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凤轻彤赵康(凤轻彤祁曜赵康)全本阅读_凤轻彤赵康最新热门小说

凤轻彤赵康(凤轻彤祁曜赵康)全本阅读_凤轻彤赵康最新热门小说

《凤轻彤祁曜赵康》

八爪鱼888

凤轻彤 凤轻彤祁曜赵康 现代言情 赵康

主角是凤轻彤赵康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凤轻彤祁曜赵康》,小说作者是“八爪鱼888”,书中精彩内容是:“本郡主命令你们立刻打开宫门。”凤轻彤举着牌位上前一步,两个侍卫立刻长矛相对,竟是半分不留情面。硬的不行来软的。玲珑笑嘻嘻地上前一步,将准备好的银票塞进侍卫的腰包...

来源:黎怡叶   主角: 凤轻彤赵康   时间:2022-12-21 18:16

《凤轻彤祁曜赵康》小说介绍

网文大咖“八爪鱼888”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凤轻彤祁曜赵康》,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凤轻彤赵康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今夜,凤轻彤守灵明日是穆王府出殡的日子“父王,母妃小玖已经承袭王位,穆王府暂时保住了”少女一袭白衣素裳,恭敬地跪拜在父母牌位前挺直脊背,白皙素手将一张纸丢…

第3章 挟持

宫门外。

一身素白孝服的少女头戴白花、手举先父灵位,朗声道“我要面圣。

玲珑配合地从腰间的赘肉里,拽出一块入宫腰牌。

戍卫宫门的侍卫一言不发,态度明确不让进。

“本郡主命令你们立刻打开宫门。

凤轻彤举着牌位上前一步,两个侍卫立刻长矛相对,竟是半分不留情面。

硬的不行来软的。

玲珑笑嘻嘻地上前一步,将准备好的银票塞进侍卫的腰包。

“侍卫大哥,我家郡主也不是第一次入宫了,此事事关重大,必须得尽快面圣。若是耽搁了,恐怕你们也不好交差啊……

二人自岿然不动。钱,拿了。人,不让进。

“大胆!你们竟敢收受银钱却不放我家郡主入宫?这可是大不敬之罪!

玲珑气得又想捋袖子,其中一名侍卫终于开口“素服入宫乃是大不敬。郡主,别难为属下。

“……放屁,分明是皇帝老儿避而不见!

凤轻彤深吸一口气,“咱们走。

两条街外,凤轻彤打量着宫门,咬紧朱唇。

今日,她非要入宫不可。

“三小姐,那好像是要入宫的马车!玲珑指着向宫门方向疾驰的豪华马车。

车内之人,定然非富即贵。

凤轻彤灵机一动,小声跟玲珑耳语两声。

玲珑用力点头,二人说做便做!

“哎呦!玲珑立刻冲到马车前,就势一滚嚎起来“要命了!横冲直撞压死人了!

别看玲珑是个胖丫头,确是个灵活的胖子。

实际上,赶车护卫眼疾手快,已然勒住了马车去势,根本没碰到玲珑。

“没事吧?赶车护卫略一迟疑,还是跳下马车查看玲珑的“伤势。

趁着这个空档,凤轻彤立刻跃上马车,待看清车内人时,凤眸一怔,当机立断掏出匕首,执行原计划。

“别动!匕首直直对准了男子的喉咙,凤轻彤朱唇微启“我容易手抖。

男子斜睨来人一眼,自岿然不动“是你?

凤轻彤微诧,这位锦衣卫使竟然认识自己?

“凤三郡主,可知我是谁?

她自然知道。

此人乃是权倾朝野的锦衣卫都指挥使、老皇帝的忠犬走狗。

祁曜,祁大人。

“两个选择。一,带我入宫。二,你死,我坐你的马车入宫。凤轻彤攥紧匕首,凤眸微寒。

祁曜受伤了。

她刚一上马车,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饶是指挥使大人身着飞鱼服、手握绣春刀,仍不能掩盖他重伤的事实。

否则,怎会软卧马车入宫?

