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阮林奶酪不加冰1(阮林奶酪不加冰1)小说目录列表阅读-阮林奶酪不加冰1最新阅读

阮林奶酪不加冰1(阮林奶酪不加冰1)小说目录列表阅读-阮林奶酪不加冰1最新阅读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

奶酪不加冰1

古代言情 奶酪不加冰1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 阮林

最具实力派作家“奶酪不加冰1”又一新作《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阮林奶酪不加冰1,小说精彩片段:看这阵仗,颇像押送“要犯”赶赴刑场之势。这让本就胆怂的阮林突感一股寒颤.....不过幸好,冷殇还算有良心,派了与阮林较为相熟的库冬一同前去。在路上,库冬也颇为善解人意的解释着这一行大部队的缘由,“将军说了,近日山中多匪盗。故得连夜为姑娘钦点了人手护送!”这句话一说,阮林的心里顿时感觉暖洋洋的,‘这冷...

来源:黄诺先   主角: 阮林奶酪不加冰1   时间:2022-12-21 18:47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小说介绍

最具潜力佳作《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阮林奶酪不加冰1,也是实力作者“奶酪不加冰1”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待阮林休整了几日后,她将整个将军府逛了一遍这才觉得冷殇说得没错,她想逃出去的这个想法,简直愚蠢!另一件让阮林较为讶异的事情就是,这诺大的将军府,…

第5章 路遇截杀 险踏地府

阮林心内哀嚎不已,‘这阎王又要做什么啊!’

虽有千般万般个不愿,但在她转过身来的那一刻,净白的脸上早已附好了谄媚的微笑,随后便听得一句殷勤的问候声,声量不大不小,正中入耳…..“不知大将军还有什么吩咐?

“我有一位旧识,她身患顽疾,麻…烦…咳咳….请你去看看…..冷殇不自在地说着,言语中似透露着稍许尴尬……

冷大将军这模样,阮林多少也能猜出几分缘由。想必多半是因为位高权重的关系,所以开口求人办事的行当做起来有些生疏难拿罢了。

不过现在阮大小姐的注意点可不在冷将军尴尬的表情管理上,而是这个‘旧识’二字着实耀眼了些。直逼得阮林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个不停,嘴角也在不知不觉中弯起了月牙状,“将军有位旧识?不知这位旧识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与将军是……

正待阮林挑起了八卦的心肠,想要细细的打探一番时,只见冷殇突而眸光凌冽如斯,生生地逼停了阮林的盎然兴致,“将军放心!无论这‘旧识’与大将军何种关系,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阮林必当竭尽所能,不负将军所托!啊哈哈…..

就这样,在次日晨间,似报头晓的鸡还在呼呼大睡的时候,阮林就被一众将士“架上了马车。看这阵仗,颇像押送“要犯赶赴刑场之势。

这让本就胆怂的阮林突感一股寒颤…..

不过幸好,冷殇还算有良心,派了与阮林较为相熟的库冬一同前去。在路上,库冬也颇为善解人意的解释着这一行大部队的缘由,“将军说了,近日山中多匪盗。故得连夜为姑娘钦点了人手护送!

这句话一说,阮林的心里顿时感觉暖洋洋的,‘这冷将军也有不冷的时候嘛!’

然而,正待阮林坐在马车上欣赏着这个异世界的鸟语花香之时,前面突然的一声厉喝传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阮林惊慌,想要下车一探个究竟。

但,刚掀动起那车帘的一角,只听得一声羽箭入木的声音,“姑娘小心!

就这样,阮林被生生的困在了马车里,只听得外面刀剑相碰、厮杀灌耳还有库冬在车旁的守护嘱托声,“姑娘莫怕!且莫出来!

她只得双手做祈求神明状,盼着库冬能以一敌十,杀得那些匪盗片甲不留…….

就在她诚心诚意地祈求观世音菩萨、王母娘娘、玉皇大帝、如来佛祖大显神通之时,突然似有一股强劲的动力使马车再次跑了起来,没错!是跑!速度之快让阮林有一种回到了现代坐上了汽车的感觉……

“库冬?是你吗?阮林双手扣在马车的左右窗格上,惊慌问道。

但,回应她的除了加速奔驰的马车外,并无其他……

这让阮林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来,只瞧着她双唇紧闭,眼睛直直地盯着那晃动的布帘,像是在蓄力,又像是在为自己鼓劲一般。终于,她下定决心,快速地挪动至布帘前,然后一只手依旧撑着窗格,另一只手快速掀开了布帘。

而眼前糟糕的情景简直要把她的心脏吓出几个深洞洞般!只瞧着奔驰的马匹像受了惊一样,不管不顾地向前急跑…..但,越往前,阮林越是看不清前路,“没路了?!

阮林惊慌不已,前面竟是高耸悬崖…….她连忙松开窗格,想要伸手够得拴在马匹上的缰绳,但似乎一切都为时已晚已……

就在阮林想要抓住生命的最后一线生机之时,马匹像疯了一般,拼命地向悬崖处疾驰了过去,“啊!一阵速降、一阵晕眩,阮林似乎已无比熟悉这种感觉,慢慢的她不受控制的闭合了双眼……

而约莫半个时辰后,将军府正堂前,以将军护卫首领库冬为首,其他伤残将士跪在堂外,等待着判决的来临。

“将军!属下办事不力,没有保护好阮姑娘,请将军重罚!库冬声声振耳的请罪惊醒了堂上面色早已呈铁青色的冷大将军。

“是我太大意了…..冷殇双目阴沉,眉梢紧皱。语气中似是在怨怪着自己,如果自己跟着一同前去或是再等等…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了?那女子痴痴的笑脸依旧恍惚出现在他眼前,却是再也见不到了…..

