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阮林奶酪不加冰1)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阮林奶酪不加冰1)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

奶酪不加冰1

古代言情 奶酪不加冰1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 阮林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阮林奶酪不加冰1,由作者“奶酪不加冰1”精心编写完成,精彩片段如下:“你也懂医术?”阮林并没有着急告诉钱卫那药方的事情,而是反问道。钱卫听到阮林这么一问,脸色竟生出些许愠色来,“懂?哼!鄙人不才,已在这深山之中研习医术药理近十载,精通二字可能与鄙人更相宜些!姑娘且莫忘了,你的这身筋骨可都是鄙人接好的!”阮林听罢,心内猜道,‘莫不是个医痴.....’钱卫见阮林不再言语...

来源:黄诺先   主角: 阮林奶酪不加冰1   时间:2022-12-21 18:51

《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小说介绍

最具潜力佳作《穿越之冷面将军变醋坛》,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阮林奶酪不加冰1,也是实力作者“奶酪不加冰1”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待阮林休整了几日后,她将整个将军府逛了一遍这才觉得冷殇说得没错,她想逃出去的这个想法,简直愚蠢!另一件让阮林较为讶异的事情就是,这诺大的将军府,…

第6章 出得桃林,又逢洞天?

“药方?什么药方?事实上,阮林现在头还是昏昏沉沉的,再加上全身疼痛难忍,她哪还记得起什么药方来!

“哎呦!钱卫见阮林像是已经忘了,便着急了起来,一屁股就坐在了床上,不成想直接坐到了阮林漏在被子外面的胳膊,痛得她大叫了起来。

“得罪~得罪了~钱卫忙站起身来,憨憨地跑到桌子旁边拿了把木凳。

只瞧着他将凳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床边,然后轻缓地坐了下来,所有的动作都像竖起了身上的每根毛发般。

就这样,待他整理好所有的动作表情后,两只手端庄地执起那一沓纸张,朗朗有声地念了起来,“木香、白芷、生甘草、防风、贯仲…

“哦……阮林一下子明白了这纸的出处,原来钱卫是看见了那个治疗瘟疫的药方。

“你也懂医术?阮林并没有着急告诉钱卫那药方的事情,而是反问道。

钱卫听到阮林这么一问,脸色竟生出些许愠色来,“懂?哼!鄙人不才,已在这深山之中研习医术药理近十载,精通二字可能与鄙人更相宜些!姑娘且莫忘了,你的这身筋骨可都是鄙人接好的!

阮林听罢,心内猜道,‘莫不是个医痴…..’

钱卫见阮林不再言语,气急道,“怎么?姑娘可是不信?

“信!就看先生将我这骨头接的完美无瑕,我就知道,先生一定是那华佗下凡,普度众生来的。阮林见钱卫急眼,赶忙找补道。心叹,如若惹恼了身前这位,怕是骨头又要断上几根了…..

只瞧着钱卫被阮林的蜜语甜言灌得是摇头晃脑,“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那还请姑娘快些告知这药方的来历…钱卫又想起药方的事情。

阮林想,现下还不知道钱卫问这个的原因,便也不急于让他知道药方是出自她手,“哦~对对,药方是吧?那药方是家师所写。

“哦?那是用来治疗何种顽疾?钱卫两眼似冒着精光。

“瘟疫~

“瘟疫!?难道姑娘的师傅就是现在江湖所传的阮神医?钱卫听到瘟疫二字,兴奋地站了起来。

“阮….阮神医?阮林听见自己不知何时多了这么个虚弄称谓,颇为不自在地眨巴了两下大眼睛。

而就在我们的‘阮神医’和‘钱小弟’如遇知己,相谈甚欢之时,已在赤水一带找寻数日的冷殇已逐渐冷却了心肠…..当听到她还有一线生机之时,那心内的狂热之前在这几日间也被消磨殆尽了…..

“将军,赤水下游并没有发现阮姑娘的踪迹!听说…..这附近多有野兽出没,怕是….库冬带着护卫找了许久后,回到了崖底向冷殇汇报道。

冷殇敛眉,半晌没做言语。只是在附近四处走动着,似乎在找着什么……

想必是诚意感动了天地,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水边似有异常漂浮物,冷殇直直踏水向前,将东西从水中打捞了起来。

“将军,这是何物?库冬不解地问道。

“去附近山林深处搜一搜,看是否有人居住在此处!冷殇将木片紧紧攥在手中,沉声命令道。

从木片的切痕处可以看出是有人故意为之,如果冷殇猜的没错,此物应是作为工具使用的,所以,他大胆猜测附近可能有住户人家居于此地。

想到此处,冷殇心内似多了份感念,他似乎在感激着什么。而这生疏的情感出现明显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是!库冬领命后,立刻带人入山林搜索了起来。

而另一位在桃源深处静养的阮林因着钱卫的精心照料,终于可以下地行走了。

她也趁此机会细细观察了一下这几天居住的环境,“这儿可真美啊!你一直住在这里吗?

“嗯,世事烦扰,不如这洞天府地来的自由。钱卫朗声回道。

“洞天府地?你说这是山洞?那为什么我可以看到天呢?阮林只摘重点,细细盘问了起来。

“哈哈哈!女娃娃,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这天地可是我寻觅了近五年才发现的,寻常人怕是很难找到这里的呦!钱卫说到他这老巢,脸上露出颇为自豪的笑意。

听到此处,阮林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带我出去,我自己是出不去的喽?

