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绝世小说!

首页资讯›(唐明藩大长公主)唐明藩大长公主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唐明藩大长公主)完整版免费阅读

(唐明藩大长公主)唐明藩大长公主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唐明藩大长公主)完整版免费阅读

《唐明藩大长公主的小说》

采薇采薇

唐明藩 唐明藩大长公主的小说 大长公主 穿越重生

穿越重生小说《唐明藩大长公主的小说》是作者“采薇采薇”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唐明藩大长公主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大长公主有些怔愣——今日的女儿,似乎不太一样了?唐竹筠歪头看着阮安若:“来,说说,我带了什么危险的东西进来?”阮安若道:“迷药,你荷包里是迷药!你说要暗算王爷,你还说,王爷也没什么高攀不起的,他不还有个女儿吗?又不是头婚……”唐竹筠前身确实这么想的。虽然她有个私生子,但是晋王那个女儿还不知道是谁生的...

来源:樊芸莉   主角: 唐明藩大长公主   时间:2022-12-21 19:03

《唐明藩大长公主的小说》小说介绍

穿越重生小说《唐明藩大长公主的小说》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唐明藩大长公主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采薇采薇”创作的主要内容有:“等等你就知道了”唐竹筠狡黠一笑,到旁边给凛凛买了一份糖炒栗子,在路边找了块大青石坐下给他剥栗子吃“姑姑,我们有银子买马吗?”凛凛到底问出来了“没有,姑姑买马不需要银子,你信不信…

第3章

看着大长公主身上带着补丁的官服,再看他额头上映着太阳的汗水,唐竹筠心里感动不已,对前身又唾弃了一万遍。

家里三个男人把她保护得这么好,她却烂泥扶不上墙。

“唐大人,阮安若急了,“她带危险的东西进来,意欲何为?

唐竹筠上前对着大长公主行礼,然后扶着他胳膊道“爹,这件事情我自己来处理。

大长公主跑得气喘吁吁,显然是听说发生了大事,直接从隔壁衙门赶过来的。

大长公主有些怔愣——今日的女儿,似乎不太一样了?

唐竹筠歪头看着阮安若“来,说说,我带了什么危险的东西进来?

阮安若道“迷药,你荷包里是迷药!你说要暗算王爷,你还说,王爷也没什么高攀不起的,他不还有个女儿吗?又不是头婚……

唐竹筠前身确实这么想的。

虽然她有个私生子,但是晋王那个女儿还不知道是谁生的呢!他们两个这般不正般配吗?

晋王的脸色发黑,像一台巨大的冷气机一样,突突往外放着冷气。

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唐竹筠已经被他碎尸万段了。

唐竹筠做出讶然的样子“你这是戏文看多了还是犯了癔症?我什么家境,敢去暗算晋王?唐府统共养了一个丫鬟一个看门的婆子,晋王爷身边伺候的十几个几十个,我凭什么去暗算他?

“你从前又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你从前还尿床呢!唐竹筠冷笑。

竟然当众说这样粗俗的话,阮心若气得脸色涨红“你就是心虚。

“我心虚?我是怕你下不来台。唐竹筠把腰间荷包取下来,伸手进去捻出来一点儿细细的粉末,众目睽睽之下放到嘴里吸吮了下,“糖粉,要不要尝尝?

“不可能!

“够了!大长公主怒道,“堂堂官家千金,闹成这样,都不要体面了吗?来人,把她们两个给我撵出去,以后再不许进公主府!

“公主,您听我解释……阮安若慌了,她还想抱住大长公主的金大腿呢!这是皇上敬重的亲姐姐啊。

唐竹筠却巴不得立刻就走,招呼家里三个男人“爹,哥哥,凛凛,咱们回家。

唐柏心瞪了她一眼——公主和晋王都没走,他们往哪里走!

唐竹筠却觉得莫名其妙,想想以为唐柏心还在生她的气,就没敢吭声。

晋王深深地看了一眼唐竹筠,然后和大长公主一起离开。

大长公主开口道“先回家,有事回家再说。

唐竹筠垂着头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跟着三个男人回了家。

唐府是破败的二进院子,十分简陋,大长公主住正屋,唐竹筠住抱厦,唐柏心带着凛凛住东厢房,看门的何婆子和女儿秀儿一起住在西厢房。

何婆子母女孤苦无依,某次官司之后无家可归,被大长公主捡了回来。

虽然没什么见识,但是母女两个都勤快忠实,把府里打理得很干净。

这个家,除了唐竹筠,从上到下都很靠谱,就是家徒四壁。

大长公主回到家像老了十几岁,腰背不再挺直,靠在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

唐竹筠隐约感觉,便宜爹心肺功能不太好。

唐柏心则道“把那脏药交出来!

秀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大爷,都是奴婢的错,都是奴婢的错……

大长公主则道“你先去请个大夫给姑娘看看,诊金,诊金你先赊着!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有愤怒更有担忧。

“哎,秀儿你起来。唐竹筠叹了口气,除了收拾烂摊子,她能怎么办?

她慢慢跪下“从前的事情都是我不懂事,让爹和哥哥操心了,以后再不会了。秀儿买到的是假药,被人用糖粉糊弄了,所以我没事。

只白瞎了五两银子,还是她在外面借的印子钱。

唐竹筠觉得前身简直十恶不赦。

大长公主一年三百两银子俸禄,唐柏心五十两,还有些柴火补助之类的,林林总总也有四百多两。

大长公主现在给家里二百两,剩下二百多两,原本也够过得不错,可是都被唐竹筠挥霍了。

借放印子的钱,她不是第一次,因为唐柏心管制她,不给她那么多银子。

为她填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总之真是很欠揍。

唐竹筠粗算算,现在外面还得欠着一百多两银子,这还是没暴露出来的,现在都成了她的黑锅。

苍天啊大地啊,她这是做了什么孽,要穿越来给人背锅。

京城谁不知道唐家有个花痴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你啊你!大长公主气得手都在发抖,“柏心,拿家法来!

“爹,我娘,您想想我娘,饶了我这次吧!

虽然唐竹筠不屑于前身每次闯了祸就搬出来死去的娘,让娘死了都不得清净,但是挨打当前,她还是怂了。

大长公主果然不说话了,想起亡妻,看着女儿和亡妻那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老泪纵横。

唐柏心冷笑,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他也不相信唐竹筠会痛改前非,狗改不了吃屎!

他牵着凛凛的手——小正太从回来之后一直面无表情,正眼都没给唐竹筠一个,“走,爹带你回屋读书。

一大一小两张养眼的脸,从唐竹筠面前冷漠地走过。

“起来吧。大长公主受到了极大打击,有气无力地道,“什么时候我闭上眼睛去找你娘,什么时候就不用为你操心了。下去吧,我要回衙门。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却险些摔倒。

唐竹筠起来扶住他,“爹,您慢点。您先缓缓,等,等吃过饭再去衙门吧。

她趁机摸了摸大长公主的脉,有些想哭。

大长公主堂堂二品大员,脉象虚而无力,双手冰凉,心虚气短,分明是营养不好导致气血化生不足。

他今年不过四十出头,却已经满头白发。

这明明是一个可以万世垂明的能臣干吏,却被一个不成器的女儿连累至此。

“如竹箭之有筠,如松柏之有心,坚贞高洁,她和兄长的名字,正是大长公主的自我要求,凛凛的名字则寓意着凛凛而生,这是一颗多么高贵骄傲的心。

而自己这一滩扶不上墙的烂泥,彻底毁掉了他的英明,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大长公主倒在椅子上,目光悲伤而绝望。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