这时站在一旁的沈傲突然想到了什么,安静的眼眸突地闪出一道精光来,“库冬,阮姑娘所坠悬崖可是近郊断崖?

“是。库冬现下正陷在自己的悔恨自责当中,无法自拔。自是想不到这沈先生所问何意的。

“将军,据我所知,近郊断崖连同清河赤水一带……也许……沈傲突然一滞,眼睛若有所思地在冷殇和库冬身上徘徊。

只见冷殇此时铁青般的面容这会儿突显出半寸红光来,像是急切地想要抓住什么般,他快速将目光移向那跪在正堂上的人,“库冬!去挑几个身手出挑的护卫,随我一同去赤水!沈傲!去查今日这些黑衣人的来历!

“是!沈傲与库冬均领命离去。而此时的冷殇心里似乎在期盼着什么…..

而就在冷大将军的骑兵快速移至赤水一带,开始找寻阮林下落的时候;另一边如世外桃源般的静谧深处,百花正灼灼齐放,争那耀眼之姿;而不远处的潺潺泉水随煦日和风时不时地也荡漾着七彩的波浪。

就在这鸟语花香,万物争芒的地界上,一间稍显破败的茅草屋却将这里的景致一分为二,显得尤其与众不同了些……

而从这茅草屋中隐隐传出的一声声女子的吃痛呓语也显得更加格格不入,“呀!好痛啊!

阮林从昏迷中转醒过来,感觉像是所有的骨头都碎裂了般,只觉得全身哪哪都疼。

“嗯?这是哪里?看起来不像医院啊…..她提溜的眼珠四处看着,似乎想要找寻着现代人的生活气息。

而就在此时,只见一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 ‘人’ 向着阮林的方向走了过来。

“这….这是什么?莫不是我真的死了,已经到了阴曹地府?!阮林嘀咕着,警醒地想要将自己的身子向里面挪动,然而却发现身体像不是她自己的一般,完全不听使唤,她只得大声呼救道,“救命啊!救命啊!我阮林一生行得正,坐的端,从来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啊。牛鬼蛇神大叔,饶了我吧!

“什么牛鬼蛇神,我还魑魅魍魉呢…..只见那来 ‘人’,将满脸的长发往头后方拨了一拨,对着惊慌失措的阮林失口笑道,“小姑娘,你终于醒啦~

“你你你……你是人?!阮林见那来者约莫三四十岁的光景,虽穿着打扮颇为邋遢闲散了些,但却是长着人的模样。

那人听罢,似怔了两怔,随后左右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那破旧褴褛的衣衫,颇为尴尬地咳嗽了几声,“没错!是人!正正经经,活人一个!

见那‘人’神态、话语与正常人无异,阮林一颗悬着的心也便是放了下来,“那我这是在哪里?还有…..您….您是哪位?

“这里呀!额……按你们的说法呢,这里便是崖底了。你是被我从赤水旁捡回来的,所以我应该算的上你的救命恩人!还有啊,我不叫‘妠卫’,我叫钱卫。那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一堆看似野菜的旁边坐了下来。

“那我现在为什么不能动了?阮林似有意无意地拨动了两下厚重的身体,用动作抗议着。

“你呀!我把你捡回来的时候你就剩一口气了,这不!前两天才把你的骨头都接好嘛!要想动啊,还得…..我算算啊…..还得个十日左右吧。钱卫一边摘着手里的菜,一边悠悠然道。

“哦,那真是太感谢您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木乃伊状阮林躺在床上感激涕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虽然这一摔没把她摔回现在文明世界,但总体上说,现在的境况也是蛮好的,捡回一条命不说,还摆脱了冷面阎王。对于阮林来说这真算得上一件可喜可贺的事了…..

然,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句话用在此处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只瞧着钱卫听罢,悻悻然扔掉了手中的菜叶,大笑着走到了小床边,“哈哈哈,女娃娃!如若你真要谢我,现下便有一个机会!

阮林犹疑的眼睛眨了两眨,心道,‘这大叔不会想让我以身相许吧…..’

钱卫不待阮林回复一二,便急匆匆地从腰间的破烂口袋里掏出一叠纸来……

“大叔!强娶强卖可是犯法的!你可不要乱来!阮林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离眼前的这位远一些,奈何身子似千斤重,任由着自己如何蠕动,也只动了分寸之地。

而作势要靠近的钱卫,听得此话,颇为不满道,“嗯?小女娃娃!你这说的哪里话!我钱卫虽不名一文,但道义伦理还是熟记于心的!且莫要说这些个轻贱言语,伤了你我之间的缘分命数!

“不….不好意思哈!我这不是动也动不得,又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所以就…..

正当阮林难为情地表达着歉意的时候,只瞧着这钱卫气来的快,散的也着实的快,“不打紧!不打紧!诺!你就告诉我这个药方是从何处所得便是!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