凤轻彤眸光微冷,这走狗果然受宠得紧。

祁曜剑眉微挑,那双阴寒的墨眸打量着凤轻彤。

她白衣素裳,怀抱灵位,上书“先父穆王凤擎苍之牌位,握着匕首的素手略有些颤抖,想是从来不曾杀过人罢。

“祁大人。匕首不善地压了压,提醒祁曜尽快决断。

“好。祁曜薄唇微启,竟是答应了凤轻彤的要求。

凤轻彤满意点头。

匕首悄然往回收了收,便是这一刹的功夫,祁曜手起匕首落,他有力的大掌立时攥住了小女人的脖颈。

小女人比祁曜想得还要纤弱,只要手中稍一用力,便能拧断她的脖子,让这位凤三郡主死得悄无声息!

“凤三郡主,就算本座身受重伤,也非你能胁迫得了的。

凤轻彤非但不躲,还顺着祁曜的手趁势往祁曜的身前靠了靠。

“你敢杀我?小女人眉目刚毅锐利,凤眸不服输地盯着祁曜“那你可得快点,不然我就要喊了。

祁曜直觉这小女人有阴谋,快速撤手。偏已经迟了,凤轻彤竟是顺着那股力道不管不顾地砸进了祁曜的怀里,期间还不忘拽住他后撤的手,按在心口。

“皇上亲弟新丧期,遗孤却被锦衣卫都指挥使轻薄,怎么也得是个大不敬之罪吧。祁大人,你说皇上会不会袒护你?

锦衣卫都指挥使这个位置,得罪的人不计其数,一旦有机会,谁不想踩祁曜几脚?

凤轻彤以自己作伐,祁曜这厮带她也得带。

不带也得带!

另一侧,凤轻彤的另一只手已悄然攥紧了腰间藏着的金簪。

她死不足惜,但穆王府,决不能失去第二次机会。

浑然没将凤轻彤小儿科的举动放在眼里,祁曜手上微微用力捏了捏,咬牙切齿地道

“起来。

男人耳根泛红,触手温软和耳畔的热气,冲散了马车里的剑拔弩张。

“大人,还好吗?

驾车的护卫总算从玲珑那脱身,听到马车里传来动静,手已经握在了绣春刀上。

凤轻彤不退不让,凌厉的凤眸微眯,只要祁曜示警,她就撕破脸喊非礼。

你掂量着办吧!

冷冽的锐利男人深吸一口气,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

“无事,入宫。

安全了。

凤轻彤松口气,就准备起身离这个杀神远一点。

岂料祁曜拥住凤轻彤的腰,竟是将佳人又拉近了一些。

“你喊,我娶你。祁曜从不是吃亏的主儿,冷着脸沉声道。

被女人占了便宜,总得找回场子来。

凤轻彤面不改色心不跳,用力按住祁曜的伤口。

男人吃痛松手,凤轻彤不紧不慢地坐到距离他最远的位置。

“想得美。

“不知廉耻。祁曜沉着脸闭目养神。

凤轻彤冷嗤,抱紧怀里父王的牌位。

跟穆王府满门性命比,廉耻值几个钱?

马车顺利入了宫门。

不知何时,祁曜悄然睁眼,打量着这位凤三郡主。

见惯生死,祁曜突然有点好奇,凤三郡主不要脸面不怕死,处心积虑入宫面圣,能讨得了什么好。

凤轻彤不安分地从窗缝里望着渐远的宫门,便欲伺机跳车。

“坐着,祁曜惜字如金,英挺锐利的五官冷冽嗜血,不可亲近。

凤轻彤再不小觑了这厮,没敢轻举妄动。

直到入了内宫宫门,在首领太监宋公公诧异的目光下,凤轻彤同祁曜一起下了马车。

望着祁曜挺拔冷厉的背影,她出声道“哎,多谢。

祁曜本可以揭发自己。她打不过祁曜,也打不过祁曜的护卫。

祁曜连头都没回,“烦请宋公公通禀一声。

“哎,哎。宋公公一步三回头,神色古怪地看看凤轻彤,又瞧瞧祁曜。

祁曜面圣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便再次坐上马车准备出宫。

离去前,冷冽的墨眸瞟了一眼跪在殿外手举灵位的凤轻彤,小丫头片子口中高呼着“先穆王拜谢皇上多年隆恩浩荡!

看来,今日凤三郡主能如愿面圣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