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纪堰沈尽欢的小说叫什么》沈尽欢纪堰已完结小说_纪堰沈尽欢的小说叫什么(沈尽欢纪堰)火爆小说

《纪堰沈尽欢的小说叫什么》沈尽欢纪堰已完结小说_纪堰沈尽欢的小说叫什么(沈尽欢纪堰)火爆小说

《纪堰沈尽欢的小说叫什么》

小丫么小刺花

沈尽欢 穿越重生 纪堰 纪堰沈尽欢的小说叫什么

高口碑小说《纪堰沈尽欢的小说叫什么》是作者“小丫么小刺花”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沈尽欢纪堰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擦!真下雪了,又有人被冤枉了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家发出一片哄笑,不过,六月下雪确实挺奇怪的,昨天还查了天气预报说这一片连续六天都是大太阳,不然这群富二代也不会挑这时候组队过来爬山。“今天这的天气很异常,大家聚到一起,我们先下山吧,安全第一。”纪堰皱眉道...

来源:黎怡叶   主角: 沈尽欢纪堰   时间:2022-12-21 18:20

《纪堰沈尽欢的小说叫什么》小说介绍

小说《纪堰沈尽欢的小说叫什么》,是作者“小丫么小刺花”笔下的一部​穿越重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沈尽欢纪堰,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尽管知道尽欢不简单,但是他还是下意识就挡在她前面,眉头微微皱起:“我女朋友”廖樰萦不可置信般地后退了两步,眼圈发红:“你骗人,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狐狸精,你们以前肯定不认识,她刚才…

第1章

“诶,你们看,最新头条!靠,乔先生今天逝世!

一伙人闻言都围了过去。

“不是吧,这么有钱的人也会死啊!还挺可惜的,不过有一说一啊,乔先生是个好人。有人发出一阵无关痛痒的唏嘘。

有个女孩突然惊呼一声“呀,你们有没有感觉到,好像下雪了?

她伸出手去接,一片晶莹的雪花恰好落在掌心上,一点点慢慢融化,很快就看不见了。

“擦!真下雪了,又有人被冤枉了嘛!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大家发出一片哄笑,不过,六月下雪确实挺奇怪的,昨天还查了天气预报说这一片连续六天都是大太阳,不然这群富二代也不会挑这时候组队过来爬山。

“今天这的天气很异常,大家聚到一起,我们先下山吧,安全第一。纪堰皱眉道。

“啊,纪堰哥哥,我还想多玩会呢!同行的一伙人里属廖樰萦家里条件最好,小公主挺任性,根本不服管。

“纪堰没事,再玩会吧,小雪,问题不大。小公主的追求者第一个帮了腔。

“就是就是!大家纷纷开口。

纪堰虽然觉得不对劲,但是大家既然统一了意见,那他也没办法,只能和大家一起继续往上走。

“你们有没有听过这座山的传说啊?

“你是说那个么?

“对对对,就是那个!

“不能迷信,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放心,没事!

“但是,温度好像越来越低了,而且半个小时前我们应该就走过这。

“不是吧!

“真的。纪堰半小时前在这里做过记号,现在居然又回到了这里。

大家来来回回四五趟后,终于接受了这个绝望的事实,他们真的被困在这里了。

雪越下越大,天色也渐渐昏暗下来,如果再找不到出路,他们很可能会被冻死在这里。

手机也没有信号了。

各种负面情绪开始充斥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最后,一群人分了四拨,纪堰被单出来,一个人一组。

他们分头寻找出路,东南西北每组各走一边。

本来小公主非要跟纪堰一起走,但是他一向对廖樰萦避之不及的,拒绝几次后,小公主面子上挂不住,就去跟自己一个追求者同组了,他恰好可以落个清静。

纪堰只沿着这条朝南的方向一直往前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穿过了一茬又一茬的灌木丛,还有那一棵又一棵遮天蔽日的古树,眼前豁然开朗,一望无际,满目荒凉,皑皑白雪。

后来即使过了很多很多年,他依旧记得这一天,那是一种一眼万年的惊艳。

昆仑雪,墨灰色云罗烟。

乌发垂地,道袍裹身,那个少女跪坐在雪地里,漫天风雪皆温柔待她,撩起青丝,拂过簪髻流苏,轻轻起,又慢慢落。

听到动静,她缓缓转过头,茶棕色的眸子里好似藏着万般情绪,又好似波澜不惊尘埃落定。

那一刻,心脏骤然紧缩,他甚至不由自主地想要跪下,只为这施舍般的一眼打量。

“您,您是谁,为什么会在这?他缓了好久,才重新站起,一点点朝她走过去,对话里也下意识用上了敬词。

她睫毛很长,低垂着眉眼时,那明暗错落的阴影总引人视线不自觉跟随。

“昆仑墟自古有来无回,闲人勿进,你不知?她声音很沉,似是许久未开口的低哑,即便如此,也如珠玉落盘般的清脆悦耳。

纪堰被这样的声音蛊惑到,眼神离散了许多,听得那警告的话语才稍稍清醒了一些。

他不知道自己如今遇到的是真实的物事,还是大梦一场,她是人还是诱人堕落的神明?

