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唐若萱陈安)唐若萱陈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唐若萱陈安全集免费阅读

(唐若萱陈安)唐若萱陈安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唐若萱陈安全集免费阅读

《唐若萱陈安》

月下火

唐若萱 唐若萱陈安 都市小说 陈安

小说《唐若萱陈安》,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唐若萱陈安,也是实力派作者“月下火”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他希望她染病,也希望她没染病,内心矛盾着,痛苦着。忽然毫无征兆地眼前一黑,他就倒下去。他再醒来的时候,发现是躺在地毯上,昨晚昏倒时是什么样子的姿态,醒来后也就什么姿态,让他感觉到了孤独和可悲。自怨自艾一番,陈安来到卫生间,洗漱的时候,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有点模糊,以为是水汽,用手怎么抹都不清晰,他顿时心...

来源:黄诺先   主角: 唐若萱陈安   时间:2022-12-21 18:33

《唐若萱陈安》小说介绍

《唐若萱陈安》是由作者“月下火”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陈安无奈,就不管他,便上床,靠着看书忽的,他见门口有个人鬼鬼祟祟,正疑惑间,那人进来来人是他前同事,接替他工作的人,小苏,苏远明此人,也是在单位群里对他染病这事落井下石,冷嘲热讽,最活跃的几个人之一;也是将他病情透露给小师妹的人这里面,还有一个…

第3章

艾滋病,果然可怕!

烂命一条的我都怕,更不要说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她了!

站在阳台上,陈安看着妻子摇摇晃晃的车子离开小区,就知道此刻的妻子一定很心慌,手忙脚乱到方向盘都抓不稳。

一直目送她离开,他就抬头看向漆黑的夜空,笼罩在头顶上的,真的是死亡啊!

再回屋里,陈安看着熟悉的家私布景,处处充满和陈安一起营造爱巢时的心意,当时有多幸福甜蜜,现在就有多痛苦和失落。

回卧室,他站在偌大的结婚照下,怔怔地看着新娘子陈安,美得不可方物。

他爱着她,可也恨着她。

他希望她染病,也希望她没染病,内心矛盾着,痛苦着。

忽然毫无征兆地眼前一黑,他就倒下去。

他再醒来的时候,发现是躺在地毯上,昨晚昏倒时是什么样子的姿态,醒来后也就什么姿态,让他感觉到了孤独和可悲。

自怨自艾一番,陈安来到卫生间,洗漱的时候,看到镜子中的自己有点模糊,以为是水汽,用手怎么抹都不清晰,他顿时心凉。

这可能是艾滋病的另外一个症状,急性无菌性脑膜炎,病毒已经入侵到大脑,开始影响视力,马上就要影响大脑神经了。

他缓了好一会才看清楚镜子中的自己,结果吓得口杯和牙刷都掉了,因为他脸上起疹子了。

他低首一看,胸口和腹部都有疹子,就跟水痘一般,还有点痒。

来得好快,我要死了!

我随时都要死了。

死亡,好可怕!

陈安双手撑着洗漱台,瑟瑟发抖,眼泪和鼻涕口水不断滴下,悲惨得很。

从第一天腹泻,发烧,一直到现在完全确诊,都过去了一个月,他都提心吊胆,完全得不到作息,身体的免疫力急剧下降。

病毒也扩散得更快,对他进行更大的摧残!

我的日子不长了!

得安排后事了!

陈安缓了好大一会,下了一些面食,逼着自己吃下去,哪怕吐了之后再回来吃新的,有了点体力,他就带上口罩和墨镜,穿着长袖出门。

老师虽然是省地矿局的顾问领导,可他不住在地矿的家属小区,而是住在大学教师楼。

“你回来了,快进来!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

老师六十出头了,中等的个头,须面干净,戴着一副眼镜,发福的身材增添了几份儒雅气息。

他朝房间里喊一声,说陈安回来了,让老伴出来。

扑通一声,陈安跪在老师面前,不断磕头。

老师愣了愣,满脸堆笑,去拉陈安“陈安,不用这样,你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是博士了,是局里学历最高的,你也评上了正高,兼挂二级巡视员没什么不妥。这是你应得的!下半年好好努力,明年拿下矿产处的位置,顺理成章到正处级,在我66大寿上,你再给我下跪,那也不迟。

恰好师母出来,见到磕头行礼“哎哟,你们爷俩在做什么?

