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阮林奶酪不加冰1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全集阅读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阮林奶酪不加冰1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全集阅读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

奶酪不加冰1

古代言情 奶酪不加冰1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 阮林

阮林奶酪不加冰1是古代言情小说《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奶酪不加冰1”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她依旧难以相信这充满古旧时代的氛围。她在这方寸大小的地界来回转着,找着,似一定要翻出个什么才肯罢休般....“转圈?”冷殇听人来报,眉头紧皱了起来。“是,像疯了般。将军!这女人不详,不如让我去杀了她!”库冬再次请命...

来源:黄诺先   主角: 阮林奶酪不加冰1   时间:2022-12-21 18:44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小说介绍

最具潜力佳作《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阮林奶酪不加冰1,也是实力作者“奶酪不加冰1”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待阮林休整了几日后,她将整个将军府逛了一遍这才觉得冷殇说得没错,她想逃出去的这个想法,简直愚蠢!另一件让阮林较为讶异的事情就是,这诺大的将军府,…

第2章 初入京都,天降刑罚

夏国边境多风雪,眼看着就要入春的季节,在这里,却见不得半点初春的景象,半山腰的冰雪似已凝结、风干,直到千年后才肯融化半分….而山下凌冽刺骨的寒风似也在警告这里的冬季还很漫长….

莫名来到此处的阮林经过刚才的种种风波后,终于迎来了她的第一次安静时刻。她细细地端量着这极狭窄的营帐,希望能从中找出现代人生活过的痕迹。那么,她就真的可以确定她只是入了一场戏中…..

“这布…. 阮林用手触碰了一下营帐内围的布幔,竟没想到真的是粗布缝制。她又凑近闻了闻,一股油脂味扑面而来。

她依旧难以相信这充满古旧时代的氛围。

她在这方寸大小的地界来回转着,找着,似一定要翻出个什么才肯罢休般….

“转圈?冷殇听人来报,眉头紧皱了起来。

“是,像疯了般。将军!这女人不详,不如让我去杀了她!库冬再次请命。此时此刻,他双目呈血红色,右手紧握的剑柄像是要立时拔观而出般…..

“派人送些吃食过去!冷殇思忖片刻,沉声道。

“将军! 库冬难以置信,出言愈要劝阻。

但,抬眼望去,那坐在正位上的人是那么的威严鹤立,不动如威。库冬怯懦了……他只得走出营帐,吩咐饭食。

就这样,当边境的夜幕临近时,已身疲力竭的阮林迎来了她在夏国的第一顿饭—-两个馒头。

“小弟弟?阮林见那送饭的小将士乳臭未干的模样,便又心生一计。

本想着只是来送饭的小将士闻言,颇为惊讶。他四处看了看,确定这营帐内除了那位打扮怪异的姑娘外,只有他一人的时候,“我?姑娘可是在唤我?

童声童气的模样,阮林估摸着这小娃似乎还未到变声期。

“对,你过来。

待那小将士走近后,阮林着急地问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有,现在是什么朝代了?

小将士听罢,颇为不解地眨巴了两下眼睛,不答反问道“姑娘竟不知道这是何处?

“我知道我还问你啊!阮林没有听到她想要的答案,着急的忘记了控制自己的情绪,竟对那身量单薄的小将士低吼了一声。唉!她一向性子急,路鹏以前也经常念叨她这点。

阮林见那小将士被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忙安抚道,“不好意思,我….太着急了。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拜托你快告诉我吧。

“这…这是夏….夏国边境。小将士说完,快步跑了出去。

“喂!喂!别走啊!喂…….阮林急切挽留,想再问问其他事情,奈何那小将士身形矫健,一溜烟便跑出了营帐,“这胆子!这胆子还来打仗啊!我家猫的胆子都比你大!阮林气的双手叉腰,冲着门外大叫道。

“只有这些?冷殇蹙眉望向那颤抖的小将士,沉声道。

“是….是的,将军,小的不敢欺骗将军…如实将他与阮林的对话禀告后,因着惧怕冷大将军的威严,所以小将士仍旧身形不停地颤抖着。

“下去吧!冷殇以手扶额,似已身心俱疲……

然而,库冬心中仍有疑问,又是个直肠子,所以待那小将士离开大营后,库冬便开口问道,“将军,何不杀了那女子?

冷殇冰冷的双眸正目视着前方的军机图,半晌没有言语。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对着库冬说道,“你放心,如若真是那女子下的毒,我定将她碎尸万段,为你复仇!不过现在我心中仍有疑问…..

原来,那下毒之人并不只毒杀了一人,而是杀害了与库冬青梅竹马的恋人双儿姑娘。因中毒过深,已当场殒身。这使得库冬对下毒之人恨之入骨。

“将军,我听你的!想到双儿的死,库冬的眼泪已在眼圈中打转。皆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却是未到伤心处啊……

就这样阮林被关在这营帐内大概六七日的光景。每日听着外面的击鼓声,出兵声,捷报声….却也是再未见得那冷面将军一次。只是每天数着日子,啃着手里的馒头….

就在第七日,阮林快要被憋疯之时,一个带着光芒的身形掀开布帘走了进来,“拴住手脚!堵住嘴巴!带上车!

虽还是那张冷脸,还是那嫌恶的眼神,但在阮林看来,库冬就像是天使般将她带到了光明处。

但,显然,从光明入“地狱似乎只在一瞬间…..