“聪明!嗯?我的木刀跑哪里去了?钱卫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便一把将手里的野菜扔在了地上,向着一侧的厨房走了去。

别看这茅草屋从外面瞧,多少显得有些破旧残败,确是麻雀虽小,五脏六腑皆齐全!而从内里的主要摆设也能看得出来这茅草屋的主人是个善药之人。

但,此时的阮林却早已没了欣赏美景的兴致,她听了钱卫刚刚的那一番言语,心想,这下坏了,怎么刚出了将军府,又被困在了水帘洞!她还要去找回到现代的方法呢,可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得想办法出去才行。

于是,她颤颤巍巍地追随着钱卫走进了小厨房,对着正在翻箱倒柜的钱卫问道,“你之前不是问我药方的事情吗?

钱卫听到药方两个字,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笑呵呵地走到了阮林身边,“对~对~,姑娘是记起师傅现在在何处了?

自从钱卫听说这药方是阮林师傅所配,便一直追问她师傅的情况。阮林也不知这钱卫到底是什么打算,便一直谎称自己摔到头部,记不太清了。

“嗯,这几天身体好多了,就想起了一些事情。阮林淡淡地回道。声音、语调拿捏恰如其分。

“那可记起师傅现在何处?钱卫着急地追问着。

“是这样啊,你可能不知道,我师傅呢,是位追求自由,不喜欢束缚的人,所以他经常游历于各处。我现在也只能大概猜测几个地方,也不能完全确定他就在那里。所以,如果你要见我师傅,肯定是要等我的伤大体好了之后,与你一同去找的。阮林悻悻然又胡编了一通,希望能瞒骗过眼前的这位痴儿,为自己寻得一条出路。

“哦?竟是如此?钱卫听罢,拨弄着鬓前的两撮已经打了死结的头发喃喃低语道。

而钱卫沉思的这段时间,对于阮林来说简直就是无比的煎熬。她心内很是惧怕,她怕这看上去痴痴傻傻的钱卫会识破她的拖延意图,然后长期将她拘禁在此处。

正在阮林还在惴惴不安之时,突然听到钱卫拔高了嗓音,憨憨一笑道,“好!那我们就再等上几日!

说罢,便自顾自地又返回厨房翻找了起来,“我的木刀呢?

‘原来是虚惊一场啊!’阮林终于松了口气,抚了抚胸口,做气定神闲状。

前路似变得清晰可见,所以就连着呼吸都格外的轻松了许多。阮林带着这无比自在的心情继续观赏起这无边的花海和远处那看似极清浅的山泉,“这儿可真美啊!要是路鹏也能看到就好了…..

而另一边,已经在崖底搭营支帐寻了多日的冷殇及其部下们早已筋疲力竭,失了期盼。本以为那个率性爽朗的女子定是个福大命大的,却不想一次委托却害了她的性命。这叫冷殇怎么不入得心神,寝食难安……

“将军,沈先生刚派人来报,说是已经寻得那日黑衣人的些许踪迹。库冬收到沈傲的飞鸽传书后,步履匆匆走到了冷殇身前说道。

库冬见冷殇依旧沉默不语,紧闭的薄唇像是在坚忍着什么…..

“将军,不如您先回府,这里我们来找便可,库冬向您作保,必为将军寻回阮姑娘! 因着心内的愧疚之情,库冬这几天来也是日不堪食,夜不能寐,又瞧着因自己的失职,累及将军在此与他们同耗时日,心内更是自责不已。终于在忍过多次后,他适才出口相劝道。

“传令下去,明日如若还没有什么发现,便整队回城!冷殇沉声说着,而此时的他眸光黯淡,讳莫如深。

“是!

而在丛林深处那花香四溢,翼鸟飞扬的桃源内,只瞧着一男一女正慢慢地向着一处汪泉走去。

但此时两人相携相伴的样子却着实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可以了吗?双目已被白布蒙住的阮林不安地问道。

经过几日的调养,阮林的身体已是大好。但,在答应带阮林出去前,钱卫却提出了一个略显苛刻的要求,让阮林将眼睛遮住。

阮林开始当然是不同意的,这看不见,如果这个钱卫将她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怎么办,但是这次钱卫特别坚决,声称如若阮林不答应,便不会带她离开….

所以阮林也只得硬着头皮遂了钱卫的心思,一是通过这几日的相处,阮林发现这个钱卫虽容貌打扮欠缺体面,但内里却像是个知书达礼,循规守矩之人,所以料想他不会做出什么坏事来,二是她必须要出去!即便这里绝美异常,四季如春,但这里没有路鹏,没有她爱的人,所以即便这里是天堂,她也要出去!

“快了,快了。钱卫拉着拴在阮林手腕上的绳子缓缓地说着。

阮林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经过了什么,只觉得一股湿潮之气扑面而来,偶尔还能听见泉水滴落的清涧声。就这样,在一路跌跌撞撞,咿咿呀呀后,另一片天地屹立而出,出现在了钱卫和阮林身前。

“好了!钱卫撒开了手中的绳子,慢慢踱步到了阮林身后,将那条裹眼的白绢布轻轻的扯了下来……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