陈安再朝师母磕头“师娘,我没用,我没出息,辜负您了!

“这?你很优秀,你做的事也很出色,也很孝顺,你怎么辜负我了?

“哎哟,你别给我磕头了,起来说话吧!

师母起初不以为然,可听到陈安的声音不对劲,是哭泣着说的,听着就能勾起人心的悲伤。

她就有一种预感,知道陈安遇上事了。

“陈安,到底怎么了,起来说!

老师也看出不对了,严肃些许,让陈安起来,可陈安不听,他也只好先由陈安,且听听陈安遇上什么事了。

陈安让老师和师娘不要碰他,缓了好一会情绪,就将口罩拿下来。

脸上的毒疹,就藏不住。

师母关切地问“你这脸怎么回事?起这么多痘痘?在荒山野岭上没吃好没睡好,上火了?

陈安摇头,道“我这不是上火,我……

他到嘴的话不忍说出来,似乎会让两老人更失望。

顿住,他还是让两个老人坐下后,便拿出了阳性告知书。

“你……

老师一看结论,顿时觉得屋顶地板都要旋转,如果不是坐着,恐怕都要晕倒。

师母同样吃惊,知道这病意味着什么,眼泪不由得簌簌地落下。

老师咬咬牙,强忍着什么“你出差前不是好好的,怎么回来就这样了?

陈安就结合自己的经历,判断,以及医生的专业意见,得出的结论自然是陈安传染给他的。

老师和师母面面相觑,实在想不出唐家那丫头会是这样一个不知检点的女孩子,将好端端的陈安给祸害了,委实让他们心痛。

师傅来回踱步,眉头紧锁,手一直在颤抖,嘴里念念有词,却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就算是身为大学教授,当身边人遭遇这种变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哎哟,老头子,你别晃来晃去,你倒是想办法啊!

师母抹着眼泪,着急又无助,陈安的优秀和孝顺毋庸置疑,她没有儿子,便越来越将陈安当亲生儿子看待。

“老师,师母,不用再为我操心,我的情况我非常清楚!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不能继续报答了,我给你们再磕三个头!下辈子我再报答你们!

磕完,陈安起身,要走。

师母忙上前拦住,道“你要去哪里?

陈安道“先去单位辞职,然后去医院,可能就出不来了。

“别急着走,你先坐着,让我和你老师商量商量。

师母忙去拉住陈安,见陈安避讳,说怕传给她,她就斥责“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师母我一把年纪,也活不长了,还怕得什么病!

“哦,对了,让婉婷回来,她鬼主意多,也许能想到办法呢。

陈婉婷是师母的独女,刚参加完高考,成绩非常不错,可以进入清北大学,可她没有报读,而是留在江东大学,这样不至于远离父母。

陈安桀然一笑,道“她刚高考结束,还在高兴当中,不要将我的事告诉她。我这病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老师顿步,道“唐家那边是什么态度?陈安那丫头又是怎么个说法?总不能就不给你一个交代吧?

陈安道“我昨天才确定的,也跟若萱聊了,她还在潜伏期吧,没有像我这样发作。但我告诉她了,让她去做筛查,她还没告诉我结果。

他心中一阵伤悲“这要什么交代?要到了交代又能改变什么?算我倒霉,我命不好!遇上老师和师母,是我最幸运的事,让我不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陈安又下跪,除了磕头,真不知道怎么报答他们了。

师母泪眼朦胧地看着陈安,将陈安抱住,道“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要放弃!你一定要心存希望,给你自己,也给我们!要活下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