当阮林还正享受沐浴在许久未见的阳光下时,一双精壮的手打断了这一切美好,将她顺手一塞,塞进了一辆四周都用木板加固过的马车中。

就这样,阮林跟随着凯旋而归的大部队,回到了夏国京都城。

“沈管家,将马车上的女人关起来!冷殇身骑骏马,回到了阔别多日的府邸。这刚一进府门,便沉声吩咐道。

“将军,请恕老奴多嘴,不知将她关到何处才妥当?沈管家从未见他们的将军带回过女子,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报,将军,宫内有旨,命您即刻入宫,不得耽搁。冷殇刚要说话,一内管便骑马来到了将军府门口。

冷殇闻言,眉头紧皱。‘刚刚离宫不久,便又要召见…..’

想到此处,冷殇便也顾不得许多,跨上马背,扬长而去。独留沈管家在风中凌乱……

沈管家实在是没有了主意,只得去询问跟随将军回来的将士们。他想,打听清楚这女子身份,才好做安排,以免坏了将军的事情,便真真是他的错了。

“听说她是敌国的奸细……

“就是她下毒将沈少将毒成这样的…..

“她还把双儿姑娘都害死了……

这不问也罢,一问可把沈管家气着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世上会有如此歹毒的女子,而且还毒害了他那宝贝侄儿沈傲。

只听得沈管家大呼一声,“来啊!将那毒妇给我押近府内大牢!

这回京一路颠簸难熬,只到了京都,路还算平顺些,阮林也才得以歇息片刻。待阮林正要进入熟睡阶段时,只见两个壮汉匍匐进入了马车中,一人拖住阮林的一个胳膊,将她抬了出来。

“你这毒妇!老夫今日定要为我那可怜的侄儿报仇!阮林从马车中被拖出后,只见一位年近半百的大叔,指着她的鼻子便骂道。

“大叔,您哪位啊?阮林实在不解,她刚到这里,谁也不认识,怎么就突然冒出这么多仇家。

“你!你这毒妇!一会儿老夫就让你瞧瞧京都第一针灸圣手是谁!沈管家心道,阶下之囚还敢如此无礼,定要给她好看。

只见那两个壮汉又拉起阮林,向府里内院走去。就这样,在颠沛流离多日后,阮林又从小牢被关进了大牢…..

“老夫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你是敌国的奸细!沈管家捋了捋下巴上的长须,一副自鸣得意的模样。

阮林实在听不得‘奸细’这两个字,对着沈管家大声叫喊道,“又是奸细!你们哪只眼睛看出我是奸细啊!再说了,你们见过如此大方可爱的奸细吗?

沈管家听罢,还真凑近阮林细细打量了一番。那一头蓬乱打结的头发,那脸上一层层灰土泥点。大方可爱?沈管家摇了摇头,登时否定了阮林对她自己的胡缪定义。

“不承认?!来人!上刑具!这时,只见一个仆役装扮的小哥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卷用布包裹的东西。

“你可知这是何物啊?沈管家将布卷拿到手中,摆着阮林眼前得意地晃了两晃。

阮林嫌恶地剜了一眼身前的老大叔,并不准备搭他的话头。

“给我摁住她!沈管家见阮林态度如此恶略。本想吓唬吓唬她的想法瞬间收了回去,“不动点真功夫,我看你这毒妇是不肯认错了!沈管家挽起衣袖准备大干一场。

“住手!与此同时,似从牢房远处传来的一声轻吼,打断了牢内几人的行动。

虽未见其人,但听声音也知是那冷面阎王去而复返……

待冷殇走近,用冷眼淡淡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谁让你们将她关到这里的?!

沈管家吓得扑通跪在地上,喃喃低声道,“将军,老..老奴听说….

“关到柴房!冷殇不甚心累地打断了沈管家的解释。

“是!库冬领命走上前去,愈要拉起瘫坐在地的阮林。

“啊!腿….腿….麻了….阮林连连低声呼叫,希望眼前的人还能有一寸怜悯之心,给她一点点缓解的时间。

可本就心存怨念的库冬又如何去怜惜一个杀害了自己心上人的毒妇呢!

只见他生硬地拉扯着,扯得阮林腿关节吱吱作响。

“你放开我!终于,阮林委屈至极,用着身上仅存的一点力气扥开了库冬牵制她的手。

此时此刻的她再也忍受不住了,便放任着自己嚎啕大哭起来,“什么夏国!什么奸细!你们统统都是混蛋!我是阮林!我不是奸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路鹏!我要回家!只瞧她越哭越委屈,越哭声音越大…..

这一哭可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看蒙了,众人皆面面相觑,不知这“恶毒妇怎得突然变成了个委屈巴巴的小姑娘…..

“够了!哭得正尽兴的阮林听到一声怒吼,立马识相地将哭声憋了回去,只撇着嘴小声抽泣着。

能读到女博士的同学大脑总是会尤为清醒许多,虽然现下的种种情况的确是让她感到万分委屈,但她还是觉得命…..更重要些……

冷殇见阮林停了下来,便缓缓走到近处,用隐忍的眼神冷冷地直视着阮林,“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收起你那些愚蠢的想法!在我查明真相之前,你最好给我老实点!

阮林被吓得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默默抽泣着目送冷殇离开了牢房。

但最后的最后,也不知是她那场大哭生了效果,还是有些其他的什么原因,阮林并未被关进所谓的“柴房,而是被送进了一间颇为雅致的住所内…..而且在府内,她可以行动自由,只要不出府门,她就算闹出大天来都没人敢管她半分。

就这一点,阮林权当认为这是个民主的朝代,那冷面将军也是个民主的领导….只当此论,无他甚解…..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