有什么事情随时召唤。徐仁培道。
姜以婧见亵裤脱下了,但还有一条短裤衩。
见她又蹙眉,两个侍卫麻溜都跑出去了,“娘娘,如果还要脱,那就劳烦您了。
姜以婧“……
她看着床上全身青黑的人,心底不由涌起一丝怜悯,细细想来,这个男人其实也挺可怜的。
母亲早逝,皇帝为保护他,小小年纪就被送走,十五岁才归来,又逢战乱披甲上阵杀敌,心爱的女人为他挡箭而死。
而原主是他的妻子,却是被人威逼想要杀他的人,只是把她关进冷宫,已经算是仁慈了。
算了,如果两人能和平分手,离开之前就帮他把毒解了。
她全神贯注,把银针一根根插 入司司空临临穴位。
一刻多钟后,两百一十六根银针,插满男人全身。
姜以婧两个手掌伸出,运气于掌心,从这些银针上方轻轻拂过,氤氲之气萦绕。
刹那,银针微微发颤,发出阵阵“嗡嗡低鸣声音,就像蜂鸣一般。
渐渐地,司司空临临身上的青黑色淡了不少。
她把银针全吸出,浓稠墨汁般的黑血,顺着针眼冒出来。
整整忙了一个多时辰,司司空临临终于脱离危险。
姜以婧把被子给他拉上,累得瘫坐椅子上。
这尸僵毒果然霸道,废了她不少功力,才把毒逼出来一半。
“你们两个进来。她对外喊了一声。
听到喊声,两个侍卫开门进来。
“太子妃,殿下如何了?
“暂时是死不了,记住,三个时辰内不要让他泡浴。她吩咐完便起身离开。
现在已是凌晨两点,得赶快回去补眠。
徐仁培和冯衡见到太子面色恢复正常,提着的心才落下来。
幸好有太子妃,不然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姜以婧走了没一会,床上的人手指动了动,缓缓张开眼睛。
徐仁培眼尖先看到了,惊喜道“殿下,您可醒了。
司司空临临感觉到身上的轻松,知道又熬过一个月圆之夜。
“嗯,现在什么时辰了?
“回殿下,现在是丑时五刻。徐仁培答道。
“丑时五刻?司司空临临诧异看着窗外的天色,这一夜这么快就挺过来了?
冯衡红着眼睛道“殿下,您这次毒发跟前几日一样严重,是太子妃帮您逼毒,您才这么快醒过来。
“竟是她?
司司空临临动了动想要起来,才发现被子下的身子司空临荡荡的。
面色霎时阴云密布,气怒道“谁让你们脱本宫的裤子?
两个侍卫欲哭无泪,就知道殿下会找他们算后账。
“是太子妃脱的,不是…是属下只脱上衣,裤子…裤子是娘娘脱的,属下都出去了,绝对没有看见…
“住嘴。
徐仁培暗瞪冯衡一眼,真是越说越离谱了。
“殿下,您的情况危急,娘娘说要为您逼毒,必须要脱裤子。
司司空临临面色染上绯红,这女人真不知廉耻,连男人的裤子都敢脱!还有她什么事不敢干的?
想到她可能也脱过别的男人裤子,心里就莫名烦躁。
“滚出去备热水,本宫要沐浴。
“殿下不可。冯衡连忙摇头。
“太子妃吩咐过,针灸过后三个时辰内,您不能泡浴的。
看到太子要吃人的眼神,两个侍卫十分无奈,不过见他人好好的,他们挨骂也是值得的。
“殿下,您先歇着,等明儿早上,属下为您备好热水。
两个侍卫出去后,司司空临临掀开被子下床,拿过放在屏风的衣服想穿上,却发现自己的短裤衩被剪成几块。
该死的女人,又剪他的衣服。
———
翌日。
姜以婧正吃着早膳,见司司空临临一身杏黄太子服走进来。
宫人们纷纷行礼,“太子殿下吉祥。
姜以婧淡淡睥他一眼,继续吃她盘子里的虾饺,东宫的厨子手艺真不错,做出来的饭菜,比前世的五星级酒店还好吃。
司司空临临撩袍坐在她对面,不由又想起昨晚上,自己被这女人看光的事情,耳根不由微烫。
“昨晚上的事情,谢了。
姜以婧抬眸看他,“哈!生性凉薄的太子殿下,居然也会说谢人,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你…
“行了。姜以婧摆手,“真要谢我的话,就让我出宫一趟,我想回应国公府看望祖父。
原主是祖父养大,是这世唯上一的亲人。
她来到这异世的几个晚上,总是在半夜里梦见原主出嫁前,祖父拉着她的手,看她心疼又不舍得的眼神。
每次这个梦一出现,她的心就钝痛得厉害。
她知道这是原主残留的意识,所以她决定回去看看,完成原主未了的心愿。
“允了。
“我的嫁妆要带走。她又道。
“嫁妆要带走?司司空临临冷下脸,和离圣旨还没下,这个女人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带走嫁妆?
“不可以。
他当即拒绝,“没和离之前就带走嫁妆,你让东燕国的百姓怎么看待本宫?
“我的嫁妆被姜建成苛扣,我带回去是要找他算账。
姜以婧拿出一本嫁妆清单,继续道“这些嫁妆是祖父亲自为我准备的,却在出嫁前晚被姜建成暗中调换。
这嫁妆单子上写的物品,箱子里面一件都没有。若不是你把我关进冷宫,我至于到现在才知道嫁妆都是假的吗?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