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唐若萱陈安)唐若萱陈安完整版免费阅读_唐若萱陈安精彩小说

(唐若萱陈安)唐若萱陈安完整版免费阅读_唐若萱陈安精彩小说

《唐若萱陈安》

月下火

唐若萱 唐若萱陈安 都市小说 陈安

都市小说小说《唐若萱陈安》是由作者“月下火”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唐若萱陈安,其中内容精彩片段:这徐艾艾并不是他的朋友,而是陈安闺蜜的朋友,大家一起吃个几次饭。陈安,你的朋友团出现艾滋病了,我看你也快了。两个月前你通过了复筛,那现在呢?陈安上车,想要查看回婚房的路线交通情况,忽的才想起,那个房子已经卖了。呵呵,无家可归了...

来源:黄诺先   主角: 唐若萱陈安   时间:2022-12-21 18:42

《唐若萱陈安》小说介绍

《唐若萱陈安》是由作者“月下火”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陈安无奈,就不管他,便上床,靠着看书忽的,他见门口有个人鬼鬼祟祟,正疑惑间,那人进来来人是他前同事,接替他工作的人,小苏,苏远明此人,也是在单位群里对他染病这事落井下石,冷嘲热讽,最活跃的几个人之一;也是将他病情透露给小师妹的人这里面,还有一个…

第9章

“不是,你认错人了。

那女人吃惊,慌张地捡起袋子,快步离开。

尽管对方否认,可陈安还是越看对方越像认识的一个人,徐艾艾。

她的声音和身影,还有她开的车子,分明就是徐艾艾。

这徐艾艾并不是他的朋友,而是陈安闺蜜的朋友,大家一起吃个几次饭。

陈安,你的朋友团出现艾滋病了,我看你也快了。

两个月前你通过了复筛,那现在呢?

陈安上车,想要查看回婚房的路线交通情况,忽的才想起,那个房子已经卖了。

呵呵,无家可归了。

陈安苦笑,回租房。

他收拾了一下屋里卫生情况,把电脑书桌摆好,忽的有人敲门。

开门一看,是陈安。

落魄的样子让妻子看到,他很羞愧,就想马上关门,结果还是让她进来。

他道“你要是敢笑我,那你就危险了。我要对你做点什么,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看你脸上的疹没了,眼里也有亮彩,看来治疗有效果。

“我本是去医院探望你的,正好你出院,又见你往这边来,所以跟上来。

陈安在房间子看看,非常简陋,虽然是一房一厅,但也不会超过三十平。

她咬咬牙,道“给我认个错,道歉,我就让你回去跟我住。

陈安皱眉,道“你不提这一茬,我都忘记了。刚才我出院的时候,你猜我碰到谁了?

“谁?跟我有关?

“徐艾艾。你说跟你有关吗?

“你是说徐艾艾,她来这种医院,莫非和你一样?

“是的。

“你和她睡一起了?

“你神经啊,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水性杨花啊。

“你才水性杨花!

陈安若有所思道“上个星期我还看到徐艾艾,她精神很好啊,你不会看错了吧?

“你就当我看错吧,呵呵,你跟她密切接触?那你还是去做个筛查吧。

陈安就激动了,道“陈安,你还怀疑我?你是不是觉得我也该染病,你心里才会好受?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没病,我没传染给你!

“行,行,我不跟你吵,这是我去吃喝嫖赌,我玩得开放,是我自作孽。

陈安又道“你又看到我这个衰样了, 足以让你高兴,那我告诉你,你以后会越来愈高兴的,因为我没希望了,我只会越来越渣!你可以走了。

陈安咬咬牙,道“ 你老师对我误会很深,我说我没病,他不听,一定要我给你个交代。你说,我该怎么向你交代?

“原来你是想要这个啊,我给你!

陈安就拨打老师的电话,告诉老师他的治疗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他还说误会陈安了,陈安没病,那就不是陈安传给他的。

安抚几句老师,在老师问他缺不缺钱,他说不缺,就先挂断电话。

他就对陈安道“满意了吧?

“本来就是你胡乱猜忌和到处宣扬才给我带来的麻烦,你就该解决这个问题。收拾一下,就跟我走吧。爸妈知道你回江东了,你不过去跟他们打声招呼不合情理。

“我们不是离婚了吗?那是你爸妈……哦,什么时候去民政局把离婚证领了?这样,你也能跟那个什么飞去领证,能合法地同居,就不用去酒店开房。

“你……你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都说过了,离婚不离婚,是由我说了算,我想什么时候休掉你,我就什么时候休掉你!

陈安要出门,最后转身,指着陈安,道“你给我记住,现在得病的是你,不是我,所以,你没资格跟我平起平坐!你害了你自己,你也把我坑了!你看看你这样,让我怎么跟爸妈和亲戚朋友说?我还有脸去面对他们吗?你把这一切都毁了!

“我哪知道怎么得这病的,说得好像我背叛了你一样!我什么都没做!我努力学习,硕士博士学位都有了,我努力工作,评上了正高级工程师,我那个环节做错了,让我遭这个罪,我找谁说?我只有你一个女人,而那天也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出入酒店,我不怀疑你哪我怀疑谁?陈安,以后你别来找我了,我不想再看到你!

陈安哭了,摔门而走。

陈安则气得在客厅中来回踱步了许久,恨不得再踩出三室一厅。

一个星期后,陈安去做检查,结果数据不大行,龚主任让他再住院观察几天,这次就没有单间床位,而是三人间,他在中间的床位。

他就有了两个病友,闲聊中得知,其中左边的病友是艾滋病,和他一样到了发病期。

那艾友50多岁了,由一个中年妇女在照顾着。

右边是病友是乙肝病友,由妈妈照顾着。

两天下来,陈安对两个病友的情况了解得更多,特别是艾友,照顾的中年妇女竟然是其前妻。

艾友的病情阶段已经进入膏肓,并发症严重,肾衰竭和卡式肺炎,只要咳嗽就会带出血来,经常呼吸困难,一度上了呼吸机。

艾友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四肢干瘦,手像鸡爪一样卷曲,肚子像孕妇一样凸起,脸上深深凹陷,令人不敢直视。

纵是这样,艾友也很乐观,身体疼痛时也不吭,顶多就是用力抓床单,从没怕过,没哭过。

他多次说病好后要好好对前妻,好好补偿前妻,还想看到孩子结婚,还想抱孙子。

他前妻什么都依着,没有抱怨,擦身换尿布等都很尽心尽责,就算问艾友感觉如何,都是小心翼翼的。

另外的乙肝病友或许是因为病情严重,特别是转化为肝癌后,腹水让他的肚子鼓鼓的,在腹水压迫下,他的双腿也是鼓鼓的,他无法下床了,在疼痛的时候会忍不住呻吟,他妈妈只能在一边无助地流泪,一边说着鼓励的话。

相比较于两个病友,陈安觉得他还是幸福的,至少,他还能自己照顾自己。

入院第五天,陈安迷迷糊糊中昏睡,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抢救声,然后是心电图上那刺耳的终响,接着是乙肝病友妈妈绝望的哭声。

那年轻的乙肝病友没坚持下来,走了。

陈安第一次眼睁睁地一两个小时前还打招呼的人,转眼间就生死两别。

接下来,病房的气氛有点安静,陈安和艾友都不吭声,同时也多了一份相惜,说不定下一秒他们突发病症,也就挂了。

晚上七点左右,原来乙肝病友的床铺换了被褥之类,又有新的病人进来,是一位男艾友,白白净净的,有点娘,看样子是一个大学生。

陈安本想跟对方打个招呼,可随后发现陪护的竟然是一个男青年,和年轻艾友的举止有点龙阳,两个大男人完全不顾及周围,反而窃窃私语地说着情话。

被对方一个别样的眼神看来,陈安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他就只好扭转身子和头脸,同时拉来帘子阻挡些许。

“你很帅,他或许看上你了。

老艾友的前妻也看不惯两个大男人卿卿我我,但小声地揶揄了一下陈安。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