“我无意冒犯。

她缓缓起身,脚步有些蹒跚乏力,乔垣死了,沉欢珠上最后一颗带情纹的珠子又变得光滑如初,身体里的力量在慢慢退散。

“小心!纪堰怕她摔倒,连忙跑过去扶住她。

尽欢抬头,这个男人眼里竟然全是对她的心疼。

肌肤相触的那一刹那,她察觉到沉欢珠隐隐发烫,他身上也若隐若现地闪过一丝橙光。

“我送你去医院。他只注意到女孩微微发白的唇色,她太美了,看起来像一尊易碎的仙女水晶。

她扣住了纪堰的手腕,声调缓慢,音质里自带一股子懒散的媚感“你可有婚配?

纪堰不太习惯这种说话方式,但他能听懂她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女朋友也没有未婚妻,单身。

“可以帮我一个忙么?她这样的姑娘,说任何请求都不会叫人觉得卑微过分,只恨不得自己可以满足了她所有的心愿才好。

“好。他且不问缘由,便先答应了,因为在她开口的那一刻,纪堰便想无条件应允她。

她低笑一声,那张清冷的玉面随即染上三两分颜色,实在勾的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可以爱我嘛,无条件、全身心,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爱我。她瞧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开口。

太惑人了,他的心跳一次比一次更急促,手脚发烫,脑子里一阵一阵地嗡嗡作响“好。

这一刻,他明明不知道她的来历,不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她的年龄,一无所知却已经许了承诺。

只有她自己能看到的橙色的光芒化作星星点点的能量一点点通过两人相触的皮肤沁入她身体里。

身上的乏力感散了些。

尽欢的眼里慢慢氤氲出笑意,漫天的大雪悄无声息地停下。

“我去换件衣服,送你和你的朋友出去。

纪堰下意识想问,你为什么知道我还有同伴,但是他忍住了。

女孩牵着他的手,十指相扣的那一瞬间,纪堰多少有点同手同脚。

刚才那么大的雪他都没有手脚僵硬,现在却多少有点把人类本能还给父母的意思。

“你在紧张吗?

她抬头看他。

“我,有点紧张。

尽欢被逗笑了“之前没有和姑娘家交往过么?

她说话有种很天然文绉绉的感觉。

“没有谈过恋爱。

“我叫沈尽欢,人生得意需尽欢的尽欢。她一边说,一边拿起他的手,在他手心里写自己的名字。

手心的痒意一点点通过神经末梢钻进大脑皮层,最后在心口炸开。

随即他又发现女孩的手很凉,低于常人温度的那种凉,他连忙将她的两只手包裹住,柔声询问“冷吗?

她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醉人的小酒窝,右侧鼻翼上有一颗小痣,又纯又欲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纪堰最喜欢她的眼睛,偏偏,他最不敢看的也是她的眼睛,只消一眼,就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被吸进去了一样。

“不冷。

“我叫纪堰。

原来在白雪深处,林深之际,溪水之源,还藏着一座古朴大气的小道观。

门边两侧是张扬的草书纂刻,左边是北海风建骑道士,昆仑月葬太和魂。

右边为扶桑万里樱花节,夜两千家数泪痕。

她让纪堰在堂中等待,自己入了那厢房收拾东西。

纪堰站在廊下,方才刚下过大雪,现在又放了晴,冰雪消融,四水归堂,这府邸修的实在讲究。

报道上似乎从未提到过昆仑墟还有一处道观。

但是她的存在和出现本身就存在许多不合理,他不想深究什么,甚至下意识想帮她隐藏这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我好了。

纪堰听到高跟鞋声,立刻转过身。

方才一身道袍的她就美的惑人,这一刻一身旗袍民国风打扮的她更加美艳不可方物。

腰肢纤细,不堪一握,手里还提着一只纯皮制的民国风行李箱,一点都不像现代人。

纪堰主动接过她的行李“就这些么?

女孩子不是应该有很多东西?

“出去了,你不是会给我买嘛?她娇笑着反问一句。

纪堰喜欢这种被需要的感觉,立马回应道“我买,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她挽着纪堰的胳膊“走吧。

他觉得,她好像从问他是否有婚配的那一刻开始就变了,明明之前她眼里根本没有自己,但是那之后她似乎刻意将某种特质藏起来了。

纪堰喜欢她这样待自己,因为如果是一开始的她,自己怕是这辈子也看不到她第二眼了,所以从一开始,两人之间的关系就不平等,她高高在上,他卑微如尘。

但是因为是他先动的心,所以便是卑微也是甜蜜的。

他有好多问题想问,比如说,道观里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比如说你父母呢?比如说这里跟外界常年闭塞你是怎么生活的?为什么你名字要用繁体字写?

但是对上她含笑的眼睛时,他突然间就什么都不想知道了。

她对这里很熟悉,没走几步,就带他回到了之前林中做过记号的那处。

“我们不去找他们么?

“他们会过来的。尽欢只是勾唇笑了笑,语气却笃定极了。

不等纪堰再开口说什么,身后几个方向突然传来几声惊喜的呼声!

“纪堰哥哥!

小公主原本是开开心心地跑过来,突然看到纪堰身边有个美的让人心肝乱颤的女人。

她当场呆愣住,随即像被丈夫背叛了一般的怒吼出声“纪堰,她是谁!

✨✨✨

预祝